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的人生

图:Karl Albert Buehr

连岳:

你好。

坚持了一年,才写信给你。因为开始我认为自己有能力掌控好我的情绪,调节好我的生活。可是直到昨天晚上8点他又加班回来发飙一直追问我去哪儿了?开车跑哪里去野了?让我憋在心里很久的话才想诉说给你听。

我和他都是公务员,认识快十年,结婚七年,我80后时尚漂亮,孩子5岁。他长我十多岁。当初的选择是因为我刚刚失去父亲,他刚刚走出一段失败的婚姻(他老婆和别人好又不愿意失去他,他纠结了很久才结束了那段婚姻。让他在婚姻方面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儿阴影)。

结婚开始就磕磕碰碰,吵吵闹闹。多数都是因为他的疑心病重,我晚上很少出门,和同事吃饭9点之前必须回家,吃饭的时候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打个没完没了。他在单位算是个领导,经常加班,很少陪我和孩子。即使他陪着我们,我和他也很少交流。因为我厌倦他的抠门和小心眼,他也看不惯我花钱大手大脚和光鲜亮丽。

我感觉我一直被他监控着,他经常翻我的包,经常问我车里的油怎么少那么多,白天去哪里了。还会问我床怎么这样铺,白天有人到家里了吗?我像是生活在一个黑黑的房间里,孩子的可爱懂事让我欣慰,我还有两个把我当姐妹的好朋友经常陪我聊聊让我释放心里的痛苦。

就这样一直忍耐的生活,还以为生活会一直灰暗。半年前我认识了一个来这里投资开发房地产的L,初期的感觉是开始还不想爱,下一秒爱上他,他像似我黑黑房间里的一扇窗户,让我能看到阳光。他的生意不顺利,房子盖好没有手续,欠钱,借贷,借贷,欠钱。老婆孩子都在深圳,他孤身在这里,也许我是他临时慰藉。但当慰藉的同时我和他在一起我的心里也是温暖的,从未有过的温暖。

我想离婚,不是因为L。为了我自己。我常常会想起那句话:我不想为别人活,也不要求别人为我活。

你的回复会擦亮我的眼睛,点亮我的心。期待!祝平安幸福。

LL

________________

LL:

人是很神奇的动物,他的心理往往会无中生有,凭空制造了事实,神经病改变历史的事情不是没有。

人的焦虑,若不消解,积在内心,变成神经病的可能性将大增。所以在生活中,逼迫家人的事,别干得太多,这都是在制造焦虑,增加内心的仇恨,为了面子,未必当场发作,但焦虑总会找到某个薄弱的节点爆发,或是家人、或是同事、或是陌生人,这是糟糕的蝴蝶效应。

两个真正相爱的人,周边的环境再差,回到自己的空间,好好休息一下,做点开心的事,心情就会好转。只要有心调整,焦虑不会久留,至少不会加重加厚。

真正让人难熬的,是婚姻中互相折磨。一领了结婚证,就像成了奴隶,一直要到其中一人死亡为止。折磨的起因,若是具体,可能容易放过,一个人老从中间挤牙膏,从后面开始挤的人发火(这焦虑说不定也来自小时候父母对秩序的过度追求),两人吵一架,吵完各自觉得可笑,说不定起到了治疗与放松的作用。

最怕的是毫无来由的疑心病。比如你的丈夫,他认为你一定会出轨,你离开他视线的任何一秒钟,都有个偷情画面出现在他眼前。这种折磨,没完没了,你的人格受辱,他的内心崩溃。在中国这种不把心病当病的氛围中,“老婆出轨恐惧症”?医生听了都得笑,估计也没得治,再说了,谁把这当事人送去治病呢?除非当事人自己承认有病。

但是现在迟了,事实一摆出来,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怀疑全是合理的。而你也无法证实他之前的怀疑没有依据,这变成了一笔糊涂账。这种“老婆(公)出轨恐惧症”,并不罕见,对自己越无信心的人,越容易得。

在恋爱婚姻中碰到来信中的男主人公,不要等他怀疑你上了瘾,一有苗头就得警告这是底线,再不改,就赶快说再见,跟个神经病绑在一起,你要么放任他的病情,成为奴隶,要么违抗他,最后不知面临何等惨烈的情境,这类人格,正是恐惧片、悬疑片编剧的最爱。

我支持你离婚,在出轨之前就该离了。现在离,更要注意自身的安全。

祝开心。

连岳(lianyue4u@163.com)

延伸阅读:《家人无赖也是无赖》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