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圣诞节一样受欢迎

图:Thomas Nast

连岳,你好。

今天是平安夜,从人山人海中回到家,各种洗洗涮涮之后,决定给你写封信。

转年我就36了,妥妥的灭绝师太一枚,感情上只经历过一段漫长的初恋,20到28,我不是合格的爱人,我的爱总是小心翼翼不舍得表达,当他真的彻底的离开之后,我更不会爱了。

就这样过了好多年,其实我也是个贴心有趣的朋友,乐于助人的同事,可是一碰爱情,就可爱不起来了,像一块冬天的石头,冰冷,生硬。

这种状况在这一年有了一些改善,可能是生活还算顺利,也可能年纪越大心越软,或者是害怕了孤独和家人对我未来的担忧,总之,想恋爱想结婚想有个家。

两个月前,在一场不能再匆忙的相亲中认识了一位“还没准备好”先生,其实都算不得相亲,对他是一次商务后的插曲,对介绍人是一次临时起意的好心,对我算是逃避加班的理由。一切都是凑巧。

之所以叫他“还没准备好”先生,是因为他自我介绍的第一句是,刚结束一段还没准备好。当时我想,啊,这个人就是一面之缘了吧。或许是彼此都没有任何想法,我们随便聊着,气氛还挺好。

这事对我来说就算过去了。四天之后他突然在Q上说话,介绍人传话说对方觉得我挺好的。我迷惑了,什么是挺好的,不是没准备好么?不咸不淡聊了几次之后,我问,你准备好了吗?还没准备好先生说,还没准备好……我说,好吧,那就这样吧……还没准备好先生说,好吧,我去写方案了……

那晚我失眠了,我想我不想那就这样吧,我后悔了。那我不给他压力,于是第二天找他说,还是朋友吧,不会尴尬吧。他说明白,不会。再后来我主动约,两次成功,两次失败,没进展,他完全放弃的样子,似乎只要不冲突也不会拒绝。其实,我能理解那种还没准备好的感觉,就像我28岁后的几年,再可爱的人儿也能找出不妥的感觉来。

对于恋爱,我似乎总是个门外汉,胆小畏缩又简单粗暴。我不知自己还会不会约他,会不会有勇气对他说,我有点喜欢你,你呢?

呃……36岁的人这样是不是太幼稚了?

特别不想沉浸在这样的感觉中,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呢。买房,学车,工作上个台阶,回家过年,还有跑步……属马的人热爱奔跑,这是爱过的人说的。

头发湿湿的李嘿嘿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头发湿湿的李嘿嘿:

36岁不嫁不娶的人很多,不婚在我看来,是个健康的趋势,在中国的发达城市人口中,会迅速地多起来。这么说的意思是再强调一下我不变的宗旨:不劝恨嫁的人不嫁,也不劝不嫁的人恨嫁,只劝人做出自己最喜欢的选择,即,恨嫁的如何把自己嫁出去,不嫁的如何不向干涉者妥协。

自由,选择,承担后果。这是美好感情中的一切。你一个人也罢,两个人也罢,三个人也罢,三个以上也罢,都有感情,人的构成中一定有感情,你无法回避这三点,强行忽视,甚至违抗,回报只能是丑陋的感情:无尽的懊悔和怨恨。

36岁,想嫁,这是正常的反应。36岁,不想嫁,也是正常的反应。话说得这么绕,是因为有个道理很多人还不熟悉:我可以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可以和我不一样。知道这点,强人所难、好管闲事就会消失,世界将比现在美好五倍。

把话题氛围建好,这样不容易被抬杠、被误解,再回到你的疑问。

恨嫁者更容易接受各类相亲,也不在乎相亲的品质,谁介绍的都看一眼,这本能反应是对的,毕竟增加的婚配的可能性。与此同时,恨嫁者也更挑剔、更容易放弃,这也顺理成章,门槛低了,不入眼的人就多,而急着嫁人,又过于苛刻地想找个完人,没有耐心观察一个人。这种火上浇油的微妙心理状态,你作为一个恨嫁者,若不警觉,可能会让自己成为圣诞节的火鸡,等着被烤熟。

圣诞节可以说是史上最成功的推广活动,这几天,不仅教堂人山人海,商场全立起圣诞树。它是个热闹的聚会,谁来都欢迎:可以谈恋爱,可以卖商品,可以唱歌,可以喝酒。这样,隐藏在其后的教义,参与者自然觉得可亲可近。相反,来过圣诞者,人人须能背诵一节福音书,参与者将少90%,再学习一个小时牧师的讲话,又去掉一半,若要头戴荆棘,肋部再用长矛捅出血水,我想,一个人也不会来了——虽然这些仪式都有出处,操作起来相当圣洁。

条件越苛刻,参与者越少。一个人越是越bitch,朋友越少。

你想像圣诞节一样受欢迎吗?从不挑剔,不bitch开始吧。

你碰见一个男人,他说“我还没准备好”,然后他觉得你不错。从我的角度看,他很真实,而且你能让一个没准备好的男人进入状态,说明资质也不错。我不是当事人,没有“竟然轻视我!”的感觉,觉得这个男人一点也至于让人生气嘛。同样的事情,不同的结论,唯一的差距在于,我不像你那么挑剔。

任何一句话,你愿意,都能挑剔出阴险的含义。疑心过重,那么句句话让人不开心,这样谈恋爱几无成功的可能。“我爱你!”“你为什么昨天没说?”“为什么要天天说?”“你爱我就要天天说!说三个字会累死吗?你恋爱时一天说十遍!”“比奇,我再也不想和你过了!”“你看,你就是不爱我!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放松一点。放松一点。放松一点。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