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做“不做”

图:Robert Delaunay

写本月总结之前,先打坐了半个小时。

我打坐的功力及格,半个小时之内,杂念渐渐消失,又不至于放松到睡着。

我也知道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打坐对身心大有好处。惭愧的是,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坚持得不好。

阅读、写作、跑步、做工,这些更难的事,坚持下来倒是一点不难。

我想了想,它们之间的主要区别是,后者是在“做某事”,有个标尺告诉你得到了:若干页码、若干字、若干热量、若干活。而打坐是“不做”,在一段时间内,不想也不动,一次次收敛心思。它类似于放弃,要忍诸多诱惑,禅宗大师形容为“放下背上的猴子”。

能做这种不做,自然定力上升,焦虑消失。半小时后,愤怒一般会消失,狂喜也能降温。在坐下来那瞬间,你就开始控制自己了。

十月已是冬天,遗憾的是,身处厦门的我,依然穿着T恤,植物也绿得呆萌,很难感受万物在休息,诸神很冷漠的那种氛围。

冬天了,顺应天时,该放弃,该打坐,该告别,该做“不做”。

本月,有《必须学会拒绝》,有《人生需要负能量》,更有《再见》,全是冬日景象。


不许再跑步!

图:Winslow Homer

我常说,我是我丈母娘的粉丝——这话发自内心,不是为了巴结老婆。

她童养媳出身,靠自己上夜校扫盲,因为家务活多,常常是她去上课时别人下课了,成年后,当了供销社的“挑夫”,一个小个子女人隔天就挑着重担走数十公里送货。

吃苦是一方面,她一辈子待在小县城,性格却完全特立独行,面子、别人的看法、各种繁琐的规矩,这类小县城居民很难逃脱的精神枷锁,在她看来,灰尘一般,毫不在意。为了别人的观感折腾自己的孩子,这种傻事,她是从来不做的,尊重孩子的选择,在她看来,天经地义。

她只有一个缺点:完全无法接受瘦身潮流,虽然身体状况不允许,她还是要吃得饱饱的,倒掉剩饭剩菜,实在太痛苦。

前不久回家,想不到大舅子长跑快一年了,人精干了许多,刚好我也长跑一年多,我们围绕着长跑,交流了不少经验,还相约找机会一起跑一次。丈母娘坐在一边,默默听完。

返程前,丈母娘趁人不注意,脸带怒色靠近,在我耳边说:回去不许再跑步,你脸上都没肉了!

韭菜人格

图:Franz Kline

有读者这样留言:

“父母要拿很多钱信心满满地跟别人一起放高利贷,我也是醉了,说了半天,感觉他们就不听我的… 该怎么办呀?!… 他们之前试投了不到10万,得到了好处,于是这次打算投很多… 我到底该不该干涉?… 其实他们都不是贪心的人,但身边的不少朋友们都在放,而且不停地煽动,所以… 我有可能没资格管,但就怕有万一老人家身体受不了… 这种事情不是十有八九都是骗人的吗?!… 还有,像这种特殊的投资行为可以买保险不?… 请大家支招…”

高利贷,你一定见识过。它从来不会消失,将一直存在于人类社会。

超过一定法定利率的高利贷,法律是不保护的。所以债务人一跑路,请多债权人就去政府请愿,有些滑稽。就算债务人真抓回来判了刑,钱照样没了,悲剧无法逆转。

以我的观点,法律规定利率,本来就没有道理。利率是借钱的价格,应该像一切商品一样,交由市场自由调节。

高利率高风险,你用一万块买彩票,可能中一千万,利率惊人,但风险是本金归零。任何买彩票的人,都接受这种损失,没中奖,不会哭着让庄家还钱。很多放高利贷的人,没有这种素养,因为心里有如意算盘:赢了是我的,输了可以找政府打击犯罪。

若希望你的孩子有些健康的财务观,陪他们一起看看放高利贷失败后的悲剧,是有帮助的:呼天抢地、家破人亡。这是投资失败的后果。当没人去补偿他们,没人去同情他们时,当事人与围观者更能清晰地知道风险。

财富的积累和传承,是非常艰难的,其后是自律与品性在支撑。统计显示,富二代能保持家业的,只有三分之一,富三代能守住的,10%左右了。

成为富一代,这本身概率已经不高。今年,在新闻里,生活中,你或许不难听说有些人数千万上亿身家,因为加杠杆、赌政策,在股市中输光半生积累。这些人都是聪明人,只不过稍稍松懈,将命运寄托在自己无法真实掌握的因素上,后果就很悲凉。更别说放高利贷了。

像留言者提及的人,有很多。若是你的父母如此,很悲哀,除了尽力劝说,没有别的办法。不要将自己的钱交给他们。

越是贫穷,平时节衣缩食,越禁不住高利贷的诱惑:一个月的利息比工资还高!最后养老金都被卷走。同样的情节,伴随着经济周期,将一再发生,像replay的悲剧。

一个骗子,无需太聪明,只要心够黑,从亲友开始,许以高利,庞氏骗局随时可以开始。当然,确实有狠角色想以高利筹集资金创业,成功了,大家一起发财,失败了,大家一起倒霉。遗憾的是,用高利贷资金创业成功的概率,实在是低了点,不比你买彩票高。

不是鼓励你当骗子,狠角色下场也不美妙。而是要脱离这种定期被收割的韭菜阶层,攒点钱,被骗走,抹开眼泪干苦工,又攒点钱,骗子说个新故事,又被骗走。

别想占人便宜,天下没有好赚的钱,守住这常识,任人说得天花乱坠,也不会上当。写到这里,忽然想到我丈母娘,三番五次,有人来拉高利贷,她总是问:这么高的收益,你得告诉我拿去做什么?多问几句,那些人都败下阵来。一两年后,半城人的钱都被骗走,她的财务却未受损。

对了,这个奇特的老太太,我写过一篇很短的文章,当时有个品牌以温暖为题约稿,我写了她的故事,赚了好几万稿费,今天放在第二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你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病”

图:Henri Biva

是什么让人成为人?是什么让你成为你?

据说可用减法找到答案。

掉一根头发,还是你。割掉发炎的阑尾,是更健康的你。甚至,失去四肢,你的朋友仍然认为你还是你。

唯一不能减去的,就是你的大脑,没有它,人不是人,你不是你。

大脑里储存你的观念,观念指挥你的身体,你的行动改变自己的处境和世间万物。

一个人想成为更好的自己,他的第一步是将观念变得更合理、更健康,好比手机升级系统。

人有自我对话机制,像是大脑里住着两个人,一人拖拉,另一人就在报时;一人放弃,另一人就喊加油;一人无聊,另一人就找点乐子;一人想发脾气,另一人就在安慰。

这种平衡感很重要,这样才能骑车,走钢丝也不会掉下来,这样的人的身心都难生病,生了病也容易恢复。

自工业革命以来,每代人都能享受特有的技术进步,我们这代人,可能更多一些,尤其是网络与智能手机,但是,在乐趣面前,人们容易纵欲过度,食物不再匮乏,肥胖却成问题……

你有一支永远联网的功能强大的手机,所谓的“自拍狂”、“剁手党”与“手机依赖症”又出现了:朋友都知道自己的长相,家里也不缺镜子,但是不把自己P得爹妈都不敢认,不发十次朋友圈,当天自恋瘾就没过足……上个月的快递还没拆,今天又买了同样的商品,仅仅是因为折扣更低,不买可惜了。也心知买了浪费,更可惜,不过,你的手似乎是叛军,不听控制……当然,你最离不开的是手机,当你的妈妈、老婆同时掉进水里,你谁也不救,因为怕弄湿了手机。

当人无节制地顺从欲望,心里仿佛就有个无法加盖的漏洞,你慢慢流失,最后一无所有,好像漏尽了最后一粒沙子的沙漏。

没人愿意这么过,所以,懊悔、自责、甚至抑郁都会出现。

怎么办呢?

最笨的解决办法自然是掐掉网络,禁用智能手机。这种方案一直有人提,幸好永远无人执行,或者想执行也挡不住大势。

唯一合理的解决办法是,学习掌握享受新技术的度,找到平衡感。正如开始肥胖时,人们不是重回饥荒,而是求助于饮食节制与锻炼。

当我们意识到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的各种便利慢慢让自己失控时,稍稍隔离,闭目打坐,或者点击阅读原文链接,看看由汤臣倍健出品,姚明与大鹏演绎的绿段子,都有助于自己在美妙的新技术前保持平衡。你还可参与创作或评论,有50台iPhone6s手机等着你呢。

人可以成为更好的人,你可以成为更好的你。

一起来当暴发户

图:Eugene Delacroix

连岳老师,你好。

我男朋友的爸妈很有钱,可是对我们很小气。

我出生在普通的家庭,虽然不算特别有钱,但家里条件也算得上中等偏上,出手一直也很大气。我是在一个物价水平略偏高人们生活质量略偏高的城市里长大的,而我男朋友爸妈则是在一个农村,靠自己的奋斗成为了暴发户。

我的爸妈从小就很宠爱我,什么都会依我。虽然我知道感情是两个人的,只要两个人幸福就好了。但是他爸妈有一些过于小气的行为每每让我面对我男朋友时心里都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坎。

我很喜欢我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3年了。也已经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能是我从小到大周围的环境等各种因素和我男朋友相差太大,越来越觉得以后的日子可能都不会像我所向往的发展。我现在面对我男友时心里总会有道过不去的坎。

一个很烦恼的小朋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很烦恼的小朋友:

所谓小气,是不愿意把自己的钱财给别人。这不讨喜,但冷静下来,无从责怪,他没侵害他人,大不了你也对他小气就是了。小气的人,偏爱占人家便宜,才会让人不齿。

男友父母很有钱,很恭喜,就算对你们“小气”,至少不需要你们供养,你们不少同龄人还有沉重的赡养负担,比起他们,你们是幸福的。

暴发户,这词出现以来,就一直有贬义,你也是这么用的。应该改变一下观念。

工业革命之前,财富与地位,主要靠血统,贵族的孩子是贵族,贱民的孩子是贱民,生产力也极低下,经济千百年来几乎没有增长,暴发的可能性极低。

工业革命之后,人们一下获得神都没有的力量,冒险、工作、资本、市场,穷人可以迅速成为富翁,下等人出身的精英忽然就比破落贵族更受尊重,社会格局大乱,机会偏爱冒险家、发明家和资本家。

这个过程,几十年里,在中国重演了一下。即使去一些小县城,你仍然可以看到豪车与豪宅,到处都有从贫穷起家的暴发户,除了一点运气,主要是这些人具有别人没有的冒险、创新、节俭和勤奋。

他人财富的增长,引发的第一反应是嫉妒,尤其是旧有格局里感到受威胁的人,比如欧洲的老贵族,中国城乡二元结构里城市居民,诸多知识分子,曾经繁荣但正在衰弱的地区居民,暴发户们用他们的金元攻陷一处又一处禁地之时,以嫉妒为最原始驱动的批评总是跟随着他们。

暴发户或许不谈当下的文艺话题,坐禅品茶也显得拙劣,更难在对话当中出现一串思想家的名号。但只要你记住这点:市场上的任何一笔自愿交易,都是互利的。你就会尊重你男友的父亲,那个暴发户。

逻辑是这样的:财富是从互利交易中得到的,一个人的财富越多,越暴发,说明他为别人创造的财富也越多。

财富本身已是美德的证明。

你男友父母的财产,给你们,是你的幸运,不给你们,是本分。你最好别在心里贬低他们。不然,以暴发户的聪明程度,他很容易嗅出这味道,觉得你是个败家娘们,可能不会喜欢你。

希望我的读者里,暴发户,或将来的暴发户多一些。过几年,但愿经常收到这样的留言:连叔,当年就是因为你的鼓励,我才想当暴发户的,现在,我果然暴发了。

来信的这位姑娘,你家已有一个暴发户,你和男友如果认真观察,学到本事,继续暴发的可能性,比一般人大一点,浪费这个榜样,很可惜。

祝开心。

连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