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像孩子一样成长

图:John Eastman

这个月,注定属于孩子。他们有节日,他们有的还参加了高考,开始了睡眠最充分的暑假。

六月一日的《孩子,要这样爱》,也注定拿走了本月所有的冠军:阅读数、转发数、赞赏数、最受关注的读者评论。那一天,是我的生日,本来想休息一天,不知为何,却特别勤奋。在不同的平台写了两篇文章。

有意思的是,很多人听到我的生日是六月一日时,都面露诡异的微笑,有些小孩更是放声大笑。我却很喜欢这一天,可能,它有“你还小,要一直成长”的寓意。

回顾这月推送的文章,有各种主题,但很多与成长有关:

智慧的成长,要顺应人性,否则,《违背人性,收获笑话》

不愿意了解人性,或者不愿意安静下来再做决定,难免成为情绪的奴隶,为了发泄自己的焦虑,你往往会好心办坏事,此时你需要《一个必然让人变聪明的故事》

聪明的父母与师长,他们能《弃用激将法》,本身多少具有《“不要脸”的精神》,很能理解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兴奋与喜悦,试错与进步,毕竟,《“装逼”使人进步》

《管理时间并不难》,时间最公平,人人拥有的差不多,浪费的人落后,高效使用的人最终领先,他们《一直生长到死亡》

在你人生的某一时段,一般发生在三十岁以后,总有些人,他们试图说服你:我们这个年纪,不值钱了,可以放任恶习,可以不用成长,我们等死吧。

你要小心这些人,他们其实被僵尸咬过,已成僵尸,无论皮囊你多熟悉,都要在心理上保持足够距离,你的心灵被他们咬过,慢慢就有腐烂的味道。

所以,请你回顾一下这个月的生长,可以是一件小事,比如“我人生第一次跑了2000米”;可以是一件大事,比如“我的婚姻进入了第三十年,我觉得很幸福”;然后问自己:为什么这事会发生?我做了什么让它发生?如何用我的力量使之继续?

保持这个习惯,就算每个月问一次,你就可以一直生长。


炫穷式欺骗,为何成功率高?

图:Émile Bernard

连岳你好,又写信了。

近期得知,和我同岁的前男友,得了绝症。

我今年26岁,说是前男友,其实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中学同学,当时恋爱过,从暧昧到在一起,用了两年时间,从在一起到分手,也用了两年。接过吻,没上过床。大学时分手了,原因是我觉得对方很懒,不上进,爱好打游戏以及与人抬杠,我觉得我们的人生会走不同的路,很绝望的感觉。分手后我拉黑他QQ电话等一切联系方式。

现在快七年过去了,这期间他还联系过我一次,聊了一会天以后我再次把他拉黑了。

这几年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他有一个本打算结婚的女朋友,我换过几次男朋友,目前单身,也享受单身生活。

上个月他突然联系我,告诉我他生病的事,刚得知消息的时候,我比较吃惊,因为他在我所在城市住院,我还去探望过他一次,我骗他说我有两个kindle,连夜买了一个以后,下载了他喜欢的书,拿过去给他打发时间,去的时候,他在医院依然在抱着手机玩游戏。

最近他每天都找我聊天,各种回忆与我的往昔。很多细节他都记得很清楚,他越是回忆,我就越是厌恶这段过去,厌恶这个人。他说他在医院很无聊,想跟人抬杠聊天说话,可是我有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我不能、也不喜欢每天抱着手机和他聊天。

我觉得这么多年,我做得最好的,就是不管在哪里,我从来不会觉得无聊,因此,潜意识里我讨厌总说无聊的人吧,不会和自己相处的人才会无聊。

一方面,我真的不喜欢他了,我内心里全是对这断关系的厌恶,每次他找我,我仿佛又回到了即将分手的那段时间,止不住的厌恶。另一方面,我又鄙视自己,面对一个将死之人,就不能忍着点厌恶陪他走过人生最后的时间吗?

我猜测他那个即将结婚的女朋友因为他生病所以离他而去了吧,他的无聊也可能是因为对于病情的恐慌吧,可即便这样,我也认为,我不该是他的那根救命稻草,或者说安慰剂,都分手七年多了,我不该是那个人。

可能听起来又自私又凄凉吧,我很矛盾,每天强忍厌恶和他聊天让我很不开心,故意晚回消息,或者冷淡的回复,对方就会一直追问,第二天照旧找我。我该怎么办,告诉他不要再找我吗?还是我真的太自私了,只是聊天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MS

__________________

MS

前几天看条新闻,一个小伙子诈称自己得了重病,骗了好几个姑娘与他恋爱,其中有人还贴了钱。

所以,你并不是孤例。甚至说类似的情况并不少。家庭中,最弱的孩子,往往也会得到最多关爱,这也是不克制的父母,把最小的孩子宠坏的原因:TA这么cute,这么无助,哥哥姐姐,爷爷奶奶,所有人都得顺着TA

人对激励很敏感,示弱(病)一直能得到关爱,就会保持这种行为。炫富、炫耀权势与地位,以此获得他人的爱慕,人们看得比较清晰。相反,炫穷、炫耀无助与可怜,以此获得爱慕,人们反而容易迷惑。

炫富难,毕竟财物门槛在那里,炫穷易,装出一副可怜样就行了,为了让自己远离骗子,宜保养好一对明亮的眼睛,看穿后者,显得更为急迫一些。

炫穷式欺骗,成功率高,在于它利用了上当者的心理弱点(或说心理疾病)。人都有心理弱点,心理疾病的比率也很高,这点不必害怕,解药是只要一发作,你有清楚的意识:哦,我他X的又犯病了。

就怕毫无知觉,整个人感觉被一股邪灵挟持着。德国心理学家艾丽斯·米勒(Alice Miller)说得很对,有些痛苦的人,饱受折磨,就像背上有只又抓又挠的猴子,而受害者却看不见,心理学家的作用就像一面镜子,让人看见自己背上的那只猴子。

同样的人,做了让人同样讨厌的事,富人与穷人,强壮的人与病弱的人,得到的待遇却会截然不同。我们批评、挖苦、嘲讽前者,不会触犯禁忌,而对后者,似乎不表现出足够的“同情”,都会于心不安。正如你描述的状态:我为何狠心拒绝一个病人呢,只是陪他聊天而已呀,又不会少块肉。遵从自己的内心,不侵犯他人的利益,却充满了负罪感。

在你身上,更夸张,因为你还得委屈自己照顾一个自己厌恶的人。

请你对比一下两种情况:一种是让你拉黑的前男友,他生龙活虎,你不欠他什么,宁愿彼此的人生像两条平行线,永不交汇。另一种是同样的人,他生了病,你马上又送礼,又陪护,好像你欠了他。如果你故意传染他生病,或者注射病毒进他身体,那当然欠他,有义务赔他健康,可他中只是你黑名单里一位旧人,你对他并没任何义务。区别只在你的心理起变化。

你的痛苦,来自于你内心为自己强加的义务:如果我的前男友生病,那我就有照顾他的责任。你不再为自己活,你不再听从自己的意愿,你强迫自己做损害自己的事,只是因为“我考虑自己感受,哪怕是维护自己利益,无损他人,也是不对的。”

为了他人眼里的正确而活着,这是诸多强迫症的源头:父母觉得对、老师觉得对、同事觉得对、舆论觉得对,我不同,错就在我,我再痛苦,都得继续。

你前男友的健康,你没有责任;他的命运,你没有责任。你可以继续讨厌他、无视他、拉黑他,你为自己的负责就好了,有只猴子爬到你背上,尽快把它放下,而且不让它再次爬上,如此而已。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一直生长到死亡

图:Vincent van Gogh

早上,有位朋友发来截图,她把昨天的《请你弃用激将法》分享给父亲大人,后者显然很生气,表示:以后不要给我电话,我不再管你的事了,免伤你自尊。

我如果多提醒一句就好了:我的文章,分享给长辈时,请千万慎重。想清楚后果,不怕他们生气,或者有确定把握自己长辈愿意听听不同观点,当然鼓励你分享。

人会爱上自己重复得多的行动和观点,即使它们是错的。人先是情绪动物,其次才是理智。

始终保持好奇心,心态开放,愿意学习,这样的人并不多——当然,希望我们都是这样的人,这样,到了八十岁、一百岁,仍能享受新知识、新技术、新观念之美,你也不会阻挠你的孙子前往火星探险。

长辈静止不动了,孩子却在生长,这其中会产生无数矛盾。长辈控制欲太强,逼迫孩子也静止,这是家庭的痛苦之源。

这些孩子的第一反应,是试图一次又一次地说服长辈,用自己更快乐、更舒适、更活跃、更成功的体验证明给长辈看:我的勇气、我的独立、我的冒险是值得的,请接受我吧。

很多人还是会碰得一鼻子灰。有个读者,顶着父母巨大的压力,辞去公务员,经商很成功,一年挣的钱,比半辈子公务员的薪水多,他原以为父母将释然,想不到他们说:你迟早会碰上大挫折的,到时候你就后悔不听我们的!

他在邮件里问我:操!这世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这世界一直如此,人性一直如此,否认你的人,不是你的后援团,你的父母,可能也在潜意识里希望不听话的你摔个跟斗,他们然后很有面子地说:我早说了嘛……(提醒一下,为了周末的愉快,本文请慎重分享给父母)

人需要正反馈,找对后援团很重要。你辞去公务员,多跟自由职业者交流,有好处,而不是向前同事证明你牛逼,他们承认你,就得否定自己;你爱长跑,多跟有健身习惯的人沟通,而不是和胖子们炫耀,他们不打击一下你,心里不会爽。

你可能知道AA(Alcoholics Anonymous),匿名戒酒会。为酒瘾困扰的人,凑在一起,分享自己的软弱与勇气、困扰与希望,彼此鼓励,慢慢去除酗酒恶习,这就是典型的建立正确的后援团:他们不会打击你,而是让你把正确的力量变大。对比一下,你到酒吧里宣布戒酒,然后说,哥们,支持我吧!不被扔出来,已经算客气了。

做正确的事,是让自己更舒服,是实现自己的人生,不是为了去说服别人(包括你的父母)。你甚至要敏感地探测到谁不可能是你的后援团,冲他们笑笑就好,不要浪费自己的精力和心情。

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不要像石头,一冷却,再也不变,要像植物,每天都在阳光里生长,一天如此,一万天也如此。


请你弃用激将法

图:Edvard Munch

中国所有的心机婊,都知道用激将法。

所谓激将法,就是故意用贬低或侮辱的方式刺激受害人,以激发出其捍卫尊严的行为。

用激将法,可以说只有收获,没有损失。成了,我激得好;不成,你果然就是我说的笨蛋。

这么好的事,当然不是人人有权力使用,它注定是皇帝用于大臣,将领用于士兵,上司用于下属,强势用于弱势。后者想激前者,下场不会妙。

就算你认为自己是强势,激将法也很危险。记得几年前有条新闻,一位打扮寒酸的青年去买烟,发现小店里没有他想要的烟,转身离开,老板娘来了一句:买不起就不要问!——在粗糙的商业环境里,这种激将法是卖家常用的,很多人为了面子,一冲动就买下自己并不需要的商品。

这位青年没有冲动,买下一包中华之类的好烟。他在晚上回来了,放火烧死了老板娘全家。

只有那些处于绝对强势的人,知道绝不会被报复,也觉得自己是“为你好”,才敢放心地使用激将法,家长与老师是其中的两大类。

一个孩子,高考是当地状元,他的父亲(或母亲),如果害怕他从此放纵,玩乐过度,就会这么使用激将法:虽然得了状元,可是你大学的同学有很多状元,他们其他能力比你还要强,估计你以后很难赢他们。

孩子的喜悦一下冷却,默默地去读书。他们相视一笑:我们的妙计又得逞了!

《三国演义》之类的小说,夸张了激将法的成功率,完全忽视其对受害人心理的打击。人普遍对负面的因素想得多,担心害怕、否定自己,是常有的心态,不停使用自己的强项,对抗“负面偏好”,是人成长的重要方式。

激将法是放大“负面偏好”,我无中生有,鸡蛋里挑骨头,把你说低一点,说得一无是处。不仅不拉你,还踹你一脚。经得起这种折腾的人,很少。后果一般是习得性无助:你天天说我烂,我就真烂了;到最后你天天鼓励我,也没用了。

激将法,无非就是对无力抵抗者讽刺挖苦而已,你不是特别恨一个人,巴不得在心理上杀死他,还是别用,尤其是自己的孩子。


一个让人必然变聪明的故事

图:Tamara de Lempicka

前几天,官方媒体报道了贵州一些贫困地区的状况,你看了会很震撼:有些乡村基本还是文盲,有人仍然住在茅草屋里,有人一年只能吃三次肉,炒菜的时候拿肥肉擦一下锅就算有油了。不是官方媒体报,我是不敢转的,一定有人说是造谣。

你不幸出生在这些地区,你的命运多半是贫穷、无知及饥饿。智商高得像爱因斯坦一样,也得浪费掉。

如果发生一件下面的事,我相信,你会欢喜、感动,并流下眼泪:

一对上海的富裕夫妻,刚好来到贵州的贫困地区,见到这些无望的家庭与孩子,悲伤之后生怜悯,他们本身也喜欢孩子,经过慎重考虑,他们决定收养自己遇到的一位聪明孩子,他们给孩子赤贫的生父母留下一笔钱,足以让他们盖新房、买粮食、经常能吃肉。

生父母免于饥寒,养父母得到抚养的快乐,孩子在上海成长、受教育,尽展天分,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爱因斯坦。

这是多好的事啊。

让我把故事继续发展,让你更欢喜、更感动,流下更多眼泪。

这对上海夫妻,经过这次收养,忽然意识到:像上海一样的发达地区,还有许多富裕的、有同情心的、有迫切情感需求的夫妻,愿意收养孩子;在贫困地区,还有许多无力的、无望的、无法照顾孩子的家庭,愿意孩子被收养。

他们牵线搭桥,于是更多的生父母免于饥寒,更多的养父母得到抚养的快乐,更多的孩子在上海成长、受教育。

对于他们促成好事,感激的当事人送他们礼物,支付报酬,是多么自然的事。

这种孩子抚养权的转让,算是自古以来一直存在的自发救济,在传统戏剧中,这个情节经常出现:遇到饥荒,灾民只好将儿女卖掉,以换取活命。确实凄惨,但没有这种自发的救济,一家人只好一起饿死。试想一下,你是绝望的父母,有人给你粮食,然后你知道自己的孩子到了一个有饭吃的新家,至少,是能减轻一点绝望的。

我这个七零后,知道农村、县城、四线三线二线一线城市的生态,对过继、抱养,从小见得多了,抚养权的转让,凄凄惨惨的是少数,有人儿子多,想要女儿,有人女儿多,想要儿子,一合意,就换了;有人无法生育,有人又不想要孩子(比如非婚生育、性侵受孕、乱伦受孕),孩子转移到了一个更受珍惜的家庭,皆大欢喜。

有些消息灵通的人,比如产婆、商人,为人搜集信息、撮合好事,拿一点报酬,很受尊重的。

我小时候有些朋友、玩伴,就是转移了抚养权的,他们也知道自己生父母是谁,两家人大方保持来往的也不少,这其实对养父母也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我的家庭要更好,我要对这孩子好,否则,TA一长大就跑回去了。

当然,这种一直存在的、自然而然的事,甚至可以拯救许多家庭悲剧与困境的抚养权转让,现在很难存在了,因为,参与者极有可能被贴上人贩子的标签,那些情绪激动的人,看不见标签后的事实,骂你是轻的,打你、弄死你都有可能。

你,我亲爱的读者,你一定不是情绪激动的人,就算有观点让你一时激动,你肯定会先让自己冷静,半个小时后,你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那些看起来是坏事的,原来是好事;那些看起来是好事的,原来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