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密者

图:齐白石

寻开心时,我看美剧,它气质年轻,喜欢的主题是:人生这么快乐,怎么折腾都行。

为了预防傻开心,得搭配看看英国人的作品,它是大叔气质,主题偏爱:人生这么艰难,最好不要瞎折腾。

因为也是大叔了,我认为英国作品中对人性的“灰暗”描述,更接近于真实的人性。它不鼓励你盲目乐观,而是苦中作乐:天气真糟,不过,还是喝一杯吧。

这几天,很多人在谴责告密者,让我有个幻觉,似乎生活在非常绅士的时空,大家充满了荣誉感。真这样当然不错,可惜,并非如此。

过于愤怒,往往在掩盖另一个真相:我有可能和他一样,是个告密者。

告密具有极强的杀伤力,人本能地以之为武器,加上管理者(父母、师长、老板)的利用,它常见于生活中。向父母告兄弟姐妹的密,向老师告同学的密,这甚至是被鼓励的行为。

在社交媒体上,反目的好友与情人,向公众告密,大爆对方隐私,围观者是何等开心啊。这足以证明,告密并非只是少不更事,它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人们潜意识里喜欢告密者,尤其满足了窥私欲与复仇欲时。

我很喜欢英国作家伊恩·麦克尤恩(Ian McEwan),看过他的多数作品。说到告密与陷害,一下就想到他著名的小说《赎罪》,天真无邪的孩子,依靠自己的想象与微妙的嫉妒,用虚构的事实诬告了姐姐的男友,让原本幸福的两个人万劫不复。这小说像是反讽:孩子是天使?哦,不,他们更可能是魔鬼。

告密将一直存在,怎么谴责都没用。邪恶的聪明人将不停打磨告密技术,以求毁灭对手,他们借刀杀人,又能让看客开心。

我想说的是,朋友间吃饭,不得违反基本的规范,老朋友吃吃饭聊聊天挺好,一喝多就打电话招呼人,或者爱拉陌生人入局,都欠考虑,它剥夺了放言无忌的快乐。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