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队干部的儿子会转世

图:Jean Édouard Vuillard

敬爱的连岳老师:

我和男友相识于高中的校园,同为实验班的尖子生,却因为早恋影响了学习,高考时都与重点大学失之交臂。我听从了父母的建议上了一个还不错的二本院校,他跟随自己的内心复读了一年。志愿出来之后,我的朋友都劝我放弃,但是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坚持。这一年期间,我每个月都会翘一周的课,从天津坐来回二十四个小时的火车回安徽看望他。为了省钱,我从来不买卧铺,每次都是硬座,一坐就是一夜。可能是被我的付出所感动,他第二次填志愿的时候选择了北方的院校,最后如愿来到天津我的身边。对于这一切我都心存感激并且万分珍惜,但是有些问题我必须面对。

我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男友的性格,但是他的很多做法,都让我和我的朋友无法理解。他对我严加管束,限制我的生活圈,剥夺我娱乐的权利,甚至规定我的穿衣风格。我们牵手之时,他便对我有很多要求,不能烫发染发,不能穿膝盖以上的裙子,不能和陌生人聊天,诸如此类。初来天津的时候,他又对我约法三章,不许我参加社团,不许去KTV,不许去游泳。即使很不可理喻,但是我做到了。

我想我应该补充说明一下我和我男朋友的条件对比,也许这样一比较,他的行为可能就会变得符合常理。首先长相,高中时我是男生们票选出来的班花,上了大学,老师们又评价我是13级最漂亮的女生。这些年来,我的身边从来不乏追求者。他长得并不好看,虽然有身高的优势,但是很胖,五官也不出彩。无论是他的同学还是我的同学,都认为他与我不相配。再说家庭背景,我是独生女,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母亲是大学教授,父亲是机关的领导。而他父母小学毕业就辍学,母亲持家务农,父亲靠给别人拉货为生,家里还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弟弟,生活很是拮据。

再有就是我的穿衣问题,这些年来,从未有人说过我穿着暴露或是不得体,而他认为,我总是喜欢暴露自己的躯体。我每次穿裙子,都会得来他一个字的评价——“骚”。可事实上我的裙子中,没有一件短裙,最短的,也不过是膝盖上两三公分。我的发型,是千年不变的齐刘海和黑直发,我很想尝试一下改变,可是他告诉我绝对不行。但是他高考一结束就去烫了头发,最近还有再烫一次的打算,这让我心里很不平衡。我穿着公认的大方得体的衣服,却换来他厌恶的眼神。

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人际圈的问题。我几乎没有什么异性朋友,但是即便如此,他对我依旧不放心,总是查看我的短信和QQ聊天记录,把我的联系人从头翻到尾,挨个问我是谁,跟我是什么关系。我很讨厌他这种行为,但是我每次说起,他都会生气。有一次我去他的学校看他,在校门口恰巧遇见他的好友,便一同上楼去到他所在的教室。他看见我和他朋友在一起很是不悦,私下里对我说让我离别的男生远一点。他的朋友问我的名字,他不肯说,要我的电话号码,更是触碰到他的雷区。但是他却把我的好朋友加了个遍,我当然愿意相信他是为了在联系不到我的时候确认我的安全,但是他却把我的联系人中他的朋友全部删了个干净,让我很不开心。

除此之外,他还限制我的发展。达沃斯论坛开始之前,我因为英文优秀被推荐做志愿者,他坚持不让我去,最后我只好作罢。后来有个幼儿培训机构招收兼职老师,和我的专业相符,我便想去锻炼一下自己,跟他说的时候,他问我:“你是通知我还是征求我意见?不许去!”最近我校的教学办又推出了一个和澳洲的合作项目,也是和我专业相关,我跃跃欲试,他又一次阻止了我。他告诉我,如果想做他太太,就要老老实实待在宿舍,不许乱跑。

深海鱼流泪

____________________

深海鱼流泪:

小时候,邻居有一对年轻夫妻,阿姨高挑漂亮,叔叔长得也不差。只要一有人经过他们家门口,叔叔搂着孩子,满眼全是警惕。阿姨几乎从不离开房门。

后来听大人八卦,阿姨原来是下乡的知青,叔叔是大队干部的儿子,婚姻不是那是合乎阿姨的意愿,可能是为了读书返城之类急迫的需求,以婚姻作为交换。有些刻薄(即不怕说出真相)的大人哈哈笑着说:他天天都怕老婆跑了……

这类起点不平等的婚姻,一方明显知道对方因一时所迫,不得已接受,自然充满了恐惧,他知道对方心里并不依恋自己,只要有机会,离开是大概率事件。那位叔叔就把所有经过家门口的男人视为潜在的情敌,而女人,自然全是潜在的王婆,所以必须打起精神提防。作为一个抓过鸟孩子,我当时已经理解这种心理状态,你要么关它在笼子里,要么修剪它的翅膀,使其失去飞行能力,否则,它随时会逃逸。

我偶尔看到那位阿姨时,觉得她身边有无形的笼子,手好像也特别羸弱。奇怪的是,多年以后,经过一赌桌,见到了那位衰老的叔叔,他的身形和神情都放松了,估计同样衰老的老婆终于让他能够轻松地出门玩玩牌。她终于不会跑掉了。

一次的错误爱情,两个当事人都很可怜。

爱情不可随意,爱情不可糊涂,爱情不可将就,如果你忘了这些要件,等着你的不是满足,不是快乐,是空虚,是悲伤,是互相折磨。

你的男友很像上文里大队干部的儿子。我甚至以为那对夫妻死了,男的转世为你的男友,你就是那位阿姨投胎。故事的内核几乎一样。

你也许会说,不一样的,我主动爱他,他也没把我关在屋子里。

我想,本文的绝大多数读者都看得出,你男友已经在限制你的自由,甚至粗暴地阻挡你上升的空间。你自己也不舒服,但却以为似乎也是他的权利。如果我收了你男友的贿赂,回信说,这男人干得不错,你确实应该听他的。估计你也释然了,你对自由不敏感。你受侵害很委屈,但也能忍,是一口很好的高压锅。

高压锅还有熄火放气的时候,你的男友不仅不会让你放气,而是越来越害怕一放你就如火箭一样升空离开,这感情,最后要么你彻底坏掉,要么两个人一起炸掉。当然,我只为你遗憾,因为你男友的素质,他存在与否,对任何人来说,都不重要,不存在,可能还少害人。

担心自己不够出色,配不上不停进步的对方。这是爱情中常见的不安全感,适量的话,很健康,也有利于保持爱情的活力,使你不至于堕落。但过了量,就毒化了整个人,把提升自己变为抑制对方,最后像你男友一样,认为你和他人接触的即会出轨,你身体任何一块没有覆盖的皮肤都长着性器官。你不太可能满足他的,除非最后把自己囚禁在家里。

他就是个没出息的懦夫,早点踢掉这变态吧。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