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黄昏伤害过

图:Hovhannes Aivazovsky

我被黄昏伤害过

发生在二十四年前

那时一周只放一天假

我从周六晚上睡到

周日傍晚,傍晚

有一瞬间仿佛黎明

桔黄色

我的宿舍旁边

是蜂窝煤球厂

也为空气提供毛茸茸的煤尘

我爱的姑娘在两百公里以外

我无聊地等着周一

据说

山西云岗石窟的佛像

也是这样坐在煤尘里

不过

他们没有女朋友

不害怕一个人的黄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