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病

图:Jules Bastien-Lepage

昨天今天都有留言,对我“不是每封邮件都回”表示吃惊。

虽然这种抱怨常见,我每一次见到也还是很吃惊:为什么有人认为我每封邮件都回?我一天要收几十封邮件,一周只会回那么两三封,发表在专栏或公众微信平台上。每封都回,不睡觉也回不完。

还有一些邮件注明“请勿公开,私下回复,事情紧急”之类的字眼,糟糕的是,这行字往往在邮件最后。我希望这行字标识在邮件的开头,这样,我就可以省时间不看这封邮件了。

是什么教育,让你认为,我应该整天坐在电脑前,像写专栏一样,默默地写完一封又一封长达千字的回复,悄悄地解决你的“紧急私事”?这是一种剥削教育,一种寄生虫教育,可以让你自然地说:“这是你能做的事,应该帮我!”

我的职责就是看完邮件,回复那几封我挑中的。其他的,不是我的责任。你可以写邮件碰碰运气,没得到回复,那就没被挑中,可以查询发表过的案例,找找答案。

有人看到上面这段话,估计要生气。可以理解,可能原来没人说过这么直白的话。

来,做做深呼吸,吸气,一秒,二秒,呼气,三秒,四秒……。

还有一半直白的话我要接着说,我相信我多回几封邮件,确实可以帮不少人的忙,不仅能除心病,还可以帮人找到女友和工作。可是我很忙,忙着吃喝玩乐,看球,看书和跑步。做好我自己,每周固定回几篇邮件,写几篇文章,已经足够,在此之外,他人的苦难不关我事。

今天写这篇文章当然不是为了逗人生气,虽然那样也好玩,但我过了那个阶段,现在老成持重了。我是为了表达一个更重要的主题:过多的责任感,失去了分寸,那是一种心理疾病。

这种心理病症很常见:过度关照孩子的父母,是病人;过度关照父母的孩子,是病人;因为他人的观点、生活方式不同而抓狂,是病人;为远在天边的一起灾难而流泪,是病人;动辄忧国忧民,是病人;觉得“我要为全世界负责”,是病人;逼迫他人过正确的生活,说正确的话,是病人……

这种病症是将自己视为超人,替他人的命运负责。

与此相对,出现另一种病人,他们拒绝为自己负责,认为超人应该拯救自己。所以“无所不能”的妈妈,必配备“一无所能”的孩子;“无私奉献”的“圣人”,必引来“贪婪狡诈”的“贱人”。

只对自己负责,把自己活好,很了不起,很健康。这样,你和你周边的人,都不容易得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