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人必然变聪明的故事

图:Tamara de Lempicka

前几天,官方媒体报道了贵州一些贫困地区的状况,你看了会很震撼:有些乡村基本还是文盲,有人仍然住在茅草屋里,有人一年只能吃三次肉,炒菜的时候拿肥肉擦一下锅就算有油了。不是官方媒体报,我是不敢转的,一定有人说是造谣。

你不幸出生在这些地区,你的命运多半是贫穷、无知及饥饿。智商高得像爱因斯坦一样,也得浪费掉。

如果发生一件下面的事,我相信,你会欢喜、感动,并流下眼泪:

一对上海的富裕夫妻,刚好来到贵州的贫困地区,见到这些无望的家庭与孩子,悲伤之后生怜悯,他们本身也喜欢孩子,经过慎重考虑,他们决定收养自己遇到的一位聪明孩子,他们给孩子赤贫的生父母留下一笔钱,足以让他们盖新房、买粮食、经常能吃肉。

生父母免于饥寒,养父母得到抚养的快乐,孩子在上海成长、受教育,尽展天分,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爱因斯坦。

这是多好的事啊。

让我把故事继续发展,让你更欢喜、更感动,流下更多眼泪。

这对上海夫妻,经过这次收养,忽然意识到:像上海一样的发达地区,还有许多富裕的、有同情心的、有迫切情感需求的夫妻,愿意收养孩子;在贫困地区,还有许多无力的、无望的、无法照顾孩子的家庭,愿意孩子被收养。

他们牵线搭桥,于是更多的生父母免于饥寒,更多的养父母得到抚养的快乐,更多的孩子在上海成长、受教育。

对于他们促成好事,感激的当事人送他们礼物,支付报酬,是多么自然的事。

这种孩子抚养权的转让,算是自古以来一直存在的自发救济,在传统戏剧中,这个情节经常出现:遇到饥荒,灾民只好将儿女卖掉,以换取活命。确实凄惨,但没有这种自发的救济,一家人只好一起饿死。试想一下,你是绝望的父母,有人给你粮食,然后你知道自己的孩子到了一个有饭吃的新家,至少,是能减轻一点绝望的。

我这个七零后,知道农村、县城、四线三线二线一线城市的生态,对过继、抱养,从小见得多了,抚养权的转让,凄凄惨惨的是少数,有人儿子多,想要女儿,有人女儿多,想要儿子,一合意,就换了;有人无法生育,有人又不想要孩子(比如非婚生育、性侵受孕、乱伦受孕),孩子转移到了一个更受珍惜的家庭,皆大欢喜。

有些消息灵通的人,比如产婆、商人,为人搜集信息、撮合好事,拿一点报酬,很受尊重的。

我小时候有些朋友、玩伴,就是转移了抚养权的,他们也知道自己生父母是谁,两家人大方保持来往的也不少,这其实对养父母也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我的家庭要更好,我要对这孩子好,否则,TA一长大就跑回去了。

当然,这种一直存在的、自然而然的事,甚至可以拯救许多家庭悲剧与困境的抚养权转让,现在很难存在了,因为,参与者极有可能被贴上人贩子的标签,那些情绪激动的人,看不见标签后的事实,骂你是轻的,打你、弄死你都有可能。

你,我亲爱的读者,你一定不是情绪激动的人,就算有观点让你一时激动,你肯定会先让自己冷静,半个小时后,你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那些看起来是坏事的,原来是好事;那些看起来是好事的,原来是坏事。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