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就并无好人生

图:James Henry Cafferty. Preparing to Fish

连岳:你好。

我是一个27岁的女生,工作已6年,去年1月领证结婚,目前怀孕2个月,智商尚可情商不足与人为善长相可人。大四下学期,兜兜转转与本班一个男生——现任老公恋爱了,由于长相和幽默感当时让我较为满意(我喜欢瘦的,他当时很瘦,可现在已经胖了30斤;幽默感现在也被生活磨得几乎没有)。

他在上海先后找了好几份工作,前几份工作时间都短,最后这份工作干了4年多,仍然是在国企,在上海拿到手的工资只有5K多。我在私企,由于我自身非常努力加上公司给的机会好,我现在的工资是他的至少3倍。我们都是独生子女,但我的家庭条件比他好得多,这点我和家人其实都不在乎,只要他人品和潜力可以就行。可恶的是他在我们领证前几个月才透露他母亲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且早已病逝(之前听他说的是一直生病但从未说过不在了)。因为在上海购房需要有结婚证,所以草率的跟他结婚,没有礼金、没有婚宴,连结婚照都省了(我都提过,他支支吾吾,我也不好强求),房子首付90万全部是我父母和我自己的积蓄,产证上写了双方的名字,房贷目前他还了一年多(一个月只用还3000元,如果不是他要求,根本不需要他还)。

除了以上经济上的实实在在的问题外,他在性生活方面没有兴趣,除了备孕的几个月常常要求外,其他时间我需要他都以各种理由不满足,即便偶尔满足了时间也很短(2分钟),我让他看医生,他也是逃避。这段时间因为小孩姓氏的问题,与他大吵,他平时表现得比较尊敬长辈,也不会在亲人面前说不好听的话。可是这次,脾气大发,我从未见过,也不管我母亲在场,说瞎了眼让我父母从老家到上海来照顾我,还说我父母那么需要小孩跟他们姓怎么当初没本事生个男孩,以及我家付出那么多都是为了要回报,小孩不要谁也别想好过之类让我气得要死的话。其实姓氏的问题我也并不强求,但是由于他的态度非常强烈和恶劣,我也不想让步了。

他工作不太求上进,每次都找理由说是因为国企就那样,没关系很难有提高。我就问他小孩出生后我不上班了怎么养活一家人之类的问题,他并不反思他要怎么努力提高自己,而是说那看怎么养呗,大不了上海房子卖了去小城市过也挺好啊。他的身体也有一些问题,什么肾结石、肝炎病毒携带者之类的。

我自己也有错,在最近两年,由于对他性生活态度、质量和他自身性格的不满,我在身体上出轨了,这的确是我犯的非常大的错误,是有愧疚感,但说实话每次我的愧疚感都不太深,总觉得是他欠我的,我不过在别人身体上得到补偿。而由于从小娇生惯养,我脾气不好,一有矛盾就对他恶语相向,却不准他对我讲不好听的话。由于工作的确忙,我妈没来之前,所有家务活基本都是他在做,每天给我做饭刷碗洗衣服。虽然好像看起来写我自己的问题用的篇幅很少,但除了身体出轨和脾气不好没时间干家务活以外,我实在不知道我还有什么缺点可以让他挑的。

领证结婚是草率,但是也就这么错下去了。痛定思痛,不愿再继续错一辈子,我现在想离婚,同时不要小孩(虽然有不舍)。我父母让我尽量不要离婚,不要小孩对身体伤害太大,但是也尊重我自己的决定。当然我也有犹豫,虽然你是一个乐观的人,但是从我看到的很多朋友同事的生活,我是个相对悲观的人,我感觉能找一个相貌、身体、物质、精神方面都很匹配的伴侣过一辈子真的是太难了,所以以前就想着这么凑合过算了。

痛苦的彩虹

痛苦的彩虹:

不得不承认,大多数人的婚姻是将就的,大多数人的生活也是将就的。特别差或特别好的两个极端,只占少数。

将就是人们处理一切事物的主流方法。无论婚姻出了多少问题,所谓的“劝和不劝离”即为“将就方法”的必然,你经历的无聊、琐碎和痛苦,劝说者都经历过,“我们都熬过来了,你也能熬过来。”所以,不要将个人问题(包括婚姻)拿到亲友中投票,你得到的多数意见一定是——“还是将就吧,换一个也这样……”

当然,我会给出少数派的建议:人生不宜将就。人生是何等美妙的资源,用好时光和智力,它能带给我们无尽的宝藏,将就着浪费这一生,我不知道有比这更愚蠢的事情。

有人是不得不将就。太弱的人,想法再多,你也得将就。一个人,成年后还依赖父母,让他们给自己买房买车买奢侈品,自己的工资用不了一个星期,那么,你必然将就你的父母,没资格、也没能力独立,他们的意志即是你的意志,他们的判断即是你的判断,他们让你婚配的人,即是你的枕边人。同理,一个人在婚内靠另一人供养,他就是弱者,只得将就金主。

你丈夫即为一位在婚姻中将就的弱者。身体差,性能力可怜,收入低,只想逃离大都市的失意者,一切仰仗妻子,而且不想做任何提升的努力。在某种条件下,这些负面因素还会互为因果,比如,觉得“自己人生不行了”,所以压力增大,性能力也下降;而性能力下降,又印证了这个自我评价:“我真是个废人”。——三十来岁的人,激情、才能与经验,这三个齿轮,刚刚过了磨合期,正要开足马力前进,可惜,他未老先衰了。

有些人天生温柔,有些人爱做家务,世界首富盖茨也喜欢洗碗。这出于他们的自愿,他们不觉得如此做是补偿他人。将就型的弱者被迫的顺从与服务,违背本心,只是作为一种交换:我床上不行,但家务都是我做的,扯平了吧?这也是生存的本能,不平等的婚姻中,弱势者总是特别柔顺,因为他们更不能承受婚姻失败的结局,只能靠唤起另一方的同情心来维持这关系。

他在孩子姓氏问题上的大爆发,是婚内焦虑的大释放。之所以敢胡言乱语,大发雷霆,那是因为从舆论到传统,孩子随父姓,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他师出有名,以为这事怎么闹,道理都在他那里。这次争吵中的他,才是真实的他,是放松警惕后真性情的流露。当然,这也到了他退让的底线,以后孩子跟妈妈的姓氏,他在家里的弱势就彻底暴露出来了,他认为全世界都会瞧不起他。他身后的家族及所有“将就力量”,将会因为这点斥责他、讥笑他(这点他们一点也不会将就的)。弱者往往是最爱面子的一群人,为了面子,可以做出非理性的选择,在上述各种刺激的合力下,让你震惊的这次发火,迟早会出现在婚姻中的。

将就并无好人生,将就并无好婚姻。将就都是好人将就坏人,美将就丑。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