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哨的计划不可爱

连岳:

你好。简单交代下我现在面临的状况:去年10月经朋友介绍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工作地点他在上海,我在南京。起初只是闲聊,我知道朋友有意牵线,但当时确实没往那方面想,觉得根本不了解,先接触接触再说。后来真的就是俗套的肥皂剧情,聊了一个多月之后发现彼此很有共同话题,于是相约见面。说实话,他的长相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两个人在一起莫名其妙的合拍,于是一切顺理成章,他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我默认了。

我今年25岁,老家是离南京很近的一个三线城市,在大多数人眼里,我这个年龄是该谈婚论嫁了。前两个月我把和他的事情告诉了父母,劈头盖脸的几个问题砸过来:哪里人?什么学历?什么工作?家庭条件如何?我如实汇报了他的情况:东北人,专科学历,国企工人,普通家庭。得到的回应是斩钉截铁的不同意。这里必须交代一下我的情况:海归硕士,工作和家境都还不错,周围人眼中的乖乖女……父母对于我的择偶标准就是:学历至少要是名牌本科,工作相当,家庭相当,不能太远。对,我现在的男朋友一条都不符合。

可能我确实有点理想主义,觉得自己还不急着嫁人,两个人在一起的前提得先互相喜欢才行。男朋友现在在自考本科,并且很有信心能通过,掌握一门不愁没饭吃的工作,也有出国深造的打算,最重要的是他愿意为了我来我的城市,展望一下未来,感觉挺有希望的。可是两个人异地的时间久了难免缺乏安全感,每次我们见面都是如胶似漆,干柴烈火,可是分开之后我就会觉得心里空空的,哪怕每天都有电话联系,偶尔还是觉得孤独。

前阵子男朋友跟我说害怕有个人出现在我身边,每天都能接我上下班,陪我逛街看电影,害怕自己几年之后还是一无所有……躺在床上,我突然想了很多:因为他有出国深造的打算,所以哪怕要来我的城市也至少要两年后;虽然他说让我跟他一起出国,但是我真的愿意为了他放弃现在的工作离开父母吗?还有,万一几年之后他真的一无所以该怎么办,我真的过得了苦日子吗?今天母亲又打电话给我,说不同意我跟他的事情,还要帮我介绍对象,我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是我真的过了等得起不怕输的年纪吗?

笛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笛西:

很多人在恋爱之前,都是乖乖牌,按父母的意思读书、工作,供父母在各类场合自豪,完成他们的诸多梦想,这些孩子,体内也带有一根灵敏的天线,可测出对他们的期待,自然地迎合,以假面出现,隐藏真实的自我。

许多人的假与真总要碰撞,分裂得让人受不了,愤怒将找机会爆发。恋爱,最难压抑真实的自我。

爱规划孩子人生的父母,在婚姻上着力最多,也倾向于将条件定得相当之高:无论我家孩子情况如何,其配偶必须完美。像你这样,海归硕士,家庭工作不错,父母更是万分珍惜,在三线城市,没几个人可入他们法眼。可你在真实的恋爱中,该有体会,海归硕士并不重要,你可能更爱一个土鳖硕士,或者土鳖本科。父母的理想,与恋爱的现实,存在巨大的差距。

像原来一样听父母的,在三线城市很难展开恋爱,而一个年轻姑娘,她渴望爱,越是寂寞,越容易接受对她示爱的人,太希望有人陪(或者说过于恨嫁),又使她分不清是找爱人,还是找听众,往往在一个错误的人身上倾注过多情感,将父母干涉的怨恨都视为是自己对恋人的爱,在这美化的过程中,离爱越来越远。和父母合力将自己搞得无比凄惨。

真正高明的父母,只提供建议,并不干涉、强制与代入孩子的感情和生活。他们知道,这终将事与愿违,不让孩子选择自己的人生,他们无法体验自己的错误、勇气和责任,他们永远是弱者,有人爱,也把握不住。

你父母肯定不算高明。你的这段恋爱,有点做得对的是,没有按他们划定的条件去找。经济独立、人格健全的人,我觉得都是潜在的人选,举个夸张的例子,一个人高中文凭,身家十亿,又爱你,你会觉得他配不上你的海归硕士吗?

但你这个专科的国企工人男友,是个脱离急所的人,他最合理的选择,是证明自己和其他高学历者一样有实力,能为老婆提供物质保证,而不是只开口头支票。你可能并不看重物质,可是物质最能征服你父母。人很容易接受这个现实:许多人的能力,并不通过文凭体现。

可是你这个专科男友,和你父母是同类,一门心思拿文凭,自考也就罢了,可能不太影响挣钱,还要出国留学。家境一般,读书资质也一般的人,这规划不切实际,实现的可能性不大。就算万一实现了又如何?现在再也不是看你文凭就给高薪的年代,找不到工作的、拿平均工资的海归多得是啊。而且,你父母的反对意见很充足:现在有好文凭的人那么多,凭什么要等他读书拿文凭?

我看淡他的理由是:他是个以短搏长的人,本身能力一般,又偏要展示最短的一面,自己的人生规划都如此不可行,很难规划好你们的未来。

你的父母会持续压制你,这将给你一直“爱”他的动力,但他确实太过一般,要预防这个你不想看到的结局:多年抗争之后,你嫁给了他,压制的力量消退后,你突然发现,他是一个不值得你爱的人。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