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出轨

图:Paul Sérusier

连岳:

情况是这样的,我和我现任女朋友是在乌鲁木齐的高中认识的,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们都是大四的学生了,大三开学的时候才真正在一起。但我在深圳读大学,她在新疆,谈了快一年多的异地恋。我们只有在放假的时候,我回新疆才有几个月短暂的相聚。

在大四刚开学的时候,因为课程设置比较松,我便多出了一些时间可以跟一些曾经一起参与学校活动的同学,聚聚会吃吃饭。就在一次学生交流会上,我认识了一个比我小一个年级学妹,说实话当时第一眼见到她就觉得对她特别有兴趣。兴致来了自然就搭讪聊了起来。在会议结束以后,我们便保持着联系甚至还约过出来单独吃饭。我们都知道彼此是有另一半的,她也是异地恋,男朋友在上海。在一次夜晚我们一起吃完晚饭散步,刚好那天没什么云,很多星星,她说她喜欢星星我便陪她仰头看了一会,她手搭在我肩膀上,然后我就自然地亲了上去,她没有反抗,而且还顺着我的势,我觉得她对我也是有兴趣的。

自然而然的,我有了两个女朋友,学妹也有了两个男朋友,在学校里总要避嫌,偷偷摸摸地约会。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我挺内疚,但偏偏有一段时间我联系不上我新疆女朋友,我试着找在新疆的同学,怕出什么事。结果那个同学跟我说她跟她大学里一直很好的“朋友”出去玩了,还发了一些她跟一个陌生男的在一起很亲密的照片(亲亲之类的)。顿时我也明白了,她也出轨了。(必须提的一点是她并不认识我身边的任何人,所以她不会是因为知道我出轨了才报复我出轨的,算起来出轨的时间几乎同时)。我知道之后,我并没有立刻去询问现任,我想我都这样了,也没什么资格去责备她。以前对脚踏两船很反感,但当我自身陷入了这个环境,却心安理得的觉得,其实也就是这样平常,是我的世界越来越扭曲了吗?

一切都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依然跟两个女朋友谈着恋爱,学妹依然跟两个男朋友谈着恋爱,现任也依然跟两个男朋友谈着恋爱。接着因为放寒假,这个“多人行”的局面将要被打破了。现任是个比较骄宠的女生,家里保护的比较好所以什么都不会而娇弱,专业对我来说比较偏(钢琴)也不喜欢猫狗,连骑单车都是我教的,不像学妹,贤惠会做饭喜欢宠物专业领域一样又有很多话题可聊工作能力也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学妹百般合适的条件,而现任什么都不会只会拖后腿,我却还是希望能够跟现任走下去而不是学妹。但说实在,当学妹回上海的这段时间,我承认我想学妹的比想念现任的要多得多。

如果非要在两个人里面选择我会选择现任,只是我会时常想起学妹的好,即使我真的非常非常不舍得放弃这么好的学妹,特别是想到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养宠物我就特别不舍,但最后如果真要抉择我还是会放弃学妹;如果我跟现任因为我们自己的不合适或者现实因素而分开(比如家庭的压力之类的),其实我也不会觉得惋惜,我会觉得尽力了,如果没办法在一起那也是注定的,接着我就不会再眷念现任,毕竟她在我心里也没那么好。我的心告诉我,它觉得从高中到现在,跟现任种种的这么多年的回忆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非常渴望有始有终,没办法像陈赫那样轻易就放下这么多年的付出,所以始终向着现任,这算是“变态的爱”吗?或许周杰伦那首歌唱的好,时间是毒药,但却没变成解药。

谈多一份恋爱,就多一份寂寞。我越来越搞不懂感情。我陷入了一个爱情永恒的问题里:什么是爱情?怎么才算爱?

不懂爱情

___________________

不懂爱情:

关于人的定义,有个特别好:我们人类是唯一知道时间空间概念的动物。

我们的计划,都在某种时空中展开,隐忍当下的“不满足”以等候“未来的满足”,被视为成功的重要素质之一,越急不可耐的人,越接近动物本能,在人类社会的竞争中,自然处于下风。

爱情也是计划的一种。快的话,几秒钟可以爱上一个人,但之后,你要想到的,在此生一生的漫长时空里与之相爱。没有后面这一层,互相的吸引就纯粹只是性本能,与爱无关,可能是买卖关系,可能是一夜情,可能是在酒精或药物的作用下失去理智。

当然,上面的意思不是说爱情能战胜时空。爱是两个人的接触,他们对视、抚摸、拥抱、交流、做爱,他们必须与时空合作,不能是时空的敌人。

你们的多人关系,引入时空这个要素加以分析后,它既正常,也不正常。

大学生正处于性欲最旺盛的阶段,脑子里时时是性,这让人难受,但无法更改,因为写在基因里。难受的结果就是寻找异性,这也是爱情的起源。异地恋对大学生来说,最难坚持,原因就在于大家都性饥渴,再爱的人,远在天边,她(他)的味道慢慢散去,像傍晚想起早上的香水;她(他)脸部的线条,慢慢模糊,像第十次背诵一首长诗,有些转折不敢确定。

况且,你和女友的距离是从乌鲁木齐到深圳,几乎是中国的异地恋者在地图上能画的最长那条线。加上足够的诱惑,你脚踩两条船,算是人性的正常。恋人或夫妻,长期分居两地,婚外性行为将增加,这是规律。农民工在观念上,人们想当然认为比大学生保守,但外出的农民工中,以“临时夫妻”的方式解决性需求的现象,一点也不罕见。

正如我不会道德谴责农民工的“临时夫妻”(值得高兴的是,一些做了报道的媒体也就事论事,没有道德批判),我也不会责怪你,只要是你们当事人的自由选择,也愿意承担后果,真不关外人的事。

不过,真爱一个人,有定力能抵挡这诱惑,爱情的未来风险降低,自豪感上升,也属于“为未来能忍耐”的成功者,在爱情这个领域,也可体验更多的幸福。

你虽然没忍住,但难得的是,有一个多数其他男人(甚至是多数人)没有的思维习惯:我做不到的事情,不能要求别人做到;我会犯的错误,也该接受别人会犯。你不指望自己或他人完美,不苛刻自己,也不苛刻他人,这是心理健康的起点,就算你和现在的两位女友都走不下去(这很正常,一个人也许需要谈十次恋爱才能走进婚姻),有健康的心理,有正常的思维,爱情会来的,你最后选择单身,也会过得自由自在,不存欠缺。

我不认为你们的生活遇到了不可解的难题,虽然和别人不同,也许这正是你们最终找到爱情的独特路径。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