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的蛋榚

图:Pyotr Konchalovsky

前天,《害怕成功的人》之后,评论以悲伤为主,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评论显示的上限是五十条,还有一大堆悲伤只有我一人看得到。为了缓解一下情绪,昨天休息了,哈哈。

如果你有类似经历,悲伤是对的。无法悲伤,就无法告别。最悲惨的是,一个人失去了悲伤的能力,最后无比理解施害者。

人被强加许多缺陷,他可能毫无自觉,带着它们走完一生。这是人的悲剧。暴力的受害者,善于使用暴力;被宠坏的孩子,喜欢借助柔弱与哭闹。

为自己的“缺陷”感到悲伤,是觉醒,也是改变的第一步。

第一步之后,不要迟疑。

瑞士心理学家Alice Miller对此处境,做过精妙的比喻:

孩子的“真我”被囚禁,越独特,越天才,限制他的墙壁越厚。终于有一天,他有机会逃亡,囚室之外,是一片未知,他没有住处,可能找不到食物,当然,他得到了最珍贵的自由。

此时,看守拿来蛋榚,这囚犯开始劝说自己:毕竟,在这里还是吃得饱的。或许,吃完这餐再走?当他享受时,逃亡的机会消失了。

这种逃亡时刻,绝不让人陌生。悲伤完,觉醒后,很多人陷入迟疑,走不出第二步。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显得太可怕了。

孩子离开父母无法生存,他必须否定自己迎合父母。这孩子强壮之后,他才有能力肯定自己。

强壮,是正常的基础。

什么是强壮?自食其力就是。经济基础决定很多东西,也决定你的心理健康。

一个人不停地向父母索取,那他明知父母在精神上虐待他、控制他,也无法逃避,你只能继续迎合父母。谁养活你,谁就控制你,动物都知道,不能咬饲养员的手。无法自食其力的人,与强壮无缘,是否觉醒,并不重要,他最后还是更喜欢囚室里的蛋榚。

自食其力并非高不可攀,收入低,节俭一点而已。绝大多数人,一生无法在物质上纵情享乐,都得量入为出,精打细算。这种生活最大的价值是,你不必迎合他人,你可尽情展示“真我”。

不少父母,害怕孩子离开自己,接受不了他们展示“真我”,有意无意,也在物质上“贿赂”孩子:给你房、给你车、给你奢侈品,乖乖听我的,我这里才有蛋榚,别乱跑。

一个人,是否愿意养活自己,是否以自食其力为荣,是判断其心理健康与否的重要标准。

建议阅读《逼出你的能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