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而又珍贵的时间窗口

图:Georges Seurat

一位好友的侄女大学毕业,想请教一点问题,请我吃饭。

这孩子提的很多问题,我不知道答案,或者我自己也看不清楚,甚至,根本不可能有答案。

但吃人嘴软,再加上喝了一瓶他存了二十年的酒,无论如何,得留一点建议。

我能确定的一件事是:大学毕业后的十年,是最辛苦的。

你会先挨一闷棍。扔进面目模糊的人堆里。在此之前,你可能是宠儿,从家庭、学校再到朋友圈,别人赞美你、对你好,仿佛都是应该的,说几个段子,摆出比较酷的姿势,就能收获掌声。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或者特别重男轻女家庭里的男孩,这种定势更加顽固,他人都得像爹妈一样哄着自己。

忽然你就变成了配角,所有能力都待考验的新人。雇主与雇员,买方与卖方,彼此的合作,都回复到正常、理智、冷酷,你有什么价值可供交换:你的智力?你的勤快?你的细致?你的韧性?你认为自己很屌,你要有能力展现出来,并且持续展现,不然他人就会在你的自我评价前加个定语:傻。更可能是连评价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开掉了事。

你的自尊心受挫,面子上挂不住,回到家里,迎接你的,不再是妈妈温暖的怀抱,因为她也将给你一闷棍。父母不再顺着你了,而是要求你顺着他们。中国人地域之间、两代人之间,观念差异之大,足以让你用一生也填不平,除极少数长辈能守住不干涉的本分,其他都开始兴致勃勃地修理孩子,在择业、择偶、人生规划与生活方式上,一次又一次的争论、冲突,在所难免,直到一方认输退出。

这过程至少持续十年。很辛苦,你力量尚弱,但又不能死掉。

很多人在这过程中死掉了。以我对同龄人的观察来看,有些少年时期特别聪明的人,往往因为落差大,这关更难过,有发疯的、有自杀的、有成为怨夫怨妇的、有刻意虐待自己以求逃避的、有以折磨下一代作为情绪转移的,种种悲伤,不一而足。

所以,这十年的时间窗口,也特别珍贵,放弃了,以后更辛苦。不让人侵入你的私域,不让人替你生活,不依赖他人,十年后,你力量比强迫你的人更大,有了挣来的自由,之后的事情,像下坡滚雪球,雪球变大,你却更轻松。

如果你喜欢此文,可支付任意数额到我的支付宝账号:zengkd@163.com,姓名确认“钟晓勇”。连岳只是笔名。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