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而又珍贵的时间窗口

图:Georges Seurat

一位好友的侄女大学毕业,想请教一点问题,请我吃饭。

这孩子提的很多问题,我不知道答案,或者我自己也看不清楚,甚至,根本不可能有答案。

但吃人嘴软,再加上喝了一瓶他存了二十年的酒,无论如何,得留一点建议。

我能确定的一件事是:大学毕业后的十年,是最辛苦的。

你会先挨一闷棍。扔进面目模糊的人堆里。在此之前,你可能是宠儿,从家庭、学校再到朋友圈,别人赞美你、对你好,仿佛都是应该的,说几个段子,摆出比较酷的姿势,就能收获掌声。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或者特别重男轻女家庭里的男孩,这种定势更加顽固,他人都得像爹妈一样哄着自己。

忽然你就变成了配角,所有能力都待考验的新人。雇主与雇员,买方与卖方,彼此的合作,都回复到正常、理智、冷酷,你有什么价值可供交换:你的智力?你的勤快?你的细致?你的韧性?你认为自己很屌,你要有能力展现出来,并且持续展现,不然他人就会在你的自我评价前加个定语:傻。更可能是连评价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开掉了事。

你的自尊心受挫,面子上挂不住,回到家里,迎接你的,不再是妈妈温暖的怀抱,因为她也将给你一闷棍。父母不再顺着你了,而是要求你顺着他们。中国人地域之间、两代人之间,观念差异之大,足以让你用一生也填不平,除极少数长辈能守住不干涉的本分,其他都开始兴致勃勃地修理孩子,在择业、择偶、人生规划与生活方式上,一次又一次的争论、冲突,在所难免,直到一方认输退出。

这过程至少持续十年。很辛苦,你力量尚弱,但又不能死掉。

很多人在这过程中死掉了。以我对同龄人的观察来看,有些少年时期特别聪明的人,往往因为落差大,这关更难过,有发疯的、有自杀的、有成为怨夫怨妇的、有刻意虐待自己以求逃避的、有以折磨下一代作为情绪转移的,种种悲伤,不一而足。

所以,这十年的时间窗口,也特别珍贵,放弃了,以后更辛苦。不让人侵入你的私域,不让人替你生活,不依赖他人,十年后,你力量比强迫你的人更大,有了挣来的自由,之后的事情,像下坡滚雪球,雪球变大,你却更轻松。

如果你喜欢此文,可支付任意数额到我的支付宝账号:zengkd@163.com,姓名确认“钟晓勇”。连岳只是笔名。

为你的贵族荣誉

图:Gilbert Stuart

连岳:

你好。

我在英国修完了本科和硕士学位,才投入工作。我女朋友是我的高中同学,现在还在英国念硕士,因为她在国内念的本科是四年我就快她一年踏入社会。我还记得,她是我在高中时代的第一个同桌。相识有8年了,在一起相爱有三年,虽然大家都从小生活在同个城市,但也算是异地恋过来。老实说,我还是挺希望和女朋友一直走下去的,虽然家境比我好很多,虽然她的追求者不少,虽然我们的认知领域很不一样(我读的金融,她读的艺术),但抛开一切不说,我就是喜欢她。

因为工作的地方在高楼大厦,每当午休时,餐厅里就不止一个公司的员工在就餐。某天,我在就餐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我以前的初恋也在这里就餐,我就像普通朋友地跟她打招呼,毕竟有很多年没见了。她跟我女朋友不一样,我女朋友是那种文静又有艺术气质的女生,而她是个活泼健谈偏外向的女生。多年不见了,她化妆了,比以前漂亮多了。

她每天都会来我们公司楼下餐厅吃午餐,本来我都是跟几个同事一起吃午餐的,但同事们都对她有兴趣,总是喜欢坐过去,我也只好也坐过去。渐渐地,我们似乎也变得无话不谈的普通朋友。

终于,有次聚会,我们一个认识她的同事把她叫来一起参加。聚会也就无法唱歌喝酒聊天,那天结束的很晚,她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我们都喝的有点醉但是还是清醒的,我不放心她就送了她回家。我送到她家门口看着她用钥匙把门打开,我正准备走的时候,她说等她换套衣服送我出去。(因为她住的小区出入都要刷卡)。我就进去里面大厅坐着,等她出来的时候,穿的是一套普通的睡衣,但是那时候可能有点醉,我觉得很性感,她看到我的眼神不对,正准备套个外套,我却犯贱的把她抱住亲了。她没有反抗,然后就顺其自然地发生了关系。

事后我好内疚,除了觉得自己背叛了爱的人以外,还因为发现她是个处女。我没有处女情结,就像我女朋友第一次不是给了我但我依然愿意跟她在一起很久很久,但问题是我让另一个女人变得不是处了。她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并没有拿处来要挟我或者让我做些什么,只是希望我陪她去做个手术。我答应了。但是她说,她喜欢我,她爱我。我也跟她说,我想跟现在这个女朋友结婚。她也没说什么了。

后来的日子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午餐她照样出现在我们楼下餐厅,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只是有时候,我们两个还是会聊得很欢,周末也偶尔会到她家做饭给她试试味,当然也有性生活。她说等我女朋友回来之前就去把手术做了,然后从此不跟我联系了。我没说话。我觉得其实她也是个善良的人,却遇上我这种人渣,我伤害了如此善良的人。

有一天深夜,我独自思考,想了很久。我觉得两个女人我都想放弃了。如果我和现在女朋友在一起,一辈子,面对我爱的人,我却做了一件背叛她的事,每当面对她我都会内疚,这样就要内疚一辈子,跟她坦承,就是她原谅了,她也会记一辈子;如果我放弃女朋友却跟初恋在一起,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也是痛苦,更何况我相信日后她也会想,“我”是“抢”来的,以后会不会也被别人抢走呢?这样猜疑的日子也会过得痛苦。

我想与其这样,不如两个都放弃了。

我这样算是一种逃避吗?

我想解脱了。

一个自私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自私的人:

蒙田曾评价欧洲的贵族制度:一个贵族的存活关键是荣誉。贵族总的来说,衣食无忧,非常像现在超级富豪的二代,但是他们也并非无所事事,而是准备为荣誉而战,小到决斗,大到战争,有约不诺,贪生怕死,名声一臭,家族就很难维系了。从这点来看,他们活得比富二代艰难。

现在有不少人惋惜第一次世界大战彻底摧毁了欧洲的贵族制度,认为保留那些为荣誉而战的人,不仅可避免大规模的全民战争(贵族间的战争,与平民无关),而且贵族为了永续经营,背约成本极高,不会采用欧洲现代政治人物种种急功近利的做法。

贵族制度死了。但是“有约必诺”精神却相当可贵,是一切民商事行为得以运转的核心。“有约必诺”就是一种贵族气质。背信弃义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家人好友间互相暗算的事,我也听得不少,想必你也听过。我知道一对半生的好友,一阔一中产,中产友向阔朋友豪借千万,说是有生意可大发。钱一到手,方寸大乱,什么也不做,据为己有,阔朋友见势不对要债时,他还很委屈:这些钱,于你是小数,于我却是大数,为何逼我还?

背信弃义有时能获得很大利益,许多人在那时把握不住,宁愿赔上一生荣誉与未来。所以巴菲特在挑选企业投资时,总是把企业主的诚信放在第一位,能长久守信的人,更能避免企业死亡。

爱情是君子约定,立约难,毁约易。投资一个人比投资一家企业还难。所以巴菲特有无数成功的投资,第一次婚姻却不得不以失败收场。

生而为贵族,这是精子的幸运,守住这幸运,往往需要训练和坚持,以德行配幸运。人能得到爱情,也是幸运,爱情珍贵且稀罕,想想这世上有这么多人,恰巧你爱一个人,这人又爱你,并不容易。能守住这幸运,也少不了德行。得到爱情的人,都像刚在贵族家中出生,但能不能衬得上贵族的荣誉,就难说了。

人当然应该衬得上爱情。爱情给人的回报,也是没有经历过的人难以想象的,这也是人永远不放弃爱情的原因。它给你平静、温暖,它让你不再恐惧,它使你温柔、有担当,它是你午后打一小盹的满足,它更是你禅定的融化感。

去爱,更要珍惜爱。这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虽然骗一骗就得混过去,但还是想为这负责。我欣赏你的耻感,这是为荣誉而生的基础。流氓才会放弃耻感,很多人的一生,就是流氓气质战胜贵族气质的衰败过程。但你做得还不够,从你计划来看,你是打算虚构别的理由和女友分手,以逃避自己的内疚。我觉得,还是要告诉她真相,彻底一点,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两种结局都比欺骗好一些:她不原谅你,爱情终结,你自愿受了应有的惩罚;她原谅你,爱情继续;她或许会记一辈子,这也是你应该承担的后果,如果你真爱她的话。

骗了她,分手时还要再骗一次,这算什么事呢?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如果你喜欢此文,可支付任意数额到我的支付宝账号:zengkd@163.com,姓名确认“钟晓勇”。连岳只是笔名啦。

高考是挣分游戏——答一位高四学生

图:Winslow Homer

连岳老师,

按规矩应该给您发邮件的,可是在学校没条件,只好私信。

我在高四,但不是自愿的,一是父母逼,二是女朋友不放我走,于是我复习了。不幸的是我平日好读杂书,文科课本上的知识与我观念严重冲突,而且我的性格没法适应集体生活。

当初我想熬到高中毕业,没想到在两重压力下我又妥协了,但我的情况更加糟糕,诊断有轻度躁郁症,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这几天换季还大病,重感冒很久了。

我的理想是写书和出专辑,可所有人都在嘲笑我的追求,我自己也对中国的写作和独立音乐现状感到怀疑,担心吃不饱肚子跌入社会底层。但怀疑不是怕,我怕的是伤害我的父亲和女朋友,我对他们无休止的妥协,这让我很痛苦,每天生活在矛盾、自责和幻想之中。

我应该放下,去追寻自我,可是我总想把事情处理的很圆滑,我害怕女朋友因为舍不得我离开她而落泪,更害怕父亲失望的眼神。如果继续妥协,还有五年,漫长的可怕。想起乔布斯的一句话:愿意用一生时间来换和苏格拉底畅谈一个下午。希望您是我的苏格拉底,我的疑惑让我无休止的痛苦。

大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雨:

高三高四确实辛苦。我也读过高三,现在有个晚辈也在读高三,对过去及现在的难过,不算陌生。

现在的教育确实有诸多问题。要完全改善,变为正常,比如从幼儿园到大学,所有的学校都是私有的,那可能还要等很久,你显然等不及,这点按下不说。

有没人才不适应现在的高考制度?显然有。但我觉得比例很低,要当现在的学霸,也得聪明过人,仅凭笨功夫,几乎做不到。这一批人,换在另一种录取制度和教育制度,也是学霸。同理,学渣怎么腾挪,一般也还是学渣。多数人是成绩一般的,听到这点可能不太高兴,不过,这就是事实,早点接受,更有利于内心的安宁。

早些年,我教过一个小孩写应试作文。这经验估计对你也有用。

她相当反感优秀作文选里那些假大空、堆砌词藻的高分作文,认为自己表达真实观点的文章才好,可是老师不仅给低分,还批评她观念有问题。

我说,没错,你作文挺好的。不过,话说回来,你会写那种你瞧不起的高分作文吗?

她说,当然会,什么意思?

我说,那好办,你高考完,文章按自己的真实想法写,高考时,就按你鄙视的高分作文写。知道好坏已经很了不起了。

她:……?

我的理由是这样的:高考不是追求真理,是为了进一所好大学,你把它当成一种挣分的游戏,怎么分高怎么来,你又没损害别人。

只要你还得高考,那么,接受游戏规则对自己是有利的。不切实际的幻想要放下,这样才不焦虑。

我不知你是否真有文学和音乐天分,有的话,确实应该培训。但有文学和音乐天分的人很少,可自以为有的人,却很多。其他领域的反差没这么大,比如你声称是大力士,举举重物,真伪立现。文艺的门槛低,你随便写几句话,也讨得到表扬,所以,很多人都敢在特长里注明:写作。

在你一生中,你会碰到很多害怕竞争,不敢直面自己短处的人,喜欢将生活寄托于某种魔术,梦幻时刻一来,白纸变成了钱,成功、财富、荣誉全都来了。

你担心靠文学和音乐养不活自己,是极其健康的思维方式,所以,好好读书,考所像样的大学,读门能创造价值的专业,把养活自己放在第一位,自食其力后,玩起文学和音乐,心态也放松。

专心备考,写书和出专辑的事,留待以后再说。真有才华,总会冒出来的,万一没有,浪费了时间,才真是可惜。我有个朋友,语句都不太通顺,关在家里写作,十多年过去了,一事无成,现在只好加倍固执地自命为天才。文艺这种以主观感受为主的东西,很危险,别太在乎。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如果你喜欢此文,可支付任意数额到我的支付宝账号:zengkd@163.com,姓名确认“钟晓勇”。

不要逼坏一个人

注意:本文为付费阅读;

付费方式:自愿支付任意数额到我的支付宝账号:zengkd@163.com

图:Herbert James Draper

连岳:

我需要你的帮助,诚恳的,那些我看过你书觉得你睿智的话不多说了。

简单说下我的事,提纲挈领的说就是老男人婚外情等泛泛之事,但是不尽相同。我在医院上班,已婚,和我老公婚前我是处女,可婚后一年我都还是处女,一方面我痛阈低,另一方面他过分迁就我的怕痛一直没成功破处。为此看别人婚后一年抱着孩子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有次参加学术研讨会,偶遇一个大我十岁的老男人,是个外科医生,因为帮了些忙,他顺理就请我吃饭,期间印象深刻的是他说他老婆家人得了重病,医疗费及其子女全部由他们供养,同时作为外科医生,他的各种灰色收入全部上缴,他每次出差都给他老婆买衣服,他们是大学同学,忽然我就对他有一些好感,因为我老公做不到这样,我很羡慕他的老婆。

饭后结束就是你能想到的他邮件电话短信我,不乏各种情诗,我都一一回绝,证明我已婚。可是因为我的难言之隐,后来我就干脆对老男人各种攻势有所回应,他在知道我处女的情况下表示愿意帮我破处,当然我当时没有意见,这件很羞辱的事和陌生人了结也无妨。我不得不承认他开发了我的身体也开发了我的快乐。本来只是有所好感到我想天天让他要我。

那段学习时间过去。他不在我的城市,我想这段婚外情结束吧,我们都得到自己想要的,他得到快乐,我成为女人。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又联系我说为了我可以离婚,他要和我在一起。在之前的接触他曾说过和他老婆生活数十年没有共同语言,对她家人好只是应尽的责任。当时我没有太在意他的话。可是后来他开会来到我的城市几次我们都有见面,他说他要离婚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只要我答应离婚,他立即就离。可是我对他说我目前还离不了,因为我老公对我不错。有一次qq聊天成为导火线,他老婆发现了我和他的聊天记录,并且大吵。他一气之下提离婚,然后他老婆给我发了很长的短信,说她早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她说只要不过火都无所谓,外科男人都这样。说他之前足疗时爱上一个洗脚妹死去活来也提离婚她不答应。说他很多不良嗜好甚至隐藏某些病。这边是他为他老婆所说的进行反驳,另一边是他老婆的各种举证。

我真被搞疯了,我是个懦弱且奇葩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倾听然后告诉他们再冷静下吧。他们冷战后他来找过我,我承认看到他那天的样子我心动了,他开了一夜的车,满脸倦容,但看到我之后笑着说他们协议离婚了,他的两处房产,孩子归他老婆,他开着车出来了。失去了一切只要有我就行。

连岳,我知道我喜欢老男人什么,成熟稳重,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还有感性还有第一次带给我身体上的愉悦,我喜欢他开刀的样子,女人都忘不了第一次做爱的男人,感觉他是我想要的那种类型,关于他的责任我觉得是有的,毕竟对老婆那样且净身出户。所以我渐渐爱上了他,我现在和老公矛盾很大,因为我的移情别恋基本天天处于争吵状态,我没事就想找茬,然后提离婚。

但老公目前不同意,他对我不错,我心里也是有愧疚,同时对老男人虽是爱但是想到他和洗脚妹事件还是有些怀疑,同时他老婆算是与他同甘共苦过来的,道德上我对自己也很谴责,又是一个人自扰的庸人吧,不知道你何时从茫茫信海看到我。我不开心,祝你开心。

鄂硕

______________

鄂硕:

离婚率越来越高,我认为它迟早会普遍高于50%。——先声明一下,这不是暗示你要离婚,更不是说离婚是件好事。且让我先把这个话题说完。

婚姻的存在,脱离不了功利色彩。生孩子、一起供房、一起给老人养老,两人加起来的力量总是比一人大一点。越是贫穷,这功利色彩越浓。现在看历史上的婚姻制度,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完全没有恋爱,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两个不认识的男女当晚就得开始做爱,这未免太辛苦了!婚姻的价值只在于繁殖人口(人口农耕时代更是财富),那爱情就是多余的。

生孩子,干活。类似于会说话的牲口,这就是贫穷状态下男人和女人的命运。爱情只是零星存在于贵族以上阶层,完全属于奢侈品。

今天中产阶级的日用品,就是昨天贵族的奢侈品。爱情,也在重复这个规律。

感谢两百多年以来的市场经济,人类的财富得到迅速增长,在中国,只不过三十多年,个人养活自己已经完全不成问题。不靠婚姻降低生活成本,人们自然要求婚姻中的“爱情”多起来。当他们发现自己选择的婚姻里没有爱情,或者爱情已经消亡,离婚就是理性的选择,继续熬下去是对人生的浪费。

离婚率上升,丁克族与不婚族的出现及壮大,都证明了强大的个人已经有能力按自己的意愿生活,爱情不仅存在,而且不愿意再受委屈。

许多人视自由为爱情的大敌,自由有什么好呢?卖淫嫖娼?婚外情?一夜情?小三?婚姻危机?女人没有自由,就不可能发生你的故事,再不幸的婚姻,你也得走到头。种种非婚性关系(或称为不道德的性关系),都是对不幸婚姻的某种修正,是对某种不该存在的残酷关系的抗争。

没有这种抗争(或温和地称为修正),压力慢慢累积,就像逐渐吹大的气球,越来越接近爆炸的临界点。比如色情业出现后(虽然法律不许可),强奸案的发案率就大大下降了。性欲能低风险满足,它就会放弃高风险模式。嫖娼虽然可能被抓,关一阵子,甚至会上央视忏悔,在比起强奸把牢坐穿,还是好很多。

说回你的婚姻,婚外情修正了婚姻中的性缺陷,之后的性爱应该比之前的正常多了。遗憾的是,事情没有只停留在此处,你们继续往前走,现在是他离婚,且在等你离婚。

你的选择有三种,一是离婚,选择外科医生;二是选择丈夫,与外科医生断了关系;三是同时与婚内婚外两个男人保持关系。第三种选择风险大一些。前两种选择干脆,可是两个男人都不错,这让你为难。不过所谓的选择,就是在做为难的事,有所得,有所失。这是你的责任。

不敢选择,找老公的茬,挑起事端。这是最不该做的事。你希望激怒他,在这种情境里的他,生气、变得暴躁,最后看起来真坏,然后你就可以在一个好男人和一个坏男人之间轻松选择了。为了自己选择方便,逼坏一个人,这是不应该的。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注意:本文为付费阅读;

付费方式:自愿支付任意数额到我的支付宝账号:zengkd@163.com

大队干部的儿子会转世

图:Jean Édouard Vuillard

敬爱的连岳老师:

我和男友相识于高中的校园,同为实验班的尖子生,却因为早恋影响了学习,高考时都与重点大学失之交臂。我听从了父母的建议上了一个还不错的二本院校,他跟随自己的内心复读了一年。志愿出来之后,我的朋友都劝我放弃,但是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坚持。这一年期间,我每个月都会翘一周的课,从天津坐来回二十四个小时的火车回安徽看望他。为了省钱,我从来不买卧铺,每次都是硬座,一坐就是一夜。可能是被我的付出所感动,他第二次填志愿的时候选择了北方的院校,最后如愿来到天津我的身边。对于这一切我都心存感激并且万分珍惜,但是有些问题我必须面对。

我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男友的性格,但是他的很多做法,都让我和我的朋友无法理解。他对我严加管束,限制我的生活圈,剥夺我娱乐的权利,甚至规定我的穿衣风格。我们牵手之时,他便对我有很多要求,不能烫发染发,不能穿膝盖以上的裙子,不能和陌生人聊天,诸如此类。初来天津的时候,他又对我约法三章,不许我参加社团,不许去KTV,不许去游泳。即使很不可理喻,但是我做到了。

我想我应该补充说明一下我和我男朋友的条件对比,也许这样一比较,他的行为可能就会变得符合常理。首先长相,高中时我是男生们票选出来的班花,上了大学,老师们又评价我是13级最漂亮的女生。这些年来,我的身边从来不乏追求者。他长得并不好看,虽然有身高的优势,但是很胖,五官也不出彩。无论是他的同学还是我的同学,都认为他与我不相配。再说家庭背景,我是独生女,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母亲是大学教授,父亲是机关的领导。而他父母小学毕业就辍学,母亲持家务农,父亲靠给别人拉货为生,家里还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弟弟,生活很是拮据。

再有就是我的穿衣问题,这些年来,从未有人说过我穿着暴露或是不得体,而他认为,我总是喜欢暴露自己的躯体。我每次穿裙子,都会得来他一个字的评价——“骚”。可事实上我的裙子中,没有一件短裙,最短的,也不过是膝盖上两三公分。我的发型,是千年不变的齐刘海和黑直发,我很想尝试一下改变,可是他告诉我绝对不行。但是他高考一结束就去烫了头发,最近还有再烫一次的打算,这让我心里很不平衡。我穿着公认的大方得体的衣服,却换来他厌恶的眼神。

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人际圈的问题。我几乎没有什么异性朋友,但是即便如此,他对我依旧不放心,总是查看我的短信和QQ聊天记录,把我的联系人从头翻到尾,挨个问我是谁,跟我是什么关系。我很讨厌他这种行为,但是我每次说起,他都会生气。有一次我去他的学校看他,在校门口恰巧遇见他的好友,便一同上楼去到他所在的教室。他看见我和他朋友在一起很是不悦,私下里对我说让我离别的男生远一点。他的朋友问我的名字,他不肯说,要我的电话号码,更是触碰到他的雷区。但是他却把我的好朋友加了个遍,我当然愿意相信他是为了在联系不到我的时候确认我的安全,但是他却把我的联系人中他的朋友全部删了个干净,让我很不开心。

除此之外,他还限制我的发展。达沃斯论坛开始之前,我因为英文优秀被推荐做志愿者,他坚持不让我去,最后我只好作罢。后来有个幼儿培训机构招收兼职老师,和我的专业相符,我便想去锻炼一下自己,跟他说的时候,他问我:“你是通知我还是征求我意见?不许去!”最近我校的教学办又推出了一个和澳洲的合作项目,也是和我专业相关,我跃跃欲试,他又一次阻止了我。他告诉我,如果想做他太太,就要老老实实待在宿舍,不许乱跑。

深海鱼流泪

____________________

深海鱼流泪:

小时候,邻居有一对年轻夫妻,阿姨高挑漂亮,叔叔长得也不差。只要一有人经过他们家门口,叔叔搂着孩子,满眼全是警惕。阿姨几乎从不离开房门。

后来听大人八卦,阿姨原来是下乡的知青,叔叔是大队干部的儿子,婚姻不是那是合乎阿姨的意愿,可能是为了读书返城之类急迫的需求,以婚姻作为交换。有些刻薄(即不怕说出真相)的大人哈哈笑着说:他天天都怕老婆跑了……

这类起点不平等的婚姻,一方明显知道对方因一时所迫,不得已接受,自然充满了恐惧,他知道对方心里并不依恋自己,只要有机会,离开是大概率事件。那位叔叔就把所有经过家门口的男人视为潜在的情敌,而女人,自然全是潜在的王婆,所以必须打起精神提防。作为一个抓过鸟孩子,我当时已经理解这种心理状态,你要么关它在笼子里,要么修剪它的翅膀,使其失去飞行能力,否则,它随时会逃逸。

我偶尔看到那位阿姨时,觉得她身边有无形的笼子,手好像也特别羸弱。奇怪的是,多年以后,经过一赌桌,见到了那位衰老的叔叔,他的身形和神情都放松了,估计同样衰老的老婆终于让他能够轻松地出门玩玩牌。她终于不会跑掉了。

一次的错误爱情,两个当事人都很可怜。

爱情不可随意,爱情不可糊涂,爱情不可将就,如果你忘了这些要件,等着你的不是满足,不是快乐,是空虚,是悲伤,是互相折磨。

你的男友很像上文里大队干部的儿子。我甚至以为那对夫妻死了,男的转世为你的男友,你就是那位阿姨投胎。故事的内核几乎一样。

你也许会说,不一样的,我主动爱他,他也没把我关在屋子里。

我想,本文的绝大多数读者都看得出,你男友已经在限制你的自由,甚至粗暴地阻挡你上升的空间。你自己也不舒服,但却以为似乎也是他的权利。如果我收了你男友的贿赂,回信说,这男人干得不错,你确实应该听他的。估计你也释然了,你对自由不敏感。你受侵害很委屈,但也能忍,是一口很好的高压锅。

高压锅还有熄火放气的时候,你的男友不仅不会让你放气,而是越来越害怕一放你就如火箭一样升空离开,这感情,最后要么你彻底坏掉,要么两个人一起炸掉。当然,我只为你遗憾,因为你男友的素质,他存在与否,对任何人来说,都不重要,不存在,可能还少害人。

担心自己不够出色,配不上不停进步的对方。这是爱情中常见的不安全感,适量的话,很健康,也有利于保持爱情的活力,使你不至于堕落。但过了量,就毒化了整个人,把提升自己变为抑制对方,最后像你男友一样,认为你和他人接触的即会出轨,你身体任何一块没有覆盖的皮肤都长着性器官。你不太可能满足他的,除非最后把自己囚禁在家里。

他就是个没出息的懦夫,早点踢掉这变态吧。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