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气工程师陶渊明

图:Thomas Eakins

连岳老师,

您好,一直很喜欢您。我毕业半年,也工作了半年,目前有个几年的工作上的目标,就是考取注册电气工程师证,第一目标就是先把基础考试过了。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制定了看书做题计划,看了几天书。不知为何,很矛盾。一边是事业上想取得成绩,而另一方面,生活上想过的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不想那么拼。一直喜欢的是偏重于文科,可是选择理科学得也不差。

不知道该怎么平衡工作上的努力与自己想过的悠闲生活。望老师指点一二。本人女生。谢谢您。

Stc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cn

我原来对工作,幼稚过,想到五十岁,挣够钱就退休。

现在工作观完全变了,偶像是九十多岁在手术台上开膛破肚的外科医生、一百岁仍然耕田的农夫、以及华尔街搏杀至一百零五岁的投资者。

我希望自己至少工作到一百岁生日那天,没死的话,第二天继续工作。多酷啊,一直到生命的终结,仍有能力创造。我无法想象自己不工作,纯休闲的状态,那就意味着生命已经结束,只是葬礼尚未举行。

人性趋乐避苦,本能地厌恶工作,喜爱悠闲。我卖文为生已经十多年,早没有刚开始的乐趣,文章被传播、赢得读者的喜欢、获得自己满意的稿费,这些喜悦慢慢变成日常。截稿前的焦虑,不太好熬,而我最长的专栏,至今已有十三年,每周一篇,不能漏。

乐趣减少,我却更爱工作,这似乎很矛盾。原因简单,让我以吃饭为例:

饿意来袭,第一口饭特别美,一直到八分饱(有人也爱吃到十分),食物都让人产生快感,有人逼你吃到十二分,可以忍受,吃到五十分,那已经是酷刑。吃的舒服随着饱的增加,递减。

反之,吃饱后停止不吃,打个慵懒的盹,何等惬意,三小时后,仍然不吃,你就要抓狂了,三十小时不吃,当了三十年圣人的你,必抢小学生的辣条。不吃的舒服随着饿的增加,也递减。

所以饱与饿看似对立,最终联合起来,有节奏地伺候你。

人不需要工作,只是悠闲,听起来值得向往。你只要知道悠闲也是边际效应递减,就能看出在青年时期放弃工作(事业)的恐怖,悠闲半年,浑身发麻,悠闲两年,工作技能丧失,悠闲五年,你苍老得比谁都快。

电气工程师和东篱采菊,一点也不矛盾,它们的关系不是二选一,而是一个出色的电气工程师,在周末赏菊时,比起水平差的工程师或者闲人,将获得更大的乐趣。

一百岁仍在工作,我会视为那是上天的厚爱。但愿在那时,你仍能赏光读我的文章。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另,系统设置,评论只能显示五十条)

发布日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