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加法

图:Jean-Étienne Liotard

连岳:

我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青春也许剩不下多少了,虽然看到我的人都说我看不出这点岁数。可是毕竟这是不容忽视的。这个岁数了还没有结婚很多人都会处于好心为我着急。我长得也不难看,也许是缘分没到吧。

二年前我认识了他,互相印象都不错,顺理成章地见了家长,一切似乎很顺利。但是他有个陋习——赌博。一年前他输了二十万,他自己没法偿还,是他父母替他还的。那次后他曾说决不再赌了,可是就在不久前又出现了十八万的债务。当我和他父母得知后,真的不亚于晴天霹雳,他的父母举债替他再次还了,他父亲气得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本来我们就要买房了,这样一来房子也买不了了,还有那么多债要还,我不敢想未来了。

他求我先不买房子了,跟他父母住在一起,结了婚再说,房子以后一定买.可是我很害怕,一方面我怕他仍然会赌,另一方面我没法跟我父母解释不买房的原因。

我母亲要是得知不买房了,肯定不会同意的.我母亲是强势惯了的人,她人不坏,只是有些历史的原因造就她这样古怪的性格,而我从小就不敢忤逆她。

在我的内心深处也有顾虑,要是我和他分手了,二年的感情就付诸东流,我不甘心。不能出嫁,家人的脸色和过分的关心我也受不了。

我现在是分也不是,不分也不是。

我知道我很懦弱,你一定会骂我。可是我的彷徨我的无奈是真实的,别人不是我,不能了解我的苦楚。

我多希望我能多一点勇气,活得潇洒一点。

帮帮我,告诉我这样的男人会悔改吗,我应不应该赌上我的幸福?请不要说幸福要自己把握,要是能自己看清楚,我就用不着求助了,所以请给我一个答案。

可能你会说:有什么要紧,可以从头来过,二十八岁也不算老。可是你知道吗,我也在拼命抵抗,可是环境的力量和舆论的压力有时真的不能忽视。我只能像现实低头。

海豚之翼

_____________________

海豚之翼:

千言万语,你的问题总结成了一句话:要不要嫁给一个赌徒?他输掉了父母的养老金,输掉你们的新房钱。

你埋伏着许多暗示,希望明确地从我这儿得到嫁给赌徒的肯定答复。否则,就是让你脱离现实,浪费时间。甚至是逼你行为失常。

既然你把我看成傻子与疯子,那我只能给你这个答案了:嫁给这个赌鬼吧,用你的幸福押一把吧,不就是输了38万吗,还可以翻本嘛,输光了来世再做只赢不输的赌神夫妻吧。

满意了吧。以下的文字与你无关了,去忙你的婚礼吧,喜宴的蛋糕可以做成骰子状,保佑你的夫君手气旺一些。

当然,你愿意看更好。

我总觉得,爱情与婚姻变幻莫测,可是有一条基本原则:它是加法。也就是说,两个相爱的人,联合起来,比他们单身时,除了更有钱,房子更大,还得更坚强、更有趣、更有力量对抗世界上的愚蠢,自然,也要有更多的快乐,从厨房到卧室……

只要动用了减法,无论多么羡煞旁人,无论看起来完成了多大的“历史使命”,骨子里都是有害的。爱与婚姻都不能让女性减去独立,让男性减去智慧,不能减去你们自己的看重的价值,不能减去自己独特的生存乐趣。

字典里有一些词汇很美,沾上了它们的边,愚蠢看起来也显得可爱,无知有时却分外娇嗔。爱情就是这样的词条。

有人大声嚷嚷,是他们要我爱,是他们逼我结婚,那是用这些来掩盖自己的愚蠢,不敢承认自己的软弱、无知,不敢面对自己的现状,也害怕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只好找一个“爱”字来美化。很遗憾,爱情当中的愚蠢也是愚蠢,只不过,这样的愚蠢会受到普遍的奉承,所以要蠢到死。这也是愚蠢生生不息的主要原因,当我们害怕自己愚蠢显得可笑之时,就想办法让愚蠢变得庄严与甜蜜。

我是负责说实话的,从你邮件呈现的状态来看,你具备了愚蠢生活的所有素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你祈祷,让他的手气变得好一些吧。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如果你喜欢此文,可打赏至我的支付宝账号:zengkd@163.com,姓名确认“钟晓勇”(连岳是笔名)。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