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的价值

图:Giuseppe Arcimboldo

连岳:

我父亲60多岁了平时身体还算不错,近日突然患病,住院治疗,流动性危机一下引爆。年轻时他也算敢想敢干,有勇有谋,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乡镇企业带头人,生意干的红火热闹,大江南北市场跑遍,见识多,收入多,观念超前,消费也超前,在80年代初成为第一批买彩色电视、给室内铺瓷砖的最先富起来的人。

风光无限时,自不乏仰慕者,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终于我母亲自杀了,或者这种结局不仅仅是他的原因也有我母亲自身的原因,但是结果都一样,从此后,没有了妈妈,爸爸和“彩旗”再婚,我和哥哥失去了自己的家庭被送到了爷爷奶奶那儿,随后,比我大十一岁的“彩旗”继母给我爸又添了一儿一女,我们的境遇可想而知不说也罢。

我爸一直爱消费花钱大手没有算计寅吃卯粮,说起来手里总是有钱但是很多时候无非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外人看着光鲜有车又有房还有美妻娇儿,但是内里却是空的,他的第二任妻子嫁给他后二十多年几乎没有参加过什么能带来收入的工作,但是一家人看上去吃喝用度倒样样高端,化妆品是一千两千的买,衣服更不用提。我和我哥生活在奶奶那儿,生活水准哪堪相提并论?

但是我父亲也并非没有尽到基本的义务至少供我们读完了大学,虽然上学时日子紧把些,毕竟没有冻馁,几经坎坷我和我哥成家立业,小有成就,经济略有结余。

现在的问题是我爸生病了住院需要花钱,光鲜的泡沫一戳就破,他风光了一辈子,和他的妻子儿女享受了一辈子,银行卡里居然只剩几千块钱。他的妻子虽然存下五六万私房钱,但是住院时一分不肯向外拿。他们自然是希望我和我哥勇挑重担了,我们不是不愿意给钱也不是没有能力给,在生病以前给过他的养老费总也有三五万,但是他和他的妻子和他的另外一双儿女享受生活的时候我们在哪里?有人想过我们吗?享福的时候人家妻子儿女往前站,付出的时候却让我们一双孤儿往前站,这样公平吗?我自己省吃俭用,买房子结婚全靠自己没有人能帮我半分,我已经住到新房子7年了,至今客厅没有安装空调,其他家电也都是凑一点工资买一个大件,再凑一个工资再买一个大件,我是怎样攒下来的钱孝敬我的爹呀?只要我爸的家庭有个风吹草动立马就要给我带来巨大的压力,不出钱吧,你不能不给你爸看病,出钱吧,我们也只有付出的份儿,没有享受的资格。

我爸肯定是没有几个钱了,继母虽然有几个钱又舍不得出,她的儿子在上班收入很低,女儿没毕业更没有任何收入,睁开两眼好像也只能指着我和我哥,可是我们又指望谁呢?我的心里一直在想,要不要跟相关人员开个家庭会议,开诚布公的讨论一下我父亲的养老看病问题,征求一下大家意见,是两个儿子一起养一起继承财产呢还是四个孩子一起养一起继承财产呢。还是一直不声不响继续糊涂帐,我们只负责付出,人家只负责享受?

几个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几个钱:

好的法庭是怎么样的?它的法官和陪审团尽量不受情绪干扰,只在事实的基础上做出判断。所以重要一点的事,比如判定一人有没有罪,此罪与彼罪,罪轻与罪重,死罪还是活罪,人们总是要走到法庭的。顺便说一句,这也是公众知道公检法“竟然”可以联手滥杀无辜时特别震撼的原因所在。

情绪在我们做出重要判断时,往往起到干扰作用。它让我们的爱怀恨都失去了分寸,不该爱的爱了,不该恨的恨了,结局都是痛苦。爱是好东西,但你滥情,它也会变坏,正如食物是好东西,但太贪吃,变成大胖子,它引发的疾病却要折你的寿。

中国人有个特别坏的习惯,即认为在家庭里排除情绪讲道理,尤其是孩子向父母讲道理,是“大逆不道”、是“不孝”,这让家庭成为吞噬一切美好能量的黑洞。

父母讲道理,家庭成员思维都正常,家庭不会有太多困扰,理亏的少说话,占理的少得意,一下就过去了。但是碰上有些不讲理的(我觉得80%的家庭都有这么一两个),其他成员又不敢讲理,家庭就变成逆淘汰的标本:越不讲理的,得到的越多。

你父亲自从将你和哥哥寄养在奶奶家,你和他的关系就单纯了:你欠他的就是生活费,尤其是大学的费用,毕竟父母没有供养孩子读完大学的义务。算算加上通胀和利息,现在值多少钱,累计还完了,我觉得就是一拍两散的时候。他以后会如何,他的老婆孩子如何对他,全不关你的事。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