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甘愿平庸度过这一生

图:Nella Marchesini.Laura with a Rose

连岳:

我今年二十四岁,十八岁刚读大学的时候和一个大我五岁多的学长谈了恋爱,那是我的初恋,这么多年分分合合了无数次,至今虽不甚如当年歇斯底里的执着,但也不能云淡风轻不顾一切的离开。

我还在读硕士,明年毕业,我想去考个比较好的学校的博士,三十岁之前考上我也算满意。毕业也不想留在福州,文化沙漠,没有浓郁的文化氛围,优秀的艺术平台。我想去北京、上海,重新认识一批人,建构一个自己少年时代飘渺的梦想。

他是一个挺不错的男人,勤劳,努力,他身上就挂着爱拼才会赢的口号。毕业短短五年,家境贫寒,靠自己买房买车。他似乎有着绝大多数北方男人的通性,努力赚钱,养的是他的家,却不是我。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打算留在福州的原因,为什么我打算一直进修下去的原因。五六年来,我一直做着一个大多数中国传统女性做的事情。他出差,我等他回来,他有出去应酬喝酒,我等他回来。即使有一些抱怨牢骚,一个拥抱即可抚平我。他终于忙完了没事了,我放下所有的一切随叫随到,我仔细回忆,似乎除了我的导师叫我有事,我从未违逆过他希望我去他家陪伴他的意愿。他家境贫寒,是农村孩子,介意这个我就不会跟他在一起了。我去他家,他们家连见面礼也没给。我似乎大哭大闹过,他说说他的错,他父母要给来着,他阻止了,说我还是学生,没必要。我似乎非常介意过,可是后来的后来,我们又还像从前一样。

我觉得这世道对女人不公平,我在最年轻最纯洁的时候跟了他,那时候他穷困潦倒一无所有自以为是。这些年他发展的独当一面也算意气风发,我想要离开他,还要背负是乱终弃的罪名。我们分手,他有房有车有事业,我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孤家寡人还落了一身病。哈哈哈。能不怨吗?怨我自己没有一早认清我们不合适,怨我觉得人定胜天,坚持就是胜利,怨我自己一厢情愿放弃自我,怨我自己贪心不足,什么都想要。

家中正催他结婚,好似一毕业我就要嫁了一样。可是我才二十四岁,我还有想要追逐的。这么多年,我为他而活,现在看清楚了,为要为自己而活。我不想再加一层婚姻的枷锁,让我觉得不呆在他身边相夫教子便是不合伦常。我有自己想要的未来,有自己想要一辈子做的事。我不像他,一辈子似乎就为了挣钱。他们公司就他一个本科大学生。他就觉得赚到钱就是本事。我知道我不该看不起他的朋友,可是墨悲丝染,诗赞羔羊。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的未来,希望的是往来无白丁,而不是朱门酒肉臭。

就这样,我们价值观不合、家境不合、朋友圈不合。

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问题,都是可以忍耐的,在爱情里面忍耐即恩赐。最重要的是,我渐渐不能容忍他不理解我的痛苦与恐惧。我怕我夜间醒来,竟是满脸泪水。我怕我们结婚了我会孤独终老。就像今天,我在这儿凄凄的期盼我的大姨妈何时才能到来。而他,从不觉得这是事儿。

其实我好像又不在乎他能否关注到我的内心,因为我早就已经习惯了独自舔舐,重要的是,我好像不爱他了。

究竟是分还是不分,才能度一切苦厄。

纠结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纠结的人:

“不甘愿”是一种强大的动力,那些有点不一样的人,都有点不甘愿顺着某种程序走。

我知道一个孩子,现在欧洲最好的音乐学院读书,她的转折很有意思:毫无疑问,小时候老师都认为她是个音乐天才,不过,训练太辛苦,她宣布放弃,并对母亲发誓:只要敢逼,就剁掉自己的手。

这个狠角色从此再不摸钢琴。四五年之后,来到高二,因为智商过人,成绩倒也不差,但也不好,就中上。拯救天才的“不甘愿天使”适时降临,有一天,她对妈妈说:按我的成绩,只能上一个烂大学,难道一生就这样?

想来想去,忽然发现可以音乐是条出路,于是重新苦练钢琴,专业测试顺利通过心仪的那所音乐学院,再猛攻英语,第二次雅思达标。

她母亲讲起这个孩子的故事,仍然觉得惊心动魄。唯一庆幸的是,给了孩子足够的空间“撒野”,等到了那个终极追问的出现:你真愿意这么放弃,平庸过一生?

天才做事予取予求的样子,你我这样的常人看了,当然恼怒。不过,我们可能在人生的某一刻,也面临着同样的追问:你真愿意这么放弃,平庸过一生?

“不甘愿天使”是命运之神的信使。他决定你命运时,他很有礼貌地征求你的意见,一点也不专制。

你下决定爱一个人之前,“不甘愿天使”出现的可能最大,尤其是女性。

婚姻结构,对女性比较不利,大学毕业,成家生子,照顾孩子消耗了时间与精力,很难在专业上积累与精进,年龄眨眼间坐三望四,好一点的公司觉得你因为家庭必然三心二意,不想雇你,雇了你也不给多少机会。你和三十年前、三百年前的女性并无太多区别,煮饭洗衣,照顾老公孩子,人生的三万天,一天天悄悄撕掉。在这种不利情境中,如何安排自己,不得不想清楚。

人生细想很可怕,但不能因为可怕就不细想。想清楚后做的决定,摇摆的可能更小。正如那个学琴的孩子,看到可怕前景才会主动用功。

很多人婚前不细想,觉得想多了婚都结不成。这些思维债在婚后全要还,觉得婚姻锁死了自己,怨念丛生,梦想和他人都显得特别美好,情人或异性“闺蜜”作为疗伤圣药,拿来服用,也就难免。

你想逃到上海北京,就是因为“不甘愿”,觉得婚姻太早,烦恼开始发生,而你确实还年轻,付得起时间成本。

你的丈夫,你的恋爱,大概都超过了平均分。在任何一个地方,靠自己能力迅速买房买车的男人,都不多,为女友的大姨妈着急,也不多。这么说,无法打消你的“不甘愿”,因为平均值以上的人,也有很多,梦想更是具有无限可能。

如果你下决心结束这次恋爱,希望记住原因:不是他不好,而是你不甘愿。也做好这个准备,你以后碰到的男人可能不如他,到时要平静接受。你选择继续,那得送走不甘愿,恋爱婚姻中的种种冲突与不快,是必然的副产品,学会解决它们。

别让“不甘愿天使”在你家住太久,惹它生气,它会让你事事不顺。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