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远见的人才能赚大钱

—— 债王比尔·格罗斯的投资之道

“十·一”长假之前,全球债王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有大新闻,他从自己创办的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跳槽到骏利银行。想到自己对债券了解不多,于是带了他的《道听途说的投资术》(Everything You’ve Heard About Investing Is Wrong!)在路上看。

还挺有收获的。我估计,我国的决策者(或其智囊),也读过这本书。最近常听到“新常态”,即为格罗斯首创。这本1997年出版的书里,格罗斯认为债市每年两位数增长的黄金时期已经结束,投资者应习惯未来6%的增长速度。中国最近也下调了GDP增长的预期,慢慢掉到6%左右,是必然的。路径图很像。

格罗斯这本书,名字直译是《关于投资,你听到的全是错的!》,相当自信,不过,这本书里有不少错误,比如适当通胀可以刺激经济,而且奇怪地断定每年的通胀率是2%。凯恩斯主义的毒,债王未能避免。

如何投资债券,成功者最有发言权,哪怕他经济学有错误,哪怕他近年来饱受非议,格罗斯毕竟还是债王,成就无人可比。

人常拿他与巴菲特相提并论,作为投资大师,两人在最根本的出发点上有默契:投资,就是战胜人性的贪婪与恐惧,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则他人的弱点为你提供了盈利的机会,否则,你必然失败。——看了他们的书,你会觉得,人人应该投资,不发财没关系,至少可以锻炼心智。

短期市场是由情绪掌控的,你投资的目标再好,它也会无来由地下跌——那些声称依靠图形、复杂公式以及明星绯闻预测明天市场的,毫无疑问,全是骗子。

格罗斯知道这点,源于22岁的一次车祸,惨烈到医生也很为难:“孩子,我实在是没办法,因为你的头皮没了。”还好,此时一位警察捏着一大块头皮出现:“我想,你们一定有人需要这玩艺。”

住院期间,他读了加州大学教授索普的《打败庄家》(Beat the Dealer),受到启发。异想天开的念头出现了:我在赌城有机会赢。

出院后,他带着200美元奔赴拉斯维加斯,在赌桌前“工作”,每天16小时,每周七天,离开时,他有了一万美元,而且得到开创自己投资传奇的信条:要有远见,忽视噪音。

那些随传闻起舞的人,是在买卖噪音,而那些紧盯价值者,比如巴菲特,却有消噪功能。

远见到底是多远?格罗斯说,是三至五年,应杜绝三至五月的短视,这样能免除大多数投资者的心理痛苦。比起巴菲特动辄持股数十年,三五年已经短了,可在梦想迅速致富的人看来,还是太漫长。所以,心理痛苦的失败者才那么多。

他的“浮游生物理论”,提供了一种生机地观察市场的角度:浮游生物,在海洋里最弱小,可是绝大多数鱼类都直接间接靠它生存,没有它,整个生物链都会崩溃。不需要很多数字和理论,只要仔细观察身边的“浮游生物”,就知道经济的好坏,你身边的人活得不好,那经济就好不到哪里,投资不是数字游戏,它的盈利最终要依靠“浮游生物”的健康。这理念推广到治理国家也一样,靠印钞票、炒地皮、加税收,“浮游生物”越来越苦,经济不可能出色。

要不要在某个国家投资,格罗斯也有详细的标准,他列了六条:

——————

预期经济增长速度不低于4%;

稳固的政治环境;

低水平的债务(不超过GDP的60%);

贸易顺差,至少不要因为消费导致逆差;

保护个人及公司财产的法律体系;

高储蓄率。

——————————

格罗斯坦承,没有一个国家能满足所有条件,但越接近的越好。

格罗斯的具体操作,其实都在纠正他经济学上的凯恩斯式认识错误,他想尽办法和通胀做斗争,更明白最低工资制度和福利制度将阻挠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市场真是让人清醒,投资也只能靠理智取胜,正如他的告诫:一旦决定投资,你就得踢走脑子里那个错误且情绪化的“我”,只专注于事实。市场不会使人成为奴隶,市场将驱使你变成自己的主人。

格罗斯刚入行时非常想出名,经常打电话给财经媒体毛遂自荐,没人理会他。入行42年后,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上千亿美元的资本流动,是财经媒体必然的焦点——市场,更是让人美梦成真的地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