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灵魂的一点小钱

图:Marten de Vos Seven.The Seven Liberal Arts

连岳:

你好。

这几年一直在看你的专栏。其间也给你写过两封信,不过没收到回复……现在是第三封信,也许还是没有回复,姑且一试。

我今年29岁,在西南的某二线城市的事业单位工作。像一般事业单位的人一样,我工资不高,闲暇时间却多。

每天上班,看书,上网,倒也清闲。工作不久,单位一个同事开始追我,1年之后我们结婚了。

可能是我当时对待婚姻的态度不够严肃:我觉得婚姻就是找个不讨厌的人搭伙过日子。不过,当对方自大、多疑、愚孝等特征慢慢暴露之时,讨厌的情绪也在我心里慢慢滋生。

生活越来越难熬,这时我参加了上级主管单位举办的专业培训,这个培训需要参加者在美国呆上半年。

在美国培训时一个美籍华裔负责学员的生活,他对我们十分照顾,我对他也很感激。在我们要回国的前一个晚上,他瞒着别人对我表白了,并说如果我愿意和他在一起,他愿意等我恢复自由身。

虽然很意外,但我很高兴。这是个不可思议的事,他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白马王子,年龄上大我17岁;也不是多金男,怎么看都是条件普通……

但是,和他在一起,我觉得很放松:什么都可以说,而且说的他都能懂。和他相处,我轻松愉快,甚至肆无忌惮。

回国之后,我开始了漫长的离婚之战。本来我认为夫妻可以好聚好散,没必要撕破脸给别人看,但对方显然不是这样想。万幸这段婚姻在半年后画上了句号。

离婚后,我请了半年的事假,去了美国。和他相处了四个月后,彼此都很满意,于是办理了结婚手续。

现在我面临着一个选择,这也是我给你写信的原因——一下一步我该怎么办?

半年的假期很快要结束了,我不得不回去,如果还想继续保有国内的工作的话。我想过辞掉它,去美国重新开始。

但我没有海外学历,目前的英语水平又不足于让我在美国找到一个体面的工作——当然我可以去便利店打工,但总有些心有不甘。同时,我没有稳定的工作,一旦有了孩子,可能未来会存在一定的经济压力。

但是,我回去工作的话,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我觉得不忍心——他父母还在中国,他一个人在美国工作。

而且,夫妻不在一起,算什么夫妻呢……又不是牛郎织女。

唠唠叨叨说了一堆,抱歉。无论如何,还是祝你幸福。

郁闷的庄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郁闷的庄子:

先恭喜一下,你们这个两地分居,分得够远,问题大到无法忽视,逼迫你们解决。比起不痛不痒,半死不活,情况好很多。

夫妻是很独特的关系,它需要两人一起消耗大量的时间,爱情才不会死掉。我见过有些夫妻,相隔也就百来里路,咬咬牙早在一起了,却一拖再拖,这个舍不得,那个难放弃,两人慢慢习惯了一人的生活。见面吵一架,不是想着和好,反而觉得自己有个避难所等着,一溜烟跑了。适时插入另一个人,感情危机就来了,且几乎没有挽回的机会。

人之所以去恋爱,是这物种需要人陪伴,别说亲吻拥抱的重要性,就是有人在身边斗斗小嘴,生生闷气,也有温度(这也是感情的一部分,回避不了),远远好过另一人像冰冷的石墙,永不回应你——这属于画地为牢、在家隔离,是婚姻死亡的症状。

为了爱情,你们必须在一起,这点毫无疑问。

接下来说到你的舍不得,让我讲个故事吧:

我在厦门鼓浪屿住过很长一段时间,这是与厦门岛隔海想望的一座小岛,坐轮渡需要十来分钟,上面没有机动车。在上面生活很不方便,请钟点工做卫生更难。

第一个钟点工,是鼓浪屿本地人,家境不好,丈夫肾有毛病,经常要去医院透析,“还好,有医保。”她说。她的身体看起来倒很强壮。不过第一次上门,她却表示自己的身体也不好,“我不擦窗户,因为恐高。”我也有点恐高,但实在无法生出同理心,因为我不过住二楼!我自己常靠在窗台上看海看船,一点也不怕。

好吧,不擦就不擦,后面发现基本什么也不擦,随便扫个地,把东西搞乱一点,以示做过,完了。一段时间后,好说好散,感觉不做这个工作她也如释重负。过了很久,有次散步竟然经过她家门口,她坐着发呆,无所事事。她的生活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压力,她似乎有份低保。

当你有份保障,饿不死时,往往因为这点,失去了进取心。福利制度养懒人,这是契合人性的。

另一个钟点工,我非常喜欢。一位来自闽西农村的姑娘,年纪很小就闯到厦门,勤快、热情,工作一点也不偷懒。十多年前,她最早的一位雇主,一位有几幢别墅的老太太,简直把她当成了孙女,免费让她住进家里,而且明确告诉她:这不是让你多干活,你还是照样按原来的约定,每周只做半天,我只是喜欢你这个孩子。

她是一个聪明、好学的人,也不停尝试做点小生意,可惜的是,母亲死得早,父亲没送她读书,不然,前途远大。

有次她来,气鼓鼓的,问她为什么?答道“和弟弟正在吵架!”我也就开始忙自己的事,由她去了。过了一会,她忽然探头叫道:哥哥,帮我看一下!她把手机递到我面前,上面是条短信(那时还是功能机天下),她讲了一通道理,发给弟弟前让我把把文字关,我吓一跳,流畅清晰,有理有据。

我说:你不是没上过学吗?

她说:识字不难的,我看电视,很多有字幕,留留心,字就认了。

后来搬家,她有段时间又离开,就断了联系,偶尔想起她,都觉得这个温暖的姑娘真是奇人,但愿她过得好。我想,她也一定过得好的。

我的意思是,人养活自己,天经地义,在这个过程中,你的能力变强,你的天分展现,人有尊严。有些让你吃不饱饿不死的“保障”,那笔钱(工资也罢福利也罢)不是白拿的,它要买你的勇气、买你的未来,让你宁愿为蝇头小利而舍弃自由或爱情。

你挺幸运的,能从自己讨厌的局面脱身,要对得起这运气。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