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在好地方

图:Winslow Homer

任何地方都有毛病,先放下这句话,免得引发不必要的争论。

十多年前,继续呆在厦门?还是搬去广州?我和老婆举棋不定。我大姨子的女儿,当时十来岁,经常混在我们家,彼此感情很深。她旁听讨论之后,忽然伤感地说:你们说走就走,竟然不管我很难受!

我们后来开玩笑说,是这个小孩左右了我们的决定。不过客观地说,没她这句话,最后也还是舍不得厦门的。

厦门符合我心目中的好地方标准(顺着昨天的话题继续说,点击参阅《进化的颤抖》):

1、有吸引力。最主要的体现为人口持续流入,我94年到厦门时,它人口不足百万,二十年后,四百万左右,再过二十年,突破一千万,我也不会觉得奇怪。无论采取什么措施,人们按自己的自由意志流动,是不可阻挡的,福建以及周边地区(包括台湾)的人才、资金流向厦门,将给它带来更多的机会。很多厦门人相当怀念记忆里的安静小城,不太能够接受这种更加美好的现实。如果厦门真还是安静小城,人们不愿意来,日子才凄惨。中国现在有很多这种正在衰败下去的安静小城,恋旧的人却不会去常住。

2、市场力量大。几百万人口的城市,中国比比皆是,它们许多也面目模糊,价值单一,感觉就是放大的乡村。去年夏天到一人口比厦门多的城市出差,在酒店安顿下来,晚上九点多,上街买点水果吃,所在的位置是当地比较中心的地区,既有政府机关,也有居民小区,我走了十多分钟,没找到商店。此地的价值观更趋近于官本位,有笑话说,宾馆的理发师傅,一开口也是:某某某秘书长如何如何。

厦门具有商业传统,这一百多年,也见识过财富的成与败,得与失,人们知道且相信,市场才是创造财富的地方,想生活得好,要有钱,正确的路径是去市场,满足别人的需求,而不是去抢、去寄生。

市场力量大的地方,你呆得舒服,因为钱可以购买更多更优质的服务;你也能在这愈加精细的分工中找到机会,赚到更多的钱。你更多地依赖自己,而不是外在的赏赐,换言之,你活得更自由。

3、议论的话题小。庸俗的人多,大家爱聊吃喝玩乐,装逼犯没什么市场。再加上海鲜水果多,空气相对好。这些小事物是我最爱此地的原因。(可参阅《人生有无意义》)。

符合上述三条件的地方,应该不少。年轻时总会四处游荡,因为景点爱上一个地方是盲目的,我建议你逛逛菜市场,吃吃各种档次的餐馆,找找深夜的酒吧和排档,这些地方提供的信息更有价值。

进化的颤抖

图:Vincent van Gogh

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先叫你连老师吧(我高中英语老师也姓连),其实我开始并不认识你,是思修老师向我们推荐了你,关注了你的微信,看了你写的文章让我决定给你写这封邮件。我不知道这封邮件会不会被你看到,如果你看到的话,我想谢谢你抽空看了我的邮件,也为我不经过你的同意就单方面把我的烦恼说给你听而道歉。

我是去年来厦门读书的,我来厦门完全是一个意外,上学期刚来的时候还有点新鲜感,可到了这学期,心情完全不同了,是的,每天都很想家,即使我知道长大了就得学会离别,不能总是依赖在父母的身边。我也老是问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么远的地方,当初填志愿的时候为什么不听亲人的劝,我也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不更加努力,去一个好的大学,当初为什么不鼓起勇气去复读。很多个为什么塞在我的脑子里,我知道人不能老是后悔,老是钻牛角尖,要活在当下。可是这个学期我总是不高兴,给父母打电话,心中的烦恼我不敢说。连老师,你是不是已经听腻了这种只会后悔的人的纠结?

你的文字是充满正能量的,我只是抱着一点希望给您写下我的心情,希望您能给我只言片语,我是不是也能得到力量?

y

_______________

y:

大一新生,思乡病不罕见,但说出来,确实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我认为你直面自己的情绪,已经在增长勇气了:虽然我比别人软弱,但我还是不隐瞒。

离开的第一步总是很难的。孩子第一天上幼儿园,离家只有几百米,可伤感得像亲人全部去世。有位朋友告诉我,她人生第一次美食记忆来自入园第一天,她哭到要断气,父亲只好放弃,领回家,煮了碗面哄她,她流着泪吃完。她父亲不善烹饪,是那死里逃生的感觉,为食物添加了美妙的滋味。

许多孩子的抚养人,尤其是(外)祖父母,依然喜欢恐吓式教育:乱跑会被人抱走哦;晚上有妖怪吃小孩哦;捡垃圾的会偷小孩哦……家门之外,即为恐怖王国。这样或许能让孩子盘旋在抚养人身边,增加所谓的安全感,可他(她)很有理由变得胆小、怯弱、害怕陌生环境,不敢与人交流,心智再也不想出门,娶了老婆,仍然想着要回父母家。

你不听亲人劝,来到远离家乡的厦门读大学,这是不错的选择。说明你内心探险的本能在复苏,离开舒适环境的第一步迈出来了。

思乡让你不舒服,不意味着第一步走错了,反而显示了它的价值。这种“外部环境逼迫我做出调整”的“不舒服”,在人的一生中将作为价值信号反复出现,有人称之为“进化的颤抖”——太危险没有意义,你马上死掉;太舒服也没有意义,你失去前行的动力。有点不舒服?刚好。征服这种不舒服,能力就变强了。

厦门这座城市,无论是求学,还是工作,能让人保持“进化的颤抖”,你来到此地,不算太差。关于这点,我明天继续写吧。一是因为篇幅够长了,二是本文快写完时,我不幸彻底删除了,写了两遍,现在不太舒服。

祝开心。

连岳

建议点击参阅《年轻的价值》

老婆高于老母

图:George Henry Boughton

亲爱的连岳兄:

您好!以前一直在看您的文章,见识了各位各种各样的烦恼,想来今天也要让各位看看的我烦恼了。

事情是这样的。本来生孩子升级当爸妈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吧,可是我老婆(以下简称x吧)也许是因为产后生理影响心理吧,又或者是对孩子太紧张了,出现了情绪问题。x不断强调(自我强化观念?不清楚了)自己付出太多了,最辛苦的是她,所以她就是老大,所有事必须听她的(我本人是认同母亲是最伟大最大付出最辛苦这观点的,但不代表生孩子这事是可以用来衡量地位身份轻重的)。

现在bb是两边的妈妈一起照顾,我妈还没退休,所以负责下班买菜买东西打下手的事情,x妈妈负责主要的照顾,而由于我妈从很小年龄就出来社会工作了,加之本来人比较粗线条,所以一般的家事,或者照顾人什么的,也不是特别在行,但不代表心意不真。我老婆有情绪问题,就把意见都集中在我妈那了,刚开始只是嫌我妈照顾bb不熟练,到现在是各种不满,各种脸色,直到今天已经发展到对我妈冷言冷语,甚至还大言不惭的跟我说每个家庭都有婆媳关系紧张的,她不在乎也不怕。相反我妈的态度一直是温和的,她知道x在坐月子,所以选择了理解。因此x所说的婆媳关系紧张,只是她自己单方面的紧张,因为我妈真的从来没和她计较过。

但人总是有容忍限度的,今天我是开始感觉我妈有点不高兴了,不是生气的不高兴,是委屈的不高兴,但问了她,预料中的她否认了。我觉得吧,x现在有情绪可以理解,可是我妈也没做错事,也许是真的有点不会照顾人,可凭啥要受这样的委屈?但我当时也只能把怒气强吞,毕竟x还在坐月子,要是真闹翻了,其实最难受的还是老人家。后来我这边安抚我妈妈的情绪,那边跟x提一下意见,让她不要对我妈这样的苛刻。但一提意见x火气就来了,还说她就喜欢这样。唉,我真的失望透了,也没能及时控制住情绪,说了让她带着她的“宝贝孩子”(其实也是我的宝贝)滚的气话,可是说完之后只有x更多的火气,所以我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不再争吵。回想一下,结婚两年,一直也是我对她的让步较多,也许我性格不算强势,把她给惯坏了。

反正经过今晚我是真的对她失望了,甚至一度产生了离婚的念头,因为我真的不愿意跟一个不尊重长辈不尊重我爸妈的另一半走人生的路。但是离婚的话,我不太有信心能争取到孩子的抚养权,毕竟法律还是有一点点向母亲倾斜的,这样的的话最后难受的还是我的爸妈,因为这样他们见孩子的机会就少了。唉,烦恼。

连岳兄,关于现在这状况,您能给我点建议吗?或者说,给我点安慰也许我就满足了。

谢谢,祝身体健康,作品高产受欢迎。

烦恼阿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烦恼阿肥:

怒气一起来,有离婚念头很正常。婚姻中的人,很多人有类似感受,不必太害怕。

你离婚的理由能否成立?是不是老婆的错?在给出这个答案之前,先来理顺一下婚姻的各个集团的关系:夫妻、孩子、双方父母,然后还有外扩的亲友,它们谁最核心?

传统的家庭,丈夫视父母重过老婆。老婆无论对错,都得听公婆的,否则就是不孝,女性由于没有经济收入,未受教育,丧失获得观念的途径,只能接受这种命运。所以很多极端仇视女性的恐怖组织,最怕女性识字和工作。

不少男性(尤其是他们的父母)至今持有此种观念,不过,外部环境变了,即使没有系统思考过这个问题,本能上也觉得不公平:我也一样养家,凭什么一昧听你父母的?或者换成另一种对抗:你把你父母看得比我重,那我的父母也比你重,他们也只有我一个宝贝女儿!局面于是更加混乱。

解决乱局,不是回到所谓的传统,三从四德,女性变奴隶。而是双方父母都退居次要位置,你的配偶重于自己的父母。一个人只有彻底放弃配偶从属于我的观念,尊重她(他)是自己的主人,你才会接爱,协调,不指望用暴力或折磨解决问题。

有些男人平时也正常,可一回到乡村小城镇等男权思想的根据地,嘴脸就变得难看。一是觉得这样才有脸,二是释放一下内心的渴望。“老婆就得听我父母的”,这个粗暴主题,语言能力强的,能表述得优美动人,他最终的指向是:“老婆得听我的”,挟父母以令老婆,因为你父母天然站在你这边。有些想法,直白不好听,绕个弯,都能把人说哭。

你潜意识认为自己是对的:我是多么孝顺啊,“猜”出了母亲被老婆欺负,然后叫月子里的老婆带着“宝贝孩子”滚。其实你犯了一连串的错误:

首先,你得关心一下刚生完孩子的老婆,她情绪不稳定,是否产后抑郁的症状,第一着眼点不是她有没惹到你。不然可能酿下大错。

其次,在任何冲突中,都不能去“猜”他人在想什么,你问你妈是不是不高兴,她说不是,你猜是,然后和老婆吵架;她如果说是,你当然也得大吵。无论如何,你就是得吵。我猜的就是事实,还有比这个更任性的?但愿你的职业不是法官。家庭是不停产生冲突的地方,都凭猜,多玩几次,你不想离,别人也得跟你离。莫须有,连岳飞都弄得死,别说老婆了。

退一万说,老婆心理正常,她与婆婆也确实冲突,两个女人不能和平相处,此时,你这个兼具儿子与丈夫双重角色的人,该如何做呢?按“配偶是婚姻中的第一位”原则,即老婆重于老母。最合理的办法是让母亲离开,雇一个阿姨照顾你老婆。雇不起,你自己照顾。

我不会安慰你,因为主要是你错。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建议点击参阅《绝对正确的人不爱你》

那些不该读大学的人

图:Theodore Robinson

连岳老师,

关注您很久了,读您的文章让我觉得自己也在成长,不知不觉中提正了三观。 我是一名即将毕业的会计审计专业的大专生。 现在属于给自己编程阶段。但是我很拿不定主意,有些困惑望您指点迷津。

其实一直想从事审计行业,去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可是这个职业,由于学历和名校有没有工作经验我是进不去的。况且,之前我把它想的太高尚了,据说10份验资报告9份是假的。而且事务所有名的安心达看日出,没完没了得加班,实习了之后我才知道大小所云泥之别,大所进不去,小所没工资。我不怕累,也很勇敢,可是忽然觉得没有意义或者是看不到未来而恐慌。 但是进四大是每个会计专业的梦想。我不知道还要不要坚持下去,可是又不会干别的,还需要从头学起。

当兵是小时候的想法,可以增加我的阅历,磨练意志但是回来以后要干什么呢? 提高学历的话也不知道接什么专业。但一定是一边上班一边自学。 请问您有什么好的方式解决我这个拿不定主意的问题么?还有这个专业我学了6年了。

我好乱……

希望您不忙的时候看到这封信给我一点建议。

两灰

_________________

两灰:

我有个亲戚做涂料生意,长期招不到店员,而她开的工资,不比一般所谓的白领低。

稍微辛苦一点的工作,每天要出点汗,衣服要沾点灰;或稍微“低端”一点的工作,办公场所不是那么高大上,秀不上朋友圈。干的人就少,哪怕工资挺体面。

宁愿没工作,也不能干上述“丢脸”的工作。这种普遍存在的眼高手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不该读大学的人读了大学,当他们有大学生名头时,一大半的工作就看不上了;而他们看得上的工作,雇主又看不上他们。

有些孩子肯吃苦,可家长不愿意了:我花那么多钱,让你读大学,指望你为我挣脸,你却去当服务生,给我丢脸?

绝大多数人的能力,不是通过读大学体现出来的,他们如果初中毕业(甚至小学毕业)就去当学徒、学手艺、开始做小生意,谁愿雇就给谁干,在实践中找到自己的特长,七八年后,他们才二十多岁,但可能已经是出色的工匠,或完成原始积累的商人。

不幸的是,这批人也去读了各类不入流的大学,上课的是最差的一批老师,周围是最差的一批学生。这些学校就像蹩脚的魔术师,进去时是一个大活人,出来时,是一个死人。

上面的话,你看了可能非常生气。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希望你能接着看完。

当我们描绘理想,制订职业规划时,很多人会彻底忽略最该做的第一步:测算一下其成功的概率。概率太低,那无论理想多诱人,三观多正,都得放弃。人毕竟得站在地上。

你一个会计审计的大专生,现在和将来,进四大所的概率是零(为了慎重,或许该说趋近于零),排名不靠前的本一大学毕业生,都不容易进去。你甚至可能找工作都不易。即使你表示愿意吃苦,稍专业一点的工作,也难接纳你。

最好的做法是把自己放空:我不是受宠的大学生;我没有什么别人需要的特殊技能;我各方面都很一般。我只是一个需要工作的人,有了工作,我也许能成长为一个出色的人。这样,你才不会浪费精力想四大所的辛苦和会计师的丑闻。更能集中注意力找工作,就是涂料店雇你,也要开心。在就业市场上,你是被挑选的。暂时不要有太多幻想和自尊。

在大学已经浪费不少时间,继续浪费,人生真没指望了。

祝开心。

连岳

另,昨天可能不少人没意识到推送了两篇文章,漏过了《勇气与运气》

没勇气,宜死心

图:William Glackens

连岳老师:

您好。近来有一事很令我迷茫、纠结,不知如何选择,只好冒昧打扰您。

我四年前毕业,回到家乡找了一份工作,收入中等,领导器重,总体发展得不错。两年前,我网恋了,对方是上海人。实际上,大学时我就有过网恋被家长强烈反对而告终的历史,现实生活中我也有优秀的追求者,但我似乎很难爱上身边的人,只有距离和想象能给予我爱情。这场网恋比我想象得持久、热烈,他与我同龄,性格像个单纯的大男孩,我们每天打很久电话,见过五六次面,我很喜欢他,甚至想勇敢辞职去上海。

可是我遇到的问题,一是我父母感情不和,父亲身体不好,去那么远的地方我放心不下;二是我对自己不够有信心,不知走到一起后能坚持多久,我不敢冒险;三是物质条件所限,若生活在上海,起码在现阶段我们将会生活得很拮据。

前不久,一个熟识多年的朋友对我表白了,他对我很好,坦白说我也曾对他有过喜欢和暧昧,但并不深刻。他喜欢我很久,很真诚,我也很了解他。选择他我将不必冒险,也不必再面对无止境的相亲和催婚,将过上像身边的女孩子们一样轻松而平静的生活。我动摇了。我对男友坦白了自己的动摇,他很伤心,现在一切一团糟。

连岳老师,我很敬重您,希望您能提点我该走的路。盼复。

一个愚蠢的姑娘

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愚蠢的姑娘:

你更爱上海的男友,和他走下去,需要勇气以及长时间内与家庭的战争,你没这个胆量与耐心。

所以,选你不那么爱的身边男人吧,你运气不错,有备胎。看来你条件不错。记住,婚后不要有幻想,按父母亲朋的要求,以及身边流行的观念过日子吧。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