自制力是种筛选机制

连岳你好:

“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这是我一直在心里对Y说的。我去给你准备早饭。这是T起床后会对我说的。

T是我的妻子,也是我的初恋,T之前有过半个男朋友。而Y曾经是我的女友,分手后,仍旧是(旁人能看出来)。

我与T相恋2年后,领了结婚证,并于去年办了喜酒。办喜酒的时候,我认识Y不足半年,她和一群人坐一桌,当时我并没有留意过她。

婚后,我俩想要小孩了,于是算排卵期,但一到关键的那几天,我就没什么欲望,于是很被动甚至不接受同床。因此,我和T的关系出现了危机,我成天和人抱怨。很巧,我吐苦水的主要对象中包括Y。她比我小两岁,应届毕业生,单身,文艺女青年。此时,我跟她已经相识近一年,她是那一群人中我最后一个留意到的人,但也是最欣赏并且有共鸣的人。

我身边为数不多的朋友都是这样,一开始我比较讨厌对方,但渐渐就喜欢上了,最终成了朋友,到现在升级为老朋友。

接下来,我和Y就在一起了,而且很光明正大,以为我们两个会有未来。关于我们两个是怎么在一起的,我有点记不清了,无非就是相互勾引,耍流氓。

Y第一次对我发怒,是听说我老婆怀孕了。她觉得对不起T,虽然她们两个不认识。我们两个就尝试着分手,但由于抬头不见低头见,她一看到我就没了发脾气的劲,而我,总是贪婪的享受她所展现出来的一切,不论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还是生气时噘着的嘴唇。

我们在一起几个月,今年分手,分手原因是T知道了我俩的事。

工作日的下班时间,Y都不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联系我,知道我老婆很忌讳我和异性有联络。对了,我老婆下班后不喜欢看到我不在家,所以工作日下班后,我几乎从不单独参加社交活动。

长话短说,在离婚和分手间,我选择了分手。

也许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分手,所以分手的痛苦我少见多怪的感到相当沉重,有那么几次,我想到了跳楼,但就是舍不得爸妈。

分手已经半年有余,其间,我想写信给你,请你帮我判断判断我到底爱着谁。但每次要动笔,我都没了动力,觉得这是小事,没什么好说的。

但今天,我突然迅速地打出了这么多字(虽然我是个文字工作者),希望请你冷眼旁观下。

回到开头那两句话,Y是我生活的血液和气脉,我戒不掉,虽然分手后我们不再有私下联系。分手前分手后,我每天都要想她无数遍,无法控制住自己,躺在床上的时候生怕吐出她的名字,被我老婆听见。

T是我生活的骨架,我是她的俘虏,我依赖她的饮食照料(这之外的家务我做起来很勤快,但就是怕做饭)。

离婚对我来说很麻烦,我也讨厌再办一次婚礼。所以我怎样才能忘掉Y,开开心心的和T过日子了?

Y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第二个能够我产生高度默契的异性,而那第一个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远在他乡,是我的朋友。

至于T,很好,没什么可以多说的,曾经追求过她的男生不少,她结婚后更添魅力。但我不确定,到底是我不再珍惜她了,还是不喜欢她了?另外,我们最近想要孩子,明知双方总有一个有点功能小障碍,但我就是不积极的去排除障碍,也许我不是坚决的想跟T要孩子吧?

未来在哪里 敬上

__________________

未来在哪里:

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的幸运之处有两点:一是自由主义者有点生存空间,大环境有再多不如意处,敬业勤奋的人能掌控一些自己的命运了;二是网络时代开启了人类知识的大同世界。

第一点按下不说,第二点表示不同观点的人却很多,还集中在读书人身上。他们认为网络毁掉了人类的沉思、阅读和知识。这种感叹并不新鲜,500多年前,印刷术在欧洲出现,书籍的价格跳水80%,书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多到再爱读书的人也读不完,于是出现了狄德罗及其同伙的“百科全书派”,将各类新知识分门别类,让读者高效获取知识。

“同伙”一词往往是贬义,用在邪恶之徒的身上,称“狄德罗及其同伙”好像不合适。不过这符合德国重要的启蒙者J.G.Hetder的观点,他嘲笑狄德罗的做法“证明了法国的衰退。”也许你不解,他做为康德的学生,怎么能说出这么糊涂的话?不奇怪,因为在这个问题上,他的老师更糊涂,面对层出不穷的新书,康德抱怨书太多,以致于让人阅读太多,养成了坏毛病。

粮食多了,人们抱怨肥胖危害健康。糖在稀缺时,是奢侈品,在过剩时,好像变成了毒药。网络时代每人的智能手机都能携带一座图书馆,再也不愁碰不上新知,读书人却喋喋不休地说:实体书店一家接一家倒闭,人们都不阅读了!——这正如当年站在福特的汽车流水线前抱怨:马车行一家接一家倒闭,人们都不出门旅行了!

你是文字工作者,所以上面扯了一堆文字的事。多容易导致分心,容易得到就容易忽视,分心与忽视都是求知的大敌。一个人不停切换网页,隔几分钟刷新一下社交网站,寻找刺激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这人当然不会由于网络而更加智慧。解决方法只有两种:一是请求方滨兴先生更努力一些,把网络彻底从中国弄掉;二是增加自制力。显然后者更加合理与文明。

自制力代表人在自由状态下的自知、自治及理性,这就是人类在求知过程中应该学习到的最重要的知识。一年级的孩子,需要老师的指导和约束,才能开始辛苦地识字,到能写篇通顺文章,是几年后的事了。人离开学校,这种“靠自制力获取知识”的模式建立后,它将帮助一个人终生进行自我教育,这人不浪费潜能,变得力大无穷。一离开老师与考试,就丧失自制力,这样的人当然比比皆是。凭借在自制力的有无及强弱可区别出创造与平庸、富裕与贫穷、歌声与嘈杂,自制力是种筛选机制,有自制力,爱情也幸福快乐一些。

一个男人,要没有诱惑,只能见不到女人,或割掉自己的JJ,否则,最好求助于自制力,彼此相爱的两个人,再加点自制力,婚外情是很难发生的。忘不了婚外的女人怎么办?那就继续忘,你忘得还不够。

祝开心。

连岳

(如果你从此文得到收获,请为我的公众微信增加一个订户。)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配图:Girl Reading, Henri Lebasque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