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的“变态”

图:Frederick Hendrik Kaemmerer.Elegant Women On The Beach

有位上海的朋友回应《偷窥狂的逻辑》,留了评论,赞赏一种人生观:只要你不影响别人,随便你怎么变态,这是包容心;不管自己怎么变态,都不能影响别人,这是责任感。

确实如此。做得到的人多了,就是好世界。

所谓的“变态”,即少数人只按自己的方式思维和生活。相比较异性恋,同性恋是变态;相比较婚姻,单身是变态;相比较繁殖,丁克是变态;相比较一日三餐,不吃早餐是变态。变态是常态的另一端,没那么可怕,可以说,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变态的成分。

在价值观必须单一的世界,变态的成本很高。

二战时破译纳粹密码系统的英雄艾伦·图灵,是开创了新时代的计算机之父,同时,他还是专业级的马拉松高手。这种千年一遇的天才,由于是个“变态”的同性恋,遭到英国政府的迫害,1954年,他因食用浸过氰化物溶液的苹果死亡。很多人认为他是自杀。

苹果公司的商标,也有传言灵感来自图灵遗体旁那颗吃掉一半的毒苹果,乔布斯生前接受BBC采访时否认了这点,但是补充道:天哪,我希望它是真的!

时间过去六十多年,现任苹果CEO库克出柜,气愤的人只是少数了。价值观多元,人们普遍不再强迫他人,使得“变态”的少数人生活得好一些。

性倾向是天生的,人群中那些少数图灵一样的天才,智商也是天分的,条件合适,他们能够顺利成长,就能迅速改变世界。因为是天才,他们的眼光往往与常人不同,观点与方法显得有点“变态”,不能包容他们,进步的空间就变小,世界将趋向于停滞与无趣。

在城市化的背景下的中国人,陌生人之间强制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他人与我们再不同,想去强制自讨无趣,自己与他人再不同,自己的家可以逃避他人迫害。

对少数,对异端,对“变态”的不包容和迫害,家庭反而是主战争。不幸的起源多来自家庭,天才的凋谢往往也因为家庭。我已经看过很多同龄的天才挣扎着毁灭的故事,他们少年时是多么聪明的人,可从高中毕业开始,从填报大学志愿,到找工作,到恋爱成家,为琐事,被迫与家人展了无尽的,也是无谓的斗争,精疲力竭,有些人不得不向多数和流行观念低头。折腾完,一转眼,四十来岁了,人生可能性的大门已经关闭,余生只有一个目标,等自己的葬礼。而那些亲手毁灭天才的亲友,却长出一口气:这孩子终于正常了!

他人与你不同(包括自己的亲友),只要他不侵害别人,在自己的范围内活动,你该做的,就是尊重他。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