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惧未知的爱

图:John George Brown

连岳,你好!

我现在面临一个必须下决心做的选择:按父母的心愿留在国内找一份普通工作然后嫁人;还是按我自己的心愿去国外和男朋友一起奋斗。这个问题说起来好像很简单,可我为此纠结痛苦了很久。

我26岁,一年前在新西兰打工度假时认识了现在男友,他是新西兰籍的亚裔移民,34岁,在新西兰生活了多年,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在一家牧场担任生产经理。我们彼此欣赏,我特别钦佩他钢铁般的意志力和严格的自律能力,在我眼里,他一个人摸爬滚打坚持不懈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是个不平庸的男人,我信任他,相信我们在一起能创造出更好的未来。

但我是家里的独生女,这段异国恋遭到我父母的极力反对。去年春节的时候男友来中国登门拜访,见过面后,他们给出以下现实甚至刻薄的反对理由:1.语言不同,没法沟通。 2.他皮肤黑个头还比我矮小,带出去太丢人。3. 他单兵独将在异国他乡,生活遇到困难连个帮忙的都没有。总而言之,这局面对他们来说太复杂,他们绝对接受不了。

但是我也考虑了他们的意见,男朋友是缅甸人,文化其实差异不大,中文他也可以学。关于他的身高问题,我虽然也介怀过,但慢慢觉得他的其他优点完全可以覆盖这个缺憾,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了。关于他单兵独将势单力薄,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缅甸的政治动荡混乱,国家一团糟,他是通过申请难民身份而停留在新西兰的,但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新西兰的合法公民并且在工作上的表现也很出色。虽然他的父母亲和亲朋好友都不在身边,但他还是经常和他们保持着联系。也许就是因为他的人生背景和经历比一般人要曲折,我父母认为这种婚姻里的复杂性太多,坚决不能接受吧。

另外我自己也不忍心抛下他们远走他乡,我知道他们是不可能跟随我去新西兰生活的,我也明确告诉了男友我们在一起的前提是得回到中国生活。他同意了,我们现在有一个可行的计划,他已经申请了新西兰梅西大学的会计学远程学士课程,并且很快便正式开始修读,他有一个朋友是毕马威的合伙人,愿意在他完成两年学业后提供给他一个进入毕马威开始工作的机会,而我打算在回到新西兰后和他修读同样的会计继续教育课程,毕业后在新西兰积累两年的会计工作经验我们应当能顺利取得ACA注册会计师资格,然后再一起回国寻找到满意工作机会的概率应该会大很多。这是一个曲线计划,时间也许要五年。但这样我既能照顾父母又能实现自己的生活理想。

这个计划我还没有对我父母提出来,我已经回国4个月了,一直为了这件事的不明确而心烦意乱。除了一方面还在等待签证,另外一方面我心里始终有一种不安,我知道这件事无论对我男朋友还是我自己都意味着一个重大的决定,选择了就要义无反顾走下去。可是我怎么消除心里的不坚定呢?我不知道这种不坚定是出于对我父母的畏惧还是对于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

谢谢你的耐心和时间,祝开心!

十字路口的小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十字路口的小鱼:

人类的祖先走出非洲,并没有证据显示他们生存环境恶化至非离开不可。记得几年前,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做过关于南太平洋一族奇特岛民的专题,这些人,在一座小岛上居住百来年后,资源仍然充足,他们却突然弃岛远航,寻找下一个全新的鸟屿。

我们都是那些走出非洲者的后裔,基因里暗藏冒险与勇气。你可能也知道,福建的福清,偷渡很出名,很多家境不错的孩子(即无迫切生存压力),也冒着生命风险横跨大洋。这里不讨论是否政治正确,仅从勇气的角度,我非常喜欢他们。

或许,用勇气冒险,可以带来更大的收益,没有人类祖先走出非洲,也许人早就灭绝了。

向未知进发,这是多么动人的场景。

我们中的绝大多数,绝不会舍弃家园远航,也不想当偷渡客。可是,冒险与勇气的基因,还是贯穿人生。爱情,就得展示勇气与冒险。

当然,不能迅速跳入这个结论:爱情就是豪赌,把全部身家押上,输了就跳楼。

勇气与冒险,是建立在一定的成功率之上的。低至零,无人冒险,高至一百,那就不是冒险。从这点来看,关于未来的决定,全是冒险,指望未来有百分百的确定性,绝无可能。

所以,你爱的人,你的婚姻,甚至你自己,都不能保障未来百分百的确实性,接受未来的未知属性,接受爱情与人生必须承担一点风险,这能使你免于在当下过分焦虑。

从你简单的描述来看,我看好你的男友。

爱情是自由选择,每每看到美女旁边站着一个不起眼的男人(反之亦然),我不会像只看童话书的人一样惋惜,反而可以马上判断出,这个表面不起眼的人,一定有其过人之处。往往,90%都有钱。

对美女嫁给有钱人,我觉很多男人还是缺乏平常心,各种酸…不爽,这难免。冷静以后,还是得承认,一个人,外形本不出色,用赚钱能力证明自己,这是他唯一的路,也赢得光明正大。

你的男友,黑且矮小,这类人,一般是受歧视的,出于生物本能,人们天然认为高大英俊的男人更有能力,他们在选民与丈母娘眼中,先得了50分印象分。你真心爱他,那说明他至少没用外表骗你。同时,他要用额外的能力弥补外形的不足,才能战胜竞争者。

低等动物,弱小就等着被淘汰,连交配的资格都没有。它们的“爱情”没有烦恼,雄性打一架,赢的留下来做爱。人是高等动物,不通过打架决定伴侣,看不见的因素占了多数:智商、情商、意志力、幽默感、生存能力、盈利能力。恋爱,无非就是了解这些,最后,黑且矮小的家伙可能赢过了白且高大的汉子。

他从混乱的国度逃出,在新西兰立足,为了爱情,又愿意再到中国这个陌生环境从头开始,这种小强一般的生命力与无惧未知的勇气,是罕见的男性魅力。

还得提醒一点,任何一个男人,现在再强大,也不能保证未来无风险。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