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信念之争

图:Childe Hassam

你好,连岳:

这段时间我很迷惘,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知道,也不会来麻烦你。

故事很简单,结婚三年,三年之痒,要不是我无意中在存档文件中发现了他的出轨的证据,也许现在还对他很放心,因为一直以来都对他很信任。他跪在我面前求我给他一次机会,哭得像个伤心的孩子,说他自己发现不对,所以果断结束了。我原谅他,因为不久之前他也发现了我和别的男人的暧昧,虽然很伤心,但也原谅了我。

他现在对我加倍的好,也许他真得很害怕失去我,更怕我报复他。因为说实话,我要报复他,真的轻而易举的事。他开始变得多疑,经常偷偷看我手机,只要我在外面,就不停的打电话了解我的行踪。我和朋友去跳舞泡吧,他会在12点前出现在门口等我。这些都是他以前从来不会做的事情。换了以前,我可能会感动,对自己说这是因为他在乎我,可是现在,我很反感。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猫捉老鼠”的游戏。因为我们都有了阴影,对彼此都已不再信任。

是不是听来很可笑?所以说,一定不能做坏事,做了坏事哪怕没留下证据,对方也能感觉出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在这之前,我们都同床异梦,各怀鬼胎。但表面上还是如胶似漆,恩恩爱爱。或许大多数婚姻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发誓彼此是唯一。以为终于等到了童话故事里的结局: “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要一两年的忠诚很简单,几年,十几年,十几年的忠诚越来越不容易。并不是不爱了,只是没有feeling了。就像一首歌里唱的: “每次开始都非常缠绵,也能相安无事几个春天,为何总是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改变……”

原本天真地以为,找太帅的男人做老公不安全,容易偷吃。现在明白,男人都一样,帅的也要偷吃,丑的也要偷吃。早知道这样,不如当初找个帅点的,自己看者也舒服。而男人呢,家里已经放了个美艳如花的老婆,却还不知足。人的生性就是贪婪。

连岳,你也许会说我一棍子打死一群人,出了点小事就对所有男人失去了信心。可这几年,身边的朋友分分合合,结了又离,我早已看作家常便饭。一些男性朋友坦然地对我说,搞外遇也一定要安全的外遇,家里一定要太平。如果男人都害怕被束缚,那么当初为什么要死皮赖脸的求婚,心甘情愿被束缚?没有人用枪逼着你啊……

如果婚姻的存在只是为了能合法的做爱,然后抚育下一代,那么人类想出这样一条规则也是自私的,只是为了自身的繁衍,就要这么多人做出无畏的牺牲,牺牲了自由,硬把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一辈子捆在一起……

很多人劝我,如果过得不开心,趁自己还年轻貌美,早点结束。再找个更好的嫁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每个人看到都说不配。我也知道,女人的青春很短暂,最好的几年都给了他了。如果要做决定,就要趁早。拖到有儿有女,人老珠黄那一天,再寻死寻活,一哭二闹三上吊也没用,吃亏的只有自己。那时最好的办法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直很害怕自己做决定。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一个决定往往会改变所有甚至一生。前面二十几年的经验告诉自己,我这辈子做过的重大决定都是错误的。包括当初一时冲动,答应了他的求婚。可是,换了别的男人,也不过如此罢了。世上的婚姻,大多如此,不是吗?

昨天看到一句话,说:舍得,就是有舍必有得。那么,舍得后,得到的会比失去的多吗?如果不是,不如回到过去,太太平平地过日子对吗?日子是用来混的。

聪明的连岳,我知道你不会给我明确的答案,可是至少让我清醒点吧。 出路

_________________

出路:

没有什么理论可以绝对说服另一种理论,如果有任何一种理论认为它没有缺陷,那么它就是最虚弱的。这种方法也适用于婚姻。婚姻崇拜者可以看到它玫瑰的一面,婚姻厌恶者的双手却被它的荆棘划伤。谁对?谁错?全看你站在哪一边了。

我们似乎为了认识世界——包括爱情与婚姻——找到了许多利器,可是它们却全是有漏洞的,比如我们在平时使用得最多的归纳法,也经不起推敲。让我举个例子来说,有外星人忽然降临在某皇宫里,他们把男人集合起来,试图通过逐个观察与纪录来总结出地球男人体的特征。第一个太监脱光了,他们在纪录本上写道:无把把;第二个太监脱光了,纪录依然是:无把把,如此乃至一千个太监,结局都是一样,于是他们认为样本空间足够,可以放心地得出结论了:地球上的男人都是没有把把的。可恰恰还有一个皇上是有把把的,他们没有观察到。

一个女人在爱情中,碰上第一个男人,是骗子,第二个,也是骗子,第三个,还是骗子,于是,她认为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骗子。这种观察法与上面所说的外星人差不了多少,得出的结论都是错误的,因为地球上有几十亿男人,只有你一个不漏地考验过以后,才能对男人的总体下判断。不过,从人情世故的角度出发,被三个男人骗了,有足够的资格片面一把,把所有男人都一棍打死,没有谁会怪她。我也不会。

我只能说,这的确是她运气太衰,变成爱情悲观论者与厌鄙视男性者,实在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我的答案出来了,从你的角度出发,我同意你对婚姻的批判,现在的婚姻百分之六十都是为了“合法地做爱”,其他百分之四十更惨,他们是为了“合法地不做爱”,当然,在这批合法做爱者当中,也是人是有忠诚地相信婚姻的价值的。

既然你对婚姻的评价是负面的,而我又认为对婚姻的正面论者不能说服你——正像你不能说服他们一样。那么,你大可不必顾忌那些婚姻正面论者对你形成的社会压力,可以选择放弃婚姻,知行合一。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部爱情宪法规定爱情必须要有婚姻的形式,一个人没有婚姻,也不会对他的价值与快乐造成什么损害,他一样有性与爱的人生,只不过在中国这个社会,必须承受一点他人过分的关注罢了——我们大多数无趣的婚姻,主要出发点不是因为爱得不愿分开,而是为了堵他人的口,可能也是由于这个原罪,婚姻看起来都獐头鼠目的,气质不好。

关于爱情中的所有一切,都是信念之争,你相信婚姻,你就会一直找到那个让你相信的人,也许路很长;你不信婚姻,你就会放弃心死,或者选择把婚姻当成坟墓,或者决定不再需要婚姻。你是后者,怎么做呢?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