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之美

图:Georges Braque

连岳老师,你好!

我和他是通过家里人介绍认识的。在国外生活了那么久,一直都没有合适的对象,父母也开始着急了。于是托家里亲戚介绍了他和我认识。

刚开始恋爱很开心,每张我和他在一起的合影都可以看出我很幸福。就在我们交往了大概半年之后吧,我的签证出了问题。

结果他就建议我和我老板谈判担保我。当时他给我出的主意很极端,我不是很想试,结果他信誓旦旦的说,不行还有我,我们可以结婚,我是你的最后一张牌。

他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勇气,结果不出意料,我老板不同意。于是我就找他说,我可能要考虑结婚的事情了。

他说,那你跟你父母说一下我们准备结婚的事情吧。我以为一切如我预想的那样,结果我把我父母的反应告诉他之后,他就改变了态度。

当我父母知道我们准备结婚是时候,就是很普通父母的反应。结果他却反问我,我怎么觉得你父母好像怎么也不谢谢我的?

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以后你父母来这里生活,也是托我的福,我怎么觉得他们也怎么没有谢谢我的意思?

我问他,你要他们怎么谢你?他说,我们结婚肯定要买房子的,我现在手头的钱不多,贷款的话很辛苦的。(连老师,在国外大多数人结婚都是租房,等两人有了一定的实力再考虑买房的,有的老外一辈子都是租房的)

于是我就跟他说我手里有存款,数目也不小,就加进去买房子吧。他说结婚的事情他要考虑一下。

之后他妈妈来找我谈话说不希望他儿子这么年轻就背这么多贷款,你妈妈投资别的还不如投资你身上,你去跟你妈妈说你不行要回国了,看她有什么反应。

结果两家人因为这个事情闹得很僵,我的舅妈(我们的介绍人)出来调解,事情慢慢才平息下去。

他对于这整个事情的态度就是,“我不觉得我错了,我也是为你着想,我想我们日子好过一点。我朋友他老婆帮他结婚留下来,人家就送了辆车给他老婆。现在这种样子,我看结婚的时候目前是不可能了。”(其实我们两个人的职业和工资都属于很不错的)

之后他表现的和没什么事情一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向以前那样了。

我觉得他当初如果做不到那么潇洒的结婚就不要说,还有问我父母要钱的事情。再后来他就一直说我父母不好,一点也不为女儿着想。

说实在的,我想要跟他分手想了很多次了,也找他谈了很多次。就是希望他能意识到他之前做的说的事情很伤我心。现在我已经不想再和他谈这个问题了,每次谈到后面他要么讲全是我父母的错,要么就是把责任推掉。

我很爱他,也想和他继续下去。可是这样子的情况这样的人,实在是让我不得不跟他分手。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他算我认识的男孩子里面比较优秀的,对我也很好(谈恋爱的时候都好的)。我想要放弃但又很不甘心。

老师,您能帮帮我吗?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啊?我不知道别人结婚前谈到钱的问题也是这个样子的吗?

谢谢老师了,祝好。

烦恼加苦恼

_________________

烦恼加苦恼:

几年前看过一篇文章,讲述如何在中东某文明古国做生意,双方得花大量的时间一起吃饭、聊天、喝各类饮料,然后一方暗示:那事就那样吧?另一方暗许:那事就那样了!这生意就做成了。一切都笼罩在暧昧之中。

若不是文章指向明确,我差点以为这是在说中国。中国的夜生活丰富程度,天下第一。契约达成之前,人们也不得先从吃饭、唱歌、喝酒开始。进入互相搂抱说大话、一起做坏事的阶段,事情也就差不多了。

反而是产权制度明确、政府较难介入市场的地方,做生意相对简单,参与者开列出条件,签下合同,然后各自回家陪老婆孩子。人人轻松、身体健康。

为什么所谓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沟通能力却更弱?我想,原因可能是产权、契约、市场之类的元素近几百年才成为决定性的力量,在原来长达数千年的时间中,沟通的主流语言都是模模糊糊地诉诸于伦理道德,有些道德还特别高标准,只有伪君子才敢说自己做到了,谈钱简直像当众裸体一样。

“那事你觉得怎么样?”“那事我觉得可以这样!”“这样是哪样?”“就是你说的那样呀。”经过这一串暗语,两个中国人决定结婚了。然后第二天就开始打,“那事”女的指逛街,男的指性爱。女版译出的协议是:“逛街你觉得怎么样?”“逛街每天一次!”男版译出的协议是:“性爱你觉得怎么样”“性爱每天一次!”

有话直说,表达简洁明确,是进化成文明人的一个显著标识,这样不会浪费生命,容易找到情投意合的人。

你的男友在签证之事上办你的忙,即提供服务,值多少钱?传统的解决办法是,他不说,你瞎猜,双方心里那个数字不一致,就埋下冲突的种子,你嫌他贪婪,他嫌你小气,在一次次争吵中,种子迅速长成荆棘,扯烂脆弱的婚纱。

你的男友说他的服务值一辆车。最终的价格像其他买卖一样,双方可能会协商,这里不多说。姑且认为值一辆车钱吧,他这么说出来,别人听了多不习惯,也是他的权利,比打哑谜强一万倍。如果你付了这笔钱,他还继续唠叨,那是他无聊,你完全可以无视,甚至可以痛斥。

从你的描述,我不敢确认他有没提供服务,若没有,你又不喜欢这服务的提供者,你完全可以拒绝;如果你需要他的服务,却不表示愿意付报酬,他是可以不停提及的,有些债权人还会在大年三十上门讨债呢,要的就是债务人的不舒服,以利于收回原来属于自己的钱。

很难说他有什么错,道理在他那里。当然爱情有很多“情”的成分,不是完全的道理,道理再足,让人反感,你也不会爱。

为自己的服务定价,是个正常举动。你厌恶,爱情消失,那付钱走人。你还是爱他,爱情继续,你也会付钱。从你的表述来看,你并无占他便宜的心思,那何必为了他说话直接而生气呢?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