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有钱的感觉(续)

Robert Lewis Reid,Tending the Garden

昨天很多人留言,一谈钱,果然大家开心。

有人昨晚就和孩子签了理财合同。没问题,我那份合同大家尽管用,只要记得乙方的名字不是“连岳”即可。想起老婆说的一个故事,小学时,同桌老抄她的试卷;有次填表,对同桌连出生年月都抄,非常气愤。同桌很委屈地说:我真是在这一天生的!

也有不少人表示要参加我的“非法集资”,年收益7%,这些人精,看到了其中的难度。这里有个小插曲,我本来答应那个小女孩6%的利息,这样压力小一点,可是半路杀出了她的表姐阿柠,左手拿着自己六百多块积蓄,右手牵着表妹,表示也要加入,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说:我们要年息7%!

为鼓励她们敢于谈判的勇气,我接受了这点。

保证每年收效7%,知道这不容易的人,财商已经不低,几乎不会被各种超高收益的融资钓了去。一个国家的GDP增长是7%,这意味着收益超过7%的生意并不多,能付你年息百分之五六十,甚至百分百的生意,几乎是不存在的,把钱给他们,风险跟玩老虎机差不多。

这一两年潮水退去,听到不少悲惨的故事,都是辛辛苦苦的工薪阶层,把房子抵给银行,拿钱去收高息,结局无一例外是鸡飞蛋打。当然,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贫穷更多是因为观念和常识的贫穷,脑袋不富裕,继承了一大笔财产,也可能迅速破产。

所以,那些想参与“集资”的人,我不会答应的,要保证一个小姑娘每年7%的收益,都很难了,碰上她又超会存钱,基数越来越大,负担越来越重。这个游戏,我也只会玩到她大学毕业那年,到时应该能达到二十万,无论她创业、还是置业,自己能掏出这么多钱,应该挺自豪的。最好的方案是,我与她同等出资,共同投资,共担风险与收益,她开始掌握自己的钱,会有强大的动力努力工作、增长才能,善理财的天分不会浪费。

说到最后,我得声明一下,我对这些小孩,没有“希望她们成为如何如何了不得”的期待,我没那么庄重。只是她们信任我,不觉得我多事,顺着她们的天赋,一起成长罢了。多数时间还是一起吃喝玩乐、胡说八道。孩子们是最有幽默感的一群动物,趁他们严肃起来之前,一起笑是最重要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