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无赖也是无赖

图:Frans Hals.Singing Boy with Flute

连岳先生,

您好,我是您的忠实读者。我深深确信,只要您帮我分析了,您一定会从某个层面分析得让我不再这么难受。(希望您能看到我的邮件并有时间帮我分析。我知道您的信件很多。)

我已经很长时间被这个问题所困,我走不出来,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一个问题且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自己好受一点。这个问题不是男女之情,不是夫妻关系,是我与父母及我的弟弟的关系。

我是一个三十一岁的女人,两个孩子的母亲。我的丈夫是外籍人士,文化理念和中国文化差异很大,我和他感情很融洽,他和我的父母关系也不错,但是从未深交。我出生在农村家庭,家境贫寒,我相貌平平,我有个弟弟,比我小六岁。我的父母都是农民,初中文化。父母重男轻女尚可,偏向弟弟是肯定的,但是在农村这是可以接受的,况且他们对我的成长也很用心。重要的一点,我父母的兄弟姐妹都比他们有钱有势。所以我从小就自卑又好强,学习优异,工作努力,加上节约,我工作三年就自己首付买了房子。我弟弟跟我正好相反,他花钱很厉害,学习不努力,就喜欢跟有钱亲戚攀比,嫌弃自己家里穷,经常去亲戚家常住,他初中高中都是父母背债花钱买的机会上的重点,结果大学还是没考上,去上了高职。(我知道您要对我反感了:我在标榜自己,贬低弟弟,我承认是的,恳请耐心看下去,好吗?)

他毕业之后,我帮他在我的城市找了工作,我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和父母凑了首付帮他买了房子。我自己的房子留给父母住,我和老公及我们的孩子住在老公公司租的房子里。帮爸妈安排了安逸的工作。

到这里为止,我好开心啊,终于可以让爸爸妈妈脱离农村过上舒服的日子了,爸妈最大的心患也没有了:弟弟有了房子,还愁找不到老婆吗?

现在,弟弟嫌买的房子位置不好,面积太小,离上班的地方远,要换到市中心大面积的房子,这就意味着要拿双倍的钱。他自己没有积蓄,父母也没有多少,剩下的大家都懂:要我拿。若要在以前,是没有问题的,我的收入还可以,帮他顶一顶首付没问题的,但是去年底因为老公工作的调动和第二个孩子的出生,我辞职了,现在在家全职带孩子。我的全部积蓄已经上缴。我母亲坚决说不要我再拿钱了,我父亲话语间还留存一丝希望,希望我能拿钱出来,但是不好意思明说,我弟弟的态度就是:你老公收入那么高,你不拿点还好意思?他经常吓唬我爸妈,不买大房子就交不到女朋友,就娶不到老婆。我爸妈最怕他说打光棍之类的话了。

我知道“不管他”很容易,但是他和父母连在一起,看着父母为了他还加倍工作存起微薄的薪水就为了支持他买大房子,我心里非常不好受的。但是我的底线是:绝对不会拿老公的钱去补贴娘家。我的良心让我做不到,老公的钱也是辛辛苦苦工作得来的。之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我的痛苦来源于,对父母的怜悯和我的底线之间的矛盾;我的痛苦来源于,目前要全职带两个孩子和需要上班挣钱补贴父母的矛盾。我现在在国外定居,孩子们都还小,我真的没办法工作。

房子的事情只是其一,工作,车子……每次弟弟的要求一再膨胀,压力都是转嫁到我身上的,每次都是我出钱出力,息事宁人。(对,他一再挑剔工作,我一再找关系托人帮他安排工作;对,他拥有一辆价值十万的小轿车。)

我想到父母辛苦就心酸,想到弟弟就气愤,这样一来,我竟经常失眠。

聪明的连岳,你说,我该怎么办!求求您告诉我!

谢谢!

祝您安好

坏弟弟的好姐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坏弟弟的好姐姐:

你的事情不特殊,在我身边,也有不少这种例子。情节人物大体相同,一个好吃懒做的小弟弟,无穷尽地索取姐姐的财物,也有整个家庭最后全垮的。

最小的孩子,又是男孩,这双重因素叠加,他往往成为家庭的重心。有多个孩子的家庭,最小的孩子,具有宠物功能,父母不知克制,予取予求,舍不得应有的管教,他(她)最后的功能就锁定为“宠物”:以卖萌、撒娇为生,成年后,手段转为自毁或撒泼。中国的父母,重男轻女的不少,要依靠儿子传宗接代,丁丁无价。

你弟弟知道这点,威胁父母很到位:不答应我条件,我就找不到老婆,找不到老婆,你们就绝后了!靠威胁能得到好处,人都会这么干,我们小时候,都当过这种无赖,威胁父母,威胁长辈。长大后,有了第一次没人理你,你就知道威胁没效果了,脑子变了,人开始自立。你弟弟之所以能够持续威胁成功,他的坏是一方面,你父母和你满足他的坏,也是要件,否则,他早改了。

谁也无法否认家庭成员互相救济的功能,这是家庭长久存在的原因,以血缘为纽带,更信任,更不计较,合作的效率高。而家庭替在的风险是,当某个成员变质时,其杀伤力将成倍放大,甚至无法收拾。一个人想骗家人的钱,成功率很高。你弟弟要你给他买房子,要你给他买车找工作,要得多自然,不给还是你们的错。换成你的同事、你的朋友,怎么会提这个荒唐要求?提了你怎么会答应?

你对弟弟已经仁至义尽,再不收手,不是仁义更多,而是失去分寸,危害自己的家庭,变成了愚蠢。一个理性的人,不会浪费资产,将它用到最优质的项目上,这样才能增值,而那些判断失误导致亏损的投资,聪明人懂得认错止损。不会垮掉的家庭,往往也遵守止损原则,不迁就犯错的成员。你弟弟在他们那里,无法再获得一分资助,因为他的作用就是损耗家庭的财力,直至把优质资产拖死,大家都赤贫,他的寄生才会停止。

你现在的义务是保有小家庭的财务健康,对得起丈夫的工作,你不该为不能继续供养弟弟而内疚,而是应该为自己想继续供养他而内疚,别说你现在没钱,就是有钱,也不能再给他了。

弟弟是懒汉、是无赖,这很难让姐姐接受,总以为再给一次钱他就能改,这是自欺欺人,只会让他更懒更无赖。你和他都是成年人了,各为各的人生负责吧。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