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的东西,要恢复原样

图: Théo (Théophile) van Rysselberghe.Girl with Flowers

美国曾有心理学家对数百个家庭进行长时间跟踪调查,找找决定孩子成材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这些家庭分布于各个阶层,最后的结果是,教育只分为两种,一种是成功的,一种是不成功的——保持冷静,不要摔手机,待我细说。

成功的教育,孩子自信,善于与成年人交流,不恐惧权威,他们有更多目光交流。不成功的教育,孩子羞涩,唯成年人与权威是从,他们往往躲避目光交流。——当然,这只是统计学上的表述,在现实中,一定存在天性羞涩但自信的孩子。这段话的意思只是说,父母的教育在孩子的成长中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我有些朋友,受教育水准很高,高考状元都有不少。也有些朋友(或观察对象)受教育水准低,他们对孩子的教育方法也截然不同。

受教育水准高的,普遍更放松,这跟他们体会过读书规律道有关,强求不来,该说的道理会说,孩子成不了学霸,也不会太在乎。相反,本身不会读书的,反而更种匪夷所思的高要求,自己当年做不到的,命令孩子必须做到,违反规律的结果是孩子的竞争力变弱。

孩子的理解力是有限的,只有水准够的父母,才能化繁为简,说他们听得懂的话,水准不够,只能骂和打了。我们很多写给孩子的守则和规章,没有合格的,要么是雄壮的宣传话语,要么是哲学家沉思的话题。

有条教育孩子应当遵守的原则,我成年以后才看到,相当震撼:用过的东西,要恢复原样。然后看看身边的人,大多数是做不好的:别人理顺的资料,看过还给别人是混乱的;用了朋友的车,不洗干净,不加油;再干净的洗手间,他(她)用过后就如扔过一颗炸弹……这些让同事朋友憎恨,大大减分的恶习,父母反而教得少,认为是无关紧要的细节。

我有位朋友,甚至应用这点来甄别人才,那些总能保持整洁与秩序的,不给人增加麻烦的,有耐心做“烦琐”之事的,往往是可用之才;与之要相反,一团混乱的,尤其是把别人的资料与办公桌搞得一团混乱的,往往是团队里毒瘤,有再好的文凭,说再美的话语,最好都保持怀疑。事实证明这条标准很有效。

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这条具体实用的标准?《哈佛商业评论》推荐过?

“不,小时候父母告诉过我。”

死要面子,不配自由!

图:Quaker whipped behind wagon

昨天的文章,《将就并无好人生》,里面有句话:

“弱者往往是最爱面子的一群人,为了面子,可以做出非理性的选择。”

共鸣的人不少,今天接着说说。

人多少都好面子,只是程度轻重不同。我觉得这也是人的本能,动物发情或争斗时,总是趋向于膨胀自己的身体,显得更大更壮,人希望自己的面子比真实的大,原理应该相似。

人尽皆知的强者,或许对面子的需求不那么大,你骂你赞,都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他不靠面子生存。弱者反而更抹不开面子:别人都说我没本事,那可太丢人了。于是竭尽所能讨好别人,甚至成为别人的傀儡,只要得到一句恭维,死都可以。

人都有由弱变强的过程。那些最后的胜出者,往往在他们弱的时候,意识到面子的可笑,开始“不太爱面子”。其中的逻辑不难理顺:人最宝贵的资源,是你的身体和你的时间,保护它们,规划它们,善用它们,它们的价值增加,你也变强,浪费得越少,强大得越快。人是自我塑造的,这点永不会错。

你太爱面子,心里万般不乐意,也得顺他人的意,天天替他人购物、买车票、跑关系、陪吃陪喝陪玩,最后还得买单,时间送给别人,自然无法留给自己,所以,你越来越弱,觉得更离不开他人点赞,这就像舍不得除掉身体内寄生的蛔虫,它们的回报只是疾病。

中国人普遍特别好面子,所以一些狡诈的中国人懂得利用这点心理:你让我占便宜,我会恭维你,否则,我就说你不会做人!说你没有本事!说你混得不好!我要在你的朋友圈里给你差评!绝大多数人,将被其中的某一条(某几条)给吓倒,乖乖服软。我不是教你这样诈人,而是别人这样诈你时,你心里有数。

有少数人不怕诈,于是,再也没人来烦他们。他们就是让人羡慕的自由人。

几天前,有位小朋友写邮件述说苦恼,他的自我描述是“普通本科毕业,无一技之长”。他去北京寻找工作,想过自由自立的生活;这很好,每个人应自由自立,没有寄生虫,世界无比美好。在北京,他去几家“明星企业”寻职,都被拒了;这也很正常,我一想独立,就得有好工作等着我,那怎么会有懦夫?

他邮件最后的感叹,让我大吃一惊:“如果我去干服务员,我怎么向农村的父母交代?”——服务员这么正当的职业,一位来自农村的、找不到工作的孩子,怎么语气里觉得这么丢脸?这么“无法交代”?

一个人来到北京,想的不是赶快找到工作养活自己,而是梦回农村的面子系统。这就是面子对人巨大的压力,看不破的人,无论走到哪里,给再多机会,都没用。

太爱面子,不敢得罪人,不敢“坏了名声”,你已经是他人的奴隶,真不配得自由。

将就并无好人生

图:James Henry Cafferty. Preparing to Fish

连岳:你好。

我是一个27岁的女生,工作已6年,去年1月领证结婚,目前怀孕2个月,智商尚可情商不足与人为善长相可人。大四下学期,兜兜转转与本班一个男生——现任老公恋爱了,由于长相和幽默感当时让我较为满意(我喜欢瘦的,他当时很瘦,可现在已经胖了30斤;幽默感现在也被生活磨得几乎没有)。

他在上海先后找了好几份工作,前几份工作时间都短,最后这份工作干了4年多,仍然是在国企,在上海拿到手的工资只有5K多。我在私企,由于我自身非常努力加上公司给的机会好,我现在的工资是他的至少3倍。我们都是独生子女,但我的家庭条件比他好得多,这点我和家人其实都不在乎,只要他人品和潜力可以就行。可恶的是他在我们领证前几个月才透露他母亲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且早已病逝(之前听他说的是一直生病但从未说过不在了)。因为在上海购房需要有结婚证,所以草率的跟他结婚,没有礼金、没有婚宴,连结婚照都省了(我都提过,他支支吾吾,我也不好强求),房子首付90万全部是我父母和我自己的积蓄,产证上写了双方的名字,房贷目前他还了一年多(一个月只用还3000元,如果不是他要求,根本不需要他还)。

除了以上经济上的实实在在的问题外,他在性生活方面没有兴趣,除了备孕的几个月常常要求外,其他时间我需要他都以各种理由不满足,即便偶尔满足了时间也很短(2分钟),我让他看医生,他也是逃避。这段时间因为小孩姓氏的问题,与他大吵,他平时表现得比较尊敬长辈,也不会在亲人面前说不好听的话。可是这次,脾气大发,我从未见过,也不管我母亲在场,说瞎了眼让我父母从老家到上海来照顾我,还说我父母那么需要小孩跟他们姓怎么当初没本事生个男孩,以及我家付出那么多都是为了要回报,小孩不要谁也别想好过之类让我气得要死的话。其实姓氏的问题我也并不强求,但是由于他的态度非常强烈和恶劣,我也不想让步了。

他工作不太求上进,每次都找理由说是因为国企就那样,没关系很难有提高。我就问他小孩出生后我不上班了怎么养活一家人之类的问题,他并不反思他要怎么努力提高自己,而是说那看怎么养呗,大不了上海房子卖了去小城市过也挺好啊。他的身体也有一些问题,什么肾结石、肝炎病毒携带者之类的。

我自己也有错,在最近两年,由于对他性生活态度、质量和他自身性格的不满,我在身体上出轨了,这的确是我犯的非常大的错误,是有愧疚感,但说实话每次我的愧疚感都不太深,总觉得是他欠我的,我不过在别人身体上得到补偿。而由于从小娇生惯养,我脾气不好,一有矛盾就对他恶语相向,却不准他对我讲不好听的话。由于工作的确忙,我妈没来之前,所有家务活基本都是他在做,每天给我做饭刷碗洗衣服。虽然好像看起来写我自己的问题用的篇幅很少,但除了身体出轨和脾气不好没时间干家务活以外,我实在不知道我还有什么缺点可以让他挑的。

领证结婚是草率,但是也就这么错下去了。痛定思痛,不愿再继续错一辈子,我现在想离婚,同时不要小孩(虽然有不舍)。我父母让我尽量不要离婚,不要小孩对身体伤害太大,但是也尊重我自己的决定。当然我也有犹豫,虽然你是一个乐观的人,但是从我看到的很多朋友同事的生活,我是个相对悲观的人,我感觉能找一个相貌、身体、物质、精神方面都很匹配的伴侣过一辈子真的是太难了,所以以前就想着这么凑合过算了。

痛苦的彩虹

痛苦的彩虹:

不得不承认,大多数人的婚姻是将就的,大多数人的生活也是将就的。特别差或特别好的两个极端,只占少数。

将就是人们处理一切事物的主流方法。无论婚姻出了多少问题,所谓的“劝和不劝离”即为“将就方法”的必然,你经历的无聊、琐碎和痛苦,劝说者都经历过,“我们都熬过来了,你也能熬过来。”所以,不要将个人问题(包括婚姻)拿到亲友中投票,你得到的多数意见一定是——“还是将就吧,换一个也这样……”

当然,我会给出少数派的建议:人生不宜将就。人生是何等美妙的资源,用好时光和智力,它能带给我们无尽的宝藏,将就着浪费这一生,我不知道有比这更愚蠢的事情。

有人是不得不将就。太弱的人,想法再多,你也得将就。一个人,成年后还依赖父母,让他们给自己买房买车买奢侈品,自己的工资用不了一个星期,那么,你必然将就你的父母,没资格、也没能力独立,他们的意志即是你的意志,他们的判断即是你的判断,他们让你婚配的人,即是你的枕边人。同理,一个人在婚内靠另一人供养,他就是弱者,只得将就金主。

你丈夫即为一位在婚姻中将就的弱者。身体差,性能力可怜,收入低,只想逃离大都市的失意者,一切仰仗妻子,而且不想做任何提升的努力。在某种条件下,这些负面因素还会互为因果,比如,觉得“自己人生不行了”,所以压力增大,性能力也下降;而性能力下降,又印证了这个自我评价:“我真是个废人”。——三十来岁的人,激情、才能与经验,这三个齿轮,刚刚过了磨合期,正要开足马力前进,可惜,他未老先衰了。

有些人天生温柔,有些人爱做家务,世界首富盖茨也喜欢洗碗。这出于他们的自愿,他们不觉得如此做是补偿他人。将就型的弱者被迫的顺从与服务,违背本心,只是作为一种交换:我床上不行,但家务都是我做的,扯平了吧?这也是生存的本能,不平等的婚姻中,弱势者总是特别柔顺,因为他们更不能承受婚姻失败的结局,只能靠唤起另一方的同情心来维持这关系。

他在孩子姓氏问题上的大爆发,是婚内焦虑的大释放。之所以敢胡言乱语,大发雷霆,那是因为从舆论到传统,孩子随父姓,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他师出有名,以为这事怎么闹,道理都在他那里。这次争吵中的他,才是真实的他,是放松警惕后真性情的流露。当然,这也到了他退让的底线,以后孩子跟妈妈的姓氏,他在家里的弱势就彻底暴露出来了,他认为全世界都会瞧不起他。他身后的家族及所有“将就力量”,将会因为这点斥责他、讥笑他(这点他们一点也不会将就的)。弱者往往是最爱面子的一群人,为了面子,可以做出非理性的选择,在上述各种刺激的合力下,让你震惊的这次发火,迟早会出现在婚姻中的。

将就并无好人生,将就并无好婚姻。将就都是好人将就坏人,美将就丑。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为何企业家不怕嘲讽,迅速改变错误?

图:Johann Hamza .The Net Menders

年初写过一篇文章,《马云的反悔》,讲的是企业家这群理性动物,是如何在市场中修正自己的,以及这种修正的可贵之处。

今天罗永浩在新闻发布会中提到此文,就旧文重发一次。老罗加油。所有的企业家都加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里巴巴宣布进军手游业,有几天了。马云毕竟是大人物,重要的言论都有纪录,你可以搜到这件事:2010年6月,他向温家宝汇报中表示,“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据称,马云还曾表态:“饿死不做游戏”。

时间过去不到四年,马云不仅没饿死,还更加赚钱了,却反悔要去做游戏。写这篇文章,没有嘲讽马云的意思,而是想说,为什么商人比较容易不怕嘲讽,迅速改变观点?

马云要是没有改变对游戏的看法,即游戏毁人,是饿死也不能干的事。那么,他现在做游戏就是刻意去毁人。这点可能性不大。

所以,马云多是改变了观点,认为游戏和网购一样,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提供好的游戏也像提供好的网购平台一样,将会带来足够诱人的利润。正是逐利让马云不怕丢脸食言。这对爱玩游戏的人来说,是件好事,竞争加剧,将会有更多、更便宜、更好玩的游戏。

其实,改变一个错误的想法,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但是许多人情感上不这么认为,一个人接受了偏见,可能终生不会改。别以为事实与逻辑天下无敌,它们往往赢不了情绪。新知识的普及是因为老人死光了,这个结论更加洞悉人性的弱点。马云短期内否定自己,不把自己三年多前的游戏观保留到葬礼,反而是战胜了自身弱点的行为。

市场中,人人逐利。这点让不少人害怕,尤其接受了某些教科书中“资本主义万恶观”的人。人人逐利的市场,它的好处是,一个人的某个观念驱动的某个行为,它像体育比赛一样,能很快见分晓,盈利就是胜利,亏损就是失败,固执的人,亏一次不认输,最后亏光了,也不得不离场。市场并非假设“人人理性,人的每一个行为都理性”,它的参与者是人,带有人的各种弱点:自大、短视、愚蠢、非理性、不守信、懦弱……只是有这些弱点的人,他们终究要输光资本,那些理性者逐渐积累了资本,力量越来越大,依靠他们,不停产生更好的商品与服务。

人类的进步,是通过不停试错完成的。因为无法排除所有的非确定因素,市场的每一次投资,都是试错。盈亏的数字冷酷无情,所有的参与者都无法忽视,承认和修正让自己亏本的错误,才能避免痛苦。你不难碰到聊天时满嘴跑火车的商人,可一回到生意话题,就像换了一个人,力求精确,这得感谢盈亏标准压制住他本性中的非理性,迫使他在市场中变成一个理性人。

马云在2010年6月,对游戏的观点是幼稚而非理性的,现在,连上海自贸区里游戏机都准备开禁,他不修正观点,改变行为,只能坐视游戏这块利润由他人蚕食,为了一点面子,损失得未免过多,而且世事难料,说不定竞争对手就用游戏撬动自己的地盘呢?

如果马云是教主,是大学教授,是官员,是粗暴的家长,是抒情诗人,他都没有强烈的动力去否定自己的错误,让别人嘲笑自己不守诺言,这样只有面子的损失而并无实际收益。这也可以解释那些看起来不堪一击的错误观念可以长达数百年流行在课堂与媒体里。

还好马云是商人,不愿为错误付太大的成本。想经商的人多,商人多的地方,一定趋向于富裕、繁荣、文明、理性,因为商人的纠错能力比较强,市场经济的纠错能力最强。

夫妻打架指南

图:Enoch Wood Perry.Saturday Afternoon

连岳老师,您好!

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结婚7年,一儿一女。感情很好。我们一直很亲密,不免掐掐打闹。

国庆7天,他在家打了6天游戏。我每天唠叨他,给他脸色。

第七天,他不爽,拿孩子出气,胡乱训斥孩子。我压抑爆发,给他前两耳光被他挡开,第三下打到,没想到他反手打我,我又打他,他一巴掌把我打翻在地。我趴在地板上蒙了,晃晃当当爬起来,互骂。头疼了一晚,下巴至今张嘴还疼。

这两天,他给我打电话接我下班,我都没理他。但他昨晚照样打游戏,照睡不误。嘴上也丝毫不服软。3岁儿子不懂事,坏笑问,“你怎么打妈妈”他大声说,“她也打我了!”公婆也肯定向着他,不说他一个错字。

我活了三十多年,从没被人一巴掌打翻在地,更何况还是自己信任依赖的人。我不知该怎么办,我觉得要更独立些了。我希望从此不再理他,放下他追逐自己的生活。但应该是放不下,潜意识里希望他认错或很懊悔。结果折磨了自己。

连岳老师,我应该怎么做?再打一架,看他是不是还会继续打我?还是继续冷战?他也不是轻易服软的人,这将是一段互相折磨的日子。

期待您的指点。

Desperate Housewif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esperate Housewife:

打架是人类比较原始的争斗方式,看起来刺激,其实效率不高,尤其是在婚姻中,打架更难控制。

以打架来争胜负,要以一方彻底被击败为止,为达到这个结果,就得把对手往死里弄,这对有仇的人来说,技术系数都很高。两个“感情很好”的人,下不了狠手,打架演戏的成分高,其实没太大意思。

在人们的印象中,黑社会是打架的行家,似乎以此为乐,但他们也不是无原则浪费人力成本的,人人都怕痛,人人都怕死。《教父》里有一例经典谈判:教父脾气火爆的大儿子与其他黑帮火拼,开了杀戒,在仇家的报复中惨死。悲伤的老教父是怎么做的?将战争升级?不,他拉对方坐下来谈:你看,你死了亲人,我死了儿子,就此打住吧?

就算你下得了狠手,女性由于体质原因,往往不是男性的对手(这点你深有体会了)。顺便对未婚女性说句:从提高未来打架胜率的角度出发,也别太嫌弃瘦弱的男性。

再打一架的念头,我劝你就放弃吧,你仍然赢不了,同时让孩子以为可以靠打架解决争端,这也是教坏孩子,他们有样学样,可能开始崇拜暴力,这将大大增加其成长的风险,尤其是男孩。所以,你得有教父的智慧:使用暴力没什么了不起的,停止暴力才是勇气。

长假七天打六天游戏,在老婆看来,确实挺烦的;长假七天唠叨六天,在老公看来,有理也叨成了无理,打游戏没了乐趣也要坚持玩,故意气气你。

还是抓住机会慢慢和好,他接你下班,那就一起走吧。打架双方都有错,有人递了橄榄枝,另一方最好就接下来。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