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

图:Pyotr Konchalovsky

“你们说的这些东西很好,我(他)只是不想要!”

这句话你一定不陌生,或许你用它为自己辩护,或许用它为别人辩护。

凡靠自由竞争才能得到的好东西,都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牢记这点,可少走弯路。看别人的饭馆,人山人海,印钞机一般。你厨艺不错,开间试试看,很有机会半年内倒闭,赔几十万出局。

认真做过事的人,反而不敢放大话,以为世界是免费的糖果店,予取予求。

糖果不是你不想要,而是你没有能力要。

掩盖无能,是自我欺骗的重要技术。人们从幼年时就开始学习,他们的弱点总被美化:

“他很善良的,只要想,一定会有礼貌!”

“他只是一个小孩,那些错事是无心的!”

“他只是粗心,难的题都会做的!”

“他太爱读书,所以不会运动!”

“他天赋很好,不是好吃懒做,只是在等候时机!”

“他只是不想赚钱,想的话,随时百万富翁!”

从小听这些话长大,当事人坚信世上的事情都很容易,像削好皮摆面前的苹果,只是想不想吃而已。甚至以为身上带有一点毛病,是才能的标志:

“我粗鲁,那因为我像乔布斯!”

“我随便,那因为我苏东坡再世!”

“我刻薄,那因为我是鲁迅2.0!”

“我寄生,那因为我有鸿鹄之志!”

“我邋遢,那因为我是做大事的!”

你以为轻易能改的小毛病,你还真改不了;你以为随便可以完成的小事,你还真做不了。这就是所谓的眼高手低,掩饰自己“手低”的最好办法就是永远不做,像隐士一般,淡淡地说一句:我只是不想而已。

你想,你想死了。

承认这点:很多东西,你想,我也想,人人想,只是没能力得到,不是不想,是不会。

禀赋不同,每个人都有其独特才能,要发现这点,你得先承认自己有很多“不会”,最后更容易找到自己的“会”。

会做一点小事,已经不简单了:乐高做一点积木;可口可乐调一点糖水;乔丹不过善于把皮球投进篮框;披头士唱来唱去就是爱。

只有造物主才会一切。如果有的话。

你不是造物主,你注定只会做一点点小事,所以,别骗自己了:你为孩子的粗心辩护,他一辈子也学不会细心;你美化他的无能,他只好一直无能。

要将不幸转嫁给谁?

图:Thomas Eakins

连岳老师,

您好!

我是一个27岁的小伙子,在5年前还是上大学的时候,我被查出来有多发性硬化(MS),也是一种神经系统的罕见病,病情是反复出现,然后缓解,我已经发病2次了,当然近3年没有再发,算是个好事情。我主要的症状是肌无力,发病的时候连握笔写字都有困难,端盘子都有点吃力,这个毛病20年后大概50%的几率会出现下肢瘫痪什么,可笑的是自己还是个医生……好吧,打字打到这的时候自己都笑了。当然,这件事除了老爸,其他人都不知道,老爸知道的也都是百度上来的。

我在一个小医院工作,科室里面大家都很和谐,因为是个小医院吧,没有大医院里面的钩心斗角(自己想象的),同事有什么忙我有可以去帮,工作中因为自己生病的原因,我发现对于患者的痛苦更能理解,所以有空也会和患者或者家属聊聊天,或者告诉他们平时生活中对于疾病的预防和保健方面的内容,所以患者家属都还是比较喜欢我的,周围的同事和朋友一直都认为我是个乐观开朗成熟的人,身上有满满的正能量,哈哈。

我有一个很爱我的女朋友(我没有告诉她我的病),可以说她和我一起的近两年时间,一直都在迁就我,没怎么陪她出去逛街(我比较宅),平时也都是她来找我,或者给我打电话,然后一起看看电影吃饭什么的。今年开始她家里人开始逼她结婚了,但是我一直在犹豫,我不知道该不该向她坦白我的病情,不知道该不该结婚生孩子,我这个病有遗传倾向。所以我一直拖着,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开始吵架,闹矛盾,也曾分开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复合了。我知道都是我的错,平时没有像她一样对感情付出,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觉得对不起她,我欺骗了她,甚至利用了她。

我的家庭算是小康了吧,家里也给我自己买了一套房,但是我不知道20年后的自己会怎么样,甚至不敢想象明天的生活,我怕明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又不能写字了,怕被医院发现后辞退我,怕以后再也不能找到工作,怕周围的人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可以说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悲观的想象。这段时间又因为结婚的事情闹矛盾了,她家里下了最后通牒,一定要我给一个答复,我还是沉默,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她说我不爱她,一直都不重视她,都要她来迁就我,我是看着她哭着离开,她说她不会再回头了,不给我后悔的机会,也不给自己回头的机会,她累了。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觉得我以后不应该再谈恋爱了,对于我来说,瞒着自己的病情,我有愧疚感,我怕再次伤害别人,可是摊开说了,还有谁愿意和我在一起?

好吧,絮絮叨叨的说了那么的,说事情也乱,望别见怪。突然发现写下了这些字后心里轻松了些。谢谢您!连岳老师,晚安。

一个迷茫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迷惑的人:

我的答案很明确:应该告知女友你的病情。

我明白,你听了会很难过,不幸得病,还得接受因病而被放弃的后果。

女友知道病情,爱情有极大的可能面临终结。这点你可能比我更清楚。但正因为是影响爱情的大事件,女友更有权利知道这点。

其他条件相当,更健康、更富有、更聪明的人,肯定更值得爱,否则世界就不正常。但主观因素毕竟也起作用,所以不难在现实中,看到有人选择不那么健康聪明和富有的,而且也很幸福快乐。

也就是说,女友知道你病情后,未必一定不爱你。她爱你的其他,或许份额大得足以让她选择和你共同承担风险。

但无论如何,你得告诉她。否则,出现任何情况,你都有过错:你们结婚,则意味着你要骗她一辈子,当孩子出现问题,当你50%瘫痪机会变成事实,她万分悲伤,而你其实早早知道答案——我想,这种巨大的愧疚,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

有人会采取变通的方式,既不愿意坦承病情,也不想沦为骗子,于是故意冷淡,或大发脾气,使得爱情以另一种方式终结。这对相爱一场的人来说,也不太公平,她(他)并不知道真实原因,甚至认为自己出了差错,对方才突然翻脸。

你27岁,这一代人,一般是独生子女,孩子的婚姻是两个家庭中特别重大的事情。主要是传承基因的动物本能在起作用,否则就不会有逼婚这种事,家长不在乎的话,会随孩子意,爱结不结。你女友的父母,并不随她的意,你对病情的隐瞒,以后败露,反弹将极其强烈。

顺便想到:什么方法最有效地提升婚姻质量?仔细听好,不分贫富,没有门槛,人人可行:多吃青菜水果,养成锻炼习惯。身体好是婚姻质量的保证。

最近看到不少老年人装病撒娇的事,我有个朋友快被她爹折腾疯了,远在外地,时不时老爹就挂电话哭诉:我可能快熬不过今年了,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赶回老家带到医院一通彻底检查,这里也正常,那里也正常。过几个月,同样的故事又发生了,半夜电话响,老爹在那头悲泣:我好像生病了……最后,她只能告诉老爹:你这样折腾下去,我会先死的,到时没人给你送终了。

假病都这么累人,真病更恐怖。相爱的两个人,一直保持身体健康,也是责任之一,为那个爱自己的人,不拖累她(他),不让她(他)伤心。

许多人生活毫无节制,体形一直膨胀,不用体检,你也可以看到种种健康风险,再加上抽烟酗酒(男性更多这毛病),中年挂掉都可能。这真是太少想到自己爱的人。跟他们相比,你确知自己未来的风险,也在生活中加以调整,比如患者喜欢你,觉得你有同理心。这算是你善于处理不幸的能力吧,也说明你不是一个转嫁不幸的人。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汪国真

图:George H. Yewell

汪国真是个很奇特的符号,按他自己的估计,他的书卖了两千多万本(正版六百多万本),一个时代的读书人不知道他,还真不容易。

他的书没有强卖,自愿买的人,在那时都是喜欢他的。可过了几年,其中的一些读者,自觉文化水准提高以后,就要鄙视一下他了。就像知识分子喜欢调侃《故事会》与《读者》一样,其实,我们70后这一代,小时候还普遍爱看这两本杂志,它们现在发行量应该也不小。

很多人可能理解不了受众不同、市场细分的现象,他眼中“肤浅、无聊”的人大红大紫,让他愤怒:你们本来应该“深刻、有趣”,换言之,你们应该喜欢我才对嘛。

很久以前,姚明还在NBA打球时,有个朋友跟我讲了个故事。

在某个场合,他抨击了一件事,大意是,某某某的成功只不过是占天赋的便宜,没什么了不起的。听众里有位高人,冷冷回了一句:你的意思是,姚明不该去打NBA了?

我这个朋友,非常聪明,马上意识到自己思维的误区。

“平均主义”的方法,能非常巧妙的将人们内心的嫉妒与仇恨“合理”地释放出来:天赋异禀的人全有原罪。

汪国真年轻时拼命写诗,不停投稿,是当时文学青年的常态,别人说他的诗不好,他照写不误,有点阿甘的意思。

你有天赋,你还努力,可你不一定成功。运气也不喜欢平均主义,汪国真的运气比绝大多数文学青年好,他成为中国最畅销的诗人,而其他诗人,都认为自己写得比他好:“汪国真的成功,本来应该是我的。”这种愤怒,我甚至认为影响到了汪国真,他有不少辩解,若哈哈一笑:“老子就是运气好,感谢老天爷赏饭吃,”可消解不少烦恼。

一个人觉得努力没有得到回报,一个人认为世界亏欠自己,容易厌恶运气好的人,也容易将他人的成功归结为运气好,那样可气的事情就多了。

愤怒是另一种方式的索爱。允许别人好,也是自己好的体现。

恭喜姚明高大,成了篮球巨星;恭喜范冰冰漂亮,成了明星;除了疾病,恭喜汪国真运气好。

正如Radiohead所唱:万事万物刚刚好。

Everything, everything, In its right place.

一天

图:Édouard Manet

星期四

上午看了场NBA

中午很困

像是回到高三课堂

闭一眼觉得睡了三分钟

算了

什么也不做

调好闹钟睡一觉

闹钟叫醒了右手

右手杀掉了闹钟

再醒过来

已经傍晚

今天太舒服

一定有深意

晚上看新闻才知道

4月23日

世界读书日

善人病

图:Edgar Degas

有人建议我采取这种办法提高收入,大意是:宣布将赞赏收入的一部分捐赠给慈善事业,这样,读者一定更愿意付钱。

也许吧。不少人可能也是这么操作的,“善人”的形象更有利于吸金。为了预防自己变成这种人,我倒是可以宣布一下:无论我收入有多高,保证一分钱也不会捐赠给慈善事业。我怎么花,不关别人的事。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人们往往会揣摩他人的想法,表现得让别人喜欢。如果你苛责你的孩子,只允许他按你的理想生长,他就倾向于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按你的意思呈现自己。最后,他在自己的密室,也将失去真实的自我,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只好不停按照强势的流行观念伪装自己。

或许是这样长大的孩子太多,你总是容易看到身边的人在伪装:装着读书、装着喝咖啡、装着担心人类、装着欣赏沉闷的文艺作品、装着对某个活动感兴趣、装成一个善人。他们总认为,不符合他人想象是不对的。

这种人多了,他们甚至要逼着他人伪装:你是富人,为什么不捐款?你是公众人物,为什么骂你还回嘴?你是企业家,为什么不少赚一点钱?你有能力,为何不帮人?

这种逼迫是有用的,甚至让很多人有“成功恐惧症”,他觉得成功的压力太大,总得为别人负责,再也不能自由自在地生活。有人生活安逸,吃饭剩点菜,内心有个道德小人就跳了出来:世上那么多吃不饱,你竟然敢剩?

只要你过得比别人好,你就欠别人。这就是善人病,它让人性格分裂:你追求财富、才能、荣誉、地位,而这些却让你愧疚。你于是开始伪装成别人喜欢的样子;更糟的是,你索性一点也不追求,反正我这么惨,都是别人欠我的。

不偷不抢,你的得到,就是该你的,不必愧疚,更不必伪装得愧疚。真实面目或许让你有点损失,但可得到内心的安宁与平衡,很值得。

参阅《超人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