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这样殴打我(未删节版)

图:Félix Vallotton

《别再被打了,男人》发出后,一大部分读者要求阅读未删节来信。

再重复一下,第一次被家暴,是受害者,第二次被家暴,是自愿者。

在家庭中施暴的男人,不称职;在家庭中被施暴的男人,也不称职。他们让暴力能为家庭的主角,毒害所有成员。

____________________

连岳老师,

您好!

我若讲述这段婚姻,实在太复杂,家事都很琐碎复杂,每家如此,不是吗? 离婚现在看来很难避免,她充满了对我和我家的仇恨,孩子成了她的工具,因为她知道我放不下孩子,对孩子的教育也很好,但因着恨,她会剥夺孩子应有父爱的权利。为了能让您也让我自己能和您沟通,我只能概括性的描述一下: 我在巴基斯坦当了四年的军事工程翻译,条件很艰苦,项目在靠近阿富汗的一片沙漠里,塔利班打我们很厉害,所以从07年到10年,经历了断粮、很多局部战争和朋友的死,再加上自己喜欢大自然,所以会经常背包游历,在登山过程中体会到了不同地域民族的文化,当然也看到了朋友的死,所有这些带给我的思考是生命太奇妙也太脆弱,大家生来平等,我们无权评断他人,本质就是内观自己的心再谦卑对人。也体会到真正快乐的来源不是物质,也不是某一项运动,也不是某一人或事,而是在于通过这些对生命的思考所带来的感悟,当悟出了生命真的很奇妙,很精彩,很恐惧也很无助时,其实应该是一笑,多么有趣的事情啊,在这个层面上,吃海鲜也好,穿名牌也好,登山也好,做家务也好,喝粥吃青菜也好其实都是一样的。但不一样的是,心会分别这些,产生比对然后带来欢喜和抱怨,这样一切就会开始变乱。当有了这些思考后,有得体的衣服穿就开心;有健康适量的食物就开心;有能达到交流目的的设备就开心;真的很轻松开心,也觉得自己很自信和强大。

回国后在北京认识了她,她的生活比我在质量上高很多,我们住在了一起。慢慢我发现我不论做什么她都会加以负面的评价,看节目和遇见什么人的时候她也会评价,我看在眼里觉得这样会扰乱她的心,于是劝她节目只是开心娱乐就好,不必较真。我在家做饭她会埋怨没做好,即便在和她的朋友初次见面时我做了一桌饭菜也是会说我哪道菜没做好;她的胃不好,我把银耳掰碎了炖也被指责是浪费食材;吃面条没按她的标准来吃也会大发雷霆;若有哪件事情没按照她的想法解释就不会让我睡觉直到凌晨3-4点;我因工作原因需要有时在周末带队去山里做活动,一年以来没有得到一句进家门后她温暖的问候,因为这份工作不是她所希望我做的。她颈椎不好,我母亲在北京照顾我们时给她按摩,并用圣经的道理劝她一天的忧虑一天担,她说我们家都是凑合着活过来。她夜里1点胃病发了,我骑车出去到处找药店买药。学着看化验单,学着调理她的饮食,尽量让她远离烧烤饮料或不健康食物。我和我父母为了她的身体都在这么做,但她一直认为我们活的太凑合,不享受。我妈有一次坐在车前座,她觉得她后排的空间小了,就一小脚踹到前座上,说我只会欺负老婆。我看着她这样对老人,心全碎了,但是孩子看着我,叫我爸爸,我很难受,一种处于拔河中间的难受。婚前我曾和她分手过,但是她在我离开家门的时候抓住我的手,让我别走,我心软了,留下了,想着她也需要温暖,她的内心其实是脆弱的,我能慢慢影响她。于是我带她去运动,带她去北京周边徒步露营,夜里在山上用手机app找她的星座,清晨看日出云海,看牧羊人在山坡牧羊,看开满杏花的溪谷,我满心期待她的开心,但她说和我在一起只能去穷乡僻壤。我从巴基斯坦登山回来给她带的山里挖出的宝石和水晶,她不看一眼,她母亲说因为我带的是原石,所以她不认识。我父母去提亲时,一下飞机刚坐上车她母亲就提到我自己已经买的房子的事。婚后我在工作上有困难时问她的意见,她说这是我的选择与她无关。直到后来他们家在昆明一次性付款买了房,让我打欠条说欠他们家一半的钱,还钱需要卖掉我自己的房,我之前极力劝说这不合适,那边的生活水平,工作情况,教育医疗都不知道就置业,实在不妥,可我老婆会质问我到底要让她和孩子跟着我过什么生活。而说这句话的前提是我在国外赚了一百多万,在遇见她以前在家乡买了房,在北京给她买了二十五万的车,剩余的不到二十万存款也全打给了她。在北京从一个月一万,到两万,再到三万的月薪都是每月交给她,但她从来没告诉过我家里具体的开销情况,只是一直埋怨没钱,埋怨我们家没钱,而我母亲每次去北京都是攒下自己的钱,每次见面都给她一万的红包。她说我从来对她没有爱的态度,质问我难道照顾她的身体,带她运动,告诉她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生病了带她去医院,去买药,劝她不要计较太多这些能叫爱吗? 她所期望的爱是满足她的一切,甜言蜜语地捧和宠,我知道,我很难做到这些,即便做了也会很假。

孩子就这样来了,出生后我因为在医院照顾她近一周没睡觉,她出院后坐月子时我彻底病倒了,不能在家只能住外面住,因为孩子出生是肺炎,也是住院出院后才回家,我等感冒稍微好了一点就骑车买菜买干粮送回家,但来回的折腾加上北京的冬天,感冒有反复了,这样前后快一个月,她的月子是和孩子还有月嫂渡过的,我妈当时要求去照顾她月子,但因为孩子的病情,加上北京的房子是单身LOFT结构,月嫂不愿家里人多,也怕影响孩子,所以没去,和我在一起来回跑着买菜送东西。这成了我和我妈无法磨灭的罪名。病彻底好后我回到家里,因为她坚持给孩子母乳喂养,需要和孩子一起睡,加上孩子睡觉到处翻滚,夜里还要吃夜奶,她的睡眠也不好,所以我就一直主动说睡地板。等孩子大了些后,为了不让早起的孩子哭闹吵到她睡眠,我就每天在孩子一醒来时背着孩子做早餐,喂饭,带他下去玩,和他不停地说话。晚上我让她先睡,自己抱着孩子要么哼歌,要么用英文编故事讲给他听,直到孩子睡着再放下。但若我哪一餐没给孩子做好,比如奶粉多放了五毫升水,下面条忘了放番茄,在孩子粥里加了我让藏族朋友给我从他自己寨子里邮寄来的青稞粉等,都会被她骂一顿。长久以往,我爆发过,但我瞬间停止了,因为我怕伤害到孩子,我也理解她是睡眠不好,产后心情不好,长期在家不接触外界所导致的。但我错了,那只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是,用她的话说她从未想到结婚后会过这样的生活,从未想到她会在家如此带孩子,从未想到会找到我这种让她过着与她自己以前生活完全不同的人。到后来越来越厉害,直至开始第一次抱着孩子,当着保姆的面骂我和扇耳光。我伤心到了极点,每天开始恐惧回家,但是家里又有孩子,我特别想做一个"骄傲"的,坚强的,温暖的爸爸,带着一个小屁屁去看这个世界,慢慢和他分享我的经历和感悟,鼓励他,引导他直到他开始展现自己的独立能力时我再慢慢退出,我坚信这是我这个生命的价值,因为这个孩子是借着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他敢来就是勇敢的,我有责任在他独立前把我的生命里的沉淀和他分享,引导他。

再到后来,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哪句说错了,做错了就会引起她的指责和埋怨直至谩骂。在工作中,我认识了一个女孩,我会和她谈谈心里的压抑,她努力劝导我并也和我一起想办法如何帮助我和我老婆走出这个怪圈。我照做,可完全无效,我开始在极度恐惧和必须引导孩子之间斗争,我想到电影《美丽人生》里的父亲可以把一切不好的在孩子面前变为一场游戏,于是我一直这样鼓励自己让孩子不难受,同时也做到我所有能做的去减轻她的负担,基本上都是孩子醒着的时候都是我带,家务多就背着他一起做,边做边和孩子讲解,这也就当英文训练了;家务少的时候我就带他出去玩,让我老婆在家休息。可是我岳母会说做这些都不如让我去尝试分娩的痛,只有尝试那些了才行。我休息在家的时候抱着孩子在日光下按摩,她也会一把从我手中抢过孩子说我不做事。或者当着他们全家和我的面说当时给她女儿介绍了那么多好的,她女儿不听的话。所有这些让我心碎到自己落泪,我试着去和她和她父母沟通,可我想解决的一切他们都觉得很正常。我鼓励她出去接触朋友,和她父母出去旅游几天,刚好我就请假在家给孩子戒奶,孩子已经一岁半了,但她对谁都不放心,甚至是她自己的父母。我努力多次无果,开始看着自己陷入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怪圈里,长期压抑。工作中的那个女孩一直安慰我,我承认,我喜欢上她了,于是有了精神上的出轨。这件事情被她知道后,开始了更恐怖的后续。

她从开始的言语埋怨,指责发展到对我和我家人的羞辱,恐吓,再到最后的每次话不过三就直接动手打我,我每次挨打的时候看到孩子就求她不要当着孩子的面吼骂和怒打,但她不管,只是继续。因为她觉得大家都负了她,都要按照她的期望行事,服从她的安排。孩子每次都会吓哭,看到孩子无助的样子和惊恐哭声,我就会崩溃,抱着孩子求她不要再动手,和她在一起,我也几乎断了或淡了和所有朋友的联系,可还是不行。她8月7号午夜后又再次动手暴打,孩子从睡梦里惊醒看到这一幕,随后她抱着刚醒的孩子对孩子怒吼说我是王八蛋,孩子吓的哭,让后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扇我耳光,踹我,打我头,孩子看到了一切…而她暴怒的原因是我妈冠心病发了,我要回家看母亲,她指责我妈和我家演戏耍她和他们家,要把她和孩子扫地出门,不给钱不出力还要白得一个孙子,还要分他们家的家产。逼着我给她说法我们家人到底是何种人,我无法回答,她暴怒。逼着我不放,当着孩子的面怒骂我,我无奈冲动喝了消毒液,以为她能心疼并打住,但相反的是,她说我死了都不能解恨,并直接电话我家告诉我父母我喝消毒水,我妈当天冠心病发做住院。我妈在医院住院,情况不太好,我家人期望我回家去看看,可她却要我家人给个态度让她满意了我才能走,态度也就是我如果走了她和孩子怎么办,我妈发短信说在我回家这段期间暂时请个钟点工,钱我妈支付,可她说钟点工会在家里害她和孩子,我说那能否让她妈过来一下,她说她妈和别人约好了这个月出去玩,我实在没办法,只能电话她父亲求助,期望她父亲能劝她请一个钟点工,她父亲也同意,可她发现我电话她家后,怒火中烧,指责我和我们全家合谋耍他们家,让她们家出钱出力,我们自己坐享其成,羞辱我妈。最后她的母亲过来了,她得知她母亲订票后开始打我,当她得知我爸给我订票了后,开始暴打我,当着孩子和她自己母亲的面。我7号夜间逃了出来,她扬言要来杀我姐和我姐的孩子,因为我姐看到我们这样反复如此的婚姻,想到这样下去带给孩子和两边老人的伤害,于是给我发消息说与其这般,还不如离婚好。她看见消息后,开始歇斯底里。小区保安报警,警察出面2次才稍微稳住,我逃到机场后,她打电话威胁我,如果在她要求的时间未回家,她就会结束孩子和她的生命,我被吓得不行,清晨时她妈告诉我她把自己和孩子反锁在卧室里,我吓疯了,但是又不能回去,因为回去只能造成对孩子更大的伤害,让孩子看到更多她辱骂和殴打我的场景。我只有拜托朋友,可朋友在不了解一切事情由来的前提下去了后,她把她自己描述成受害者,导致我朋友劝我回家,也说不会再动手打我。但以前多次的经历告诉我,她绝对会动手。逃出来的那晚她在房间里抱着孩子暴打我,孩子看见了一切,她妈说让她看在孩子和老人的面上不要再这样,她说她现在谁都不在乎,谁都不管,对着孩子怒吼我是王八蛋。她母亲无法阻止一切,说让我赶紧走,然后她晚上1:50电话我家,我爸在医院病房里照顾妈,得知这个消息,加上她对我父亲的怒骂,加上她也让她妈给我爸电话,并让她妈当传话筒,她站在一旁,她骂一句,让她妈重复一句她的话给我爸。我老婆也曾用同样的方法让我这样骂我姐。当夜我爸的血压达到187 100,我妈在已是为冠心病住院的前提下,病情又加重。我逃到机场,改签第一班航班回家去医院。我现在很担心孩子,因为她说过,如果不在昆明,她回老家,靠她家的关系,也能让孩子成个当地的小霸王。她在发怒时对孩子灌输的都是仇恨,我好怕! 而且以前未有孩子时,她只要发怒,就会第一时间告诉我家人,不管多晚,让老人无法睡觉。现在老人为了照顾我们病倒了,她还是继续这样,不顾老人,不顾孩子,我也失去了所有做男人的尊严,在她每次打我时,为了孩子我一直忍,可忍耐换来的却是越打越凶,在她打我的时候,孩子就在我身边叫我爸爸,为了让孩子觉得这一切都是游戏,我模仿电影美丽人生里的爸爸,在她当着孩子的面打我一个耳光后,我只是看着孩子笑,孩子也对我笑,我就心安了,然后接着被打,忍耐,不还手。直到逃出来的那晚,孩子在床上已经睡着了,她对我和家人不满,认为我家不该给我订票,没有得到她的同意也没有给态度,于是动手打我,我求她不要打,会吵醒了孩子,可她直言不行。孩子最终被吵醒,当时她和孩子睡的床那边是暗的,我是睡在地板上的,床头柜的台灯刚好照亮她打我的区域,我面对着床,坐在地板上,她背对着床,在打我,我看到孩子起来在暗处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亮处的恐怖画面,崩溃了,在她继续暴打时,我逃到她母亲的房间求助,孩子在后面哭,我崩溃了! 我知道如果再呆下去只会害了孩子,留给我的只能是离开,因为如果不离开,就会眼睁睁地看见局面演变为更加恐怖家暴,孩子会完蛋的! 于是我趁着那晚她母亲拦阻她施暴的那几秒钟,逃了出来,躲在绿化带的灌木后逃过了她的追赶。我知道,我的委曲求全只能导致她的暴力行为越来越厉害,而家庭的发言权,经济权都也不能掌控,如果采取强制的行为,她会更厉害让场面失控。她也曾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在我所有的朋友,亲人,同事面前,只要她不爽了,我就必须为她出头,不论对错。我变成了她的奴隶,孩子成了她的工具,即便这样,我也曾想过她是否是因为常年不工作,不接触外界所导致的,于是试着和她商量,让我的朋友帮他找点事情做,可她谁都看不上,排斥一切,也排斥我和我的朋友接触,甚至排斥我和我父母打电话。我必须无条件服从她的任何安排,不能提出异议。她也曾说如果我要离婚,就会让我全家生不如死,就会不要怪她以后在孩子面前肆意描绘我和我家人,而且孩子任何一点小毛病和习惯,她都会说成是我和我家的原因造成的,孩子才一岁半,以后的路还很长,我能预知在后期孩子的教育上,抚养上,她对我的态度,而这种态度若再当着懂事的孩子面前爆发的话,父亲的形象在孩子眼里崩塌时,这个男孩会如何……

现在已经离开孩子20天了,思念和担忧让我整日消沉,我不知道孩子会怎样,但我的确是在缺席他最最最最最重要和珍贵的童年,而且他是个男孩子,从小就缺少了父亲会如何……我不敢去想,我可以强硬,但如果强硬带来给孩子的只是更恐怖的画面,我该如何做?我若不管,这个孩子会如何? 这个好不容易才来的新生命会如何? 我好害怕……

期待您的回复

一位爸爸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