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抑的愤怒在低语

图:Roberto_Ferruzzi

连岳你好!

从中学开始关注您的文章,转眼近十年。我是一名理科女生,目前在美国一所专业排名前10的学校读博士,在外人看来似乎很优秀。

然而我一直有一个困惑,关于我那太过广泛的爱好,和过于“平均分配”的资质。 从小时候说起。其实我刚上学时各科成绩都非常差,唯一的爱好就是画画。我相信我在艺术创作方面是有天分的 — 小时候的信手涂鸦屡屡获奖,后来学乐器时也被老师评价为“教了几十年的学生中乐感和悟性最好的”。

可是因为应试教育,家里硬是把我掰成了品学兼优的”标准化“好学生。后来按部就班地上学,20多年下来,昔日的爱好—-绘画,乐器,唱歌(我的声音还行,也得过奖)因既没无专业训练,也无时间练习而荒废。 其实在内心深处,我并不那么喜爱现在的理工专业—尽管我成绩还行,但我知道,那都是自律+克己勉强出的产物,有悖我自由艺术的秉性,我对大家讨论的理工科前沿发展根本没兴趣。

这些日子,听到李健的歌,心里很有触动。我知道如果自己如果博士毕业,会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然而我也不想辜负自己本有的天赋和爱好,总觉得那才是我生命的激情所在。虽然我也知道,离那些从小受训的专业人士,我的特长(比如写歌,唱歌,写作)都只是业余水平,要想赶上他们恐怕要很多努力,也会耽误紧张忙碌的博士学习。

这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想来有些悲哀。然而童年毕竟不是我能选择的,请问我是应该专心继续逼迫自己学习自己没什么兴趣的专业呢,还是"follow my heart",多下功夫发展一下自己的爱好,使之成为下一个专业呢?谢谢。

___________________

腰:

先专注这一步:把博士读完,获得稳定的工作与收入。文艺才能已经耽误那么久,不在乎再迟些年。

你很聪明,自律加勤奋,在自己不喜欢的领域,也能杀到前列。已是博士,在安逸生活就要到来之前,忽然起了放弃的念头,这在外人看来,似乎不可理喻,但我理解你的压抑的愤怒,以及反叛的渴望。它早有预谋。

按照父母指定的路径,读自己不喜欢的专业,从名校(名专业)毕业,再找到令人羡慕的工作。这是“虎爸狼妈”眼里的成功案例。作为故事的主角,似乎不好意思责怪父母:没他们的强迫,哪有我的今天呢?我内心痛苦、分裂,一定是作,一定是自己有问题,可是,你的愤怒怎么也压抑不了,总在找裂缝往外冒。

美国心理学家John Bradshaw对虐待儿童下过简洁的定义:凡父母利用孩子实现自己的目的,而非孩子的目的,即为虐待。

可以想见,很多人无法接受,因为绝大多数父母是让孩子替自己实现梦想(满足自己的虚荣)。骂也舍不得,打更下不去手,竟然是在虐待?难道不是爱?不是奉献?这太不符合虐待要见血见伤的传统定义了。

是的,美国父母也不容易接受。

不管接不接受,孩提时埋下的愤怒,却会由于某件小事触发,突然爆发,对你来说,是李健的歌声唤醒了被否认的痛苦。博士在读生一下变身为“幼稚”的孩子,你回去拯救当年的自己。

过去无法选择,即使意识到那是伤害。我觉得,可以做两点,一是预防用故意失败去报复,我偏不遂你们的意,偏不让你们高兴;二是放弃自己的责任,将所有过失推给过去和别人,反正都是别人的错,我对人生无能为力。

我建议你看一部美剧,《奥丽芙·基特里奇》( Olive Kitteridge),腾讯视频有资源。

在女主角奥丽芙的身上,可以看到你母亲、你自己、你的朋友、你的伴侣,以及其他很多人的影子:她内心善良外表冷酷、不满足平淡的生活却又无力逃脱、聪明刻薄地回击敌人和伤害家人、她重创儿子的心理但毫无知觉、她欺负丈夫可又饱含愧意、她哭泣寻求谅解时还有强烈的攻击性……她举枪自尽也逃避不了,只能寻找与世界和解的方法。

知道愤怒的来源,知道自己在何时被压抑,这是很好的起点,和解的方法容易找到,不至于知道痒却抓不到,甚至不敢承认自己痒。

重心放在你的博士论文,有了收入后,业余时间尽可投入在自己喜欢的文艺上,没有成就(这可能性很大),也像是陪孩提的自己玩,不再分裂,心情将好很多。

祝开心。

连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