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万岁

图:Adolphe Weisz.The Odalisque

连岳:

自从假期进家门起,每天都在父母的长吁短叹,唉声叹气,不停数落,恶语斥责,或者我忍不住的大吵一架中渡过……昨晚我爸更是气得连“破抹布”、“荡妇”云云字眼都出动了(我一点不怀疑他心里其实更想用BITCH那个词),最后差点操刀把我给宰了(我不得不庆幸昨晚把房门反锁,我爸憋着火出去转了一圈,否则你一定见不到我现在敲下的这些文字!真的,我一点儿不带夸张!)

照例先自我介绍:一个刚过而立的高龄剩女(╮(╯▽╰)╭,本来不想用高龄,可你瞅瞅当下那些该死的相亲节目里连23、24的小姑娘都来势汹汹了!!)。北方某三线小城长大的独生子女,一线某都读书工作生活的上班族,干着一份社会认知还算体面也完全能好好过活的工作,谈过几次部分有肌肤之亲但最终未能圆满的正常恋爱。至于个人综合,绝对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防得了病毒杀得了木马。一般而言是个大俗人但有时有点儿文艺得2B,一般贤淑隐忍但有时脾气臭起来得自我隔离。总体而言,是个有益无害的好姑娘。为什么剩下?很多人的标准答案是眼光太高……

高度概括下我如今面临的困境:一个数年前偶然知道自己闺女已不再是闺女(啥意思?你懂的)的母亲,也就是我妈。昨天因为某相亲男托介绍人来表达对我不积极回复其短信(天可明鉴!我绝对回复了那罐头短信,虽然字数甚少)的不满,而我妈却要求我跟该男于当日下午就一起出去后,我为该男的未断奶及我妈的强势介入行为强烈反感而与我妈大吵一架,之后我妈痛哭流涕几近癫狂。我爸一直在这场与我的拉锯战中还算扮演偏理性的角色,便安慰我妈结果我妈愈发涕零一个劲说我蠢吃过亏上过当还挑三拣四,我爸追问之下,我妈终于忍不住道出她那自觉深埋多年压抑得她之气急败坏的秘密。

噩梦开始了……老爹青筋暴起,说实话,当时我真怕我爸一下气得过去了!连岳,你能想象吗?被父母斥责为“荡妇、不知廉耻、道德败坏”?

而更令我想不到的是,我妈认为:怎么生出个你这么没出息的东西?遇到这样事儿,就得使命赖着他不放,非得结婚不可,就算是结了再离也行……”

连岳,能看出这基本逻辑吧、呵!没领证,睡了,要么最后结婚了那是美满和谐厉害本事;要么散了没结婚那都是上当受骗荡妇乱搞。( ⊙ o ⊙ )啊!,这还是真是历朝历代传下来的,只以成败论英雄啊。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就是结不结婚定乾坤!连岳,其实,说真的,我一向觉得sex这事儿是人类最根本的需要,人的自然属性啊!那些所谓贞节牌坊无非是男权们为了让自己更爽有更多选择而制造的鸦片、毒药!你情我愿,不违法不背德(譬如我本人只接受正常恋爱关系内的SEX)不伤害他人,何乐而不为呢?BTW,ex体力甚好,彼时我曾经享受过性福的嘿咻时光(这话我也就可跟你说说),不管最后是否走到一起,我们曾经有过哈皮日子这难道不就是人生吗? 然而,我父母已经陷入了他们自己的黑洞:他们抬不起头做人,我更是嫁不出去的边缘。

迫切等待回复的鸭梨忒大女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

迫切等待回复的鸭梨忒大女子: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迟来不如早来。事情挑破了,就不得不有个新开始。

想必你还活着,:),现在也离开三线城市回到某都,又有相对轻松的日子可过了。

观念存在着落差。

一线城市与三线城市,有落差。在网络时代,资讯无中心,一个人强悍一点,不管不顾,四大皆空,能按自己的方式在三线以下城市快乐生活了,周边的环境已不足以拉你回泥沼。但人毕竟要有社会支持,不容易独来独往,这时候选择呆在一线城市就可享受相对自由的空间。

“女人是自己身体的主人,成年女性应该享有性爱,大龄女青年更是要创造机会得到性爱”,这些观点,在一线城市,有谁会骂你呢?骂你不就自证是2B吗?——也许我低估了一线城市的大男子主义人群,不过,一线城市容易让“另类”生存,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适用的。

可以在空间上逃脱,可观念的代际落差如何对付?父母一般不会坏到极点,无法彻底割裂,怎么逃?这一代人幸运的是,他们比上一两辈观念上更趋近于人性,也就是更爱自由、更独立、更不愿意放弃个人(也不认为放弃自我的大目标合乎逻辑),这种幸运也是不幸的原因,他们与长辈的冲突也是最剧烈的,简直就是自由与奴役之战,仅靠谈话和交流几乎无法达成妥协。

观念有代际落差,你得打一次小型战争。战争确实很累。可这是这一代的命运与责任,无法逃脱。谁让上几代人比较倒霉呢?他们无法接触到与幸福有关的所有常识,只是战战兢兢地活在老大哥式的指示与旁观者的监视中,唯恐自己有一丝独特。他们不会欣赏自由自在的孩子,因为没那样的眼睛,只觉得逃亡的奴隶必将大祸临头,所以你爸就扛着菜刀,呐喊着成为奴隶主的战士了。

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让你教育父母,期待他们改变。许多人有这个想法,但我认为不宜做这种无用功。老观念的消失,往往是老人家死得差不多造成的,而不是说服的结果。当然,这也没有让人咒父母死的意思,如果有人这么引申,那只是他的意思。

如果你的生活方式让你自由、独立、快乐,只是不符合他人的观念,那么,你不必为他人的舒服而损害自己的利益。你需要做的,只是按自己的方式更强大一些,像一团变大的火焰,要侵犯我,你自己会烫伤,站在合适的位置尊重我,你却暖洋洋的。

你不按他们的方式改变自己,原则绝不退让,两次三次以后,他们将停止尝试,也会从开始的否认、愤怒,发展到接受且平静。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