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乃幸福之源

图:Caspar David Friedrich

连岳:

我们相遇时他30,我28。彼此高度共鸣的是:两性关系对他对我这种自由主义者是不可能有出路的,两人展望着的未来是独居的单身生活,北欧四国和日本都是我们俩喜欢的成熟独居国家。但是我们相爱了。精神世界的高度契合以及性方面的神性体验让我们不想就此错过,说不定都是彼此的最后一次爱情了。

今年四月,也就是快两年的时候,我们在东京连续吵了三天,一切戛然而止。

这两年,我形容为一直在热恋,因为无论是状态好和不好都很激烈。好的时候,恨不得就是连体婴儿,所有的快乐都被放大很多倍,一切都默契自然又优美,像是抒情诗;争吵的时候,他非常激烈暴戾,常常让我摸不着头脑。他是一个在语言表达上很克制的人,即便是争吵也没有说清楚过因为什么原因,我大概知道是占有欲或者说嫉妒。我都当成是爱了,争吵过后两人又迅速被情感力量救活。没有经历过平淡的状态。

分开后他写了邮件给我。我才明白占有欲已经折磨了他两年。严重到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无论跟任何异性在一起他都不安,严重到我和他的男性好朋友单独出门做什么事他都觉得我应该去避免,这些都是他分开后才告诉我,可见日常生活里那么多的细节都被他一个人扛着过去了。他也坦承我过去的感情生活他无法翻过去,觉得我的一些行为模式暗示着我本身是一个比较随意轻浮的人,因为我过去每一段感情都是天雷地火般发生结束。这大概要讲讲我的一些历史。我大学毕业8年没有朝九晚五过,一直是自由职业,前五年几乎每半年就换国家或换城市生活,喜欢很多男生玩的东西:比如重型摩托车、户外活动等。而我长相是很女性很柔弱。我说我遇到他之前只有三个男朋友,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这个数字。其实我写下这些以及我和他进行这种对话时,每一次都认为应该马不停蹄地离开这种狭隘的男人。

就是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狭隘,所以过去两年的所有争吵他都隐藏了他生气或动怒的背后原因,他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占有欲试图去改变影响我,当然我自己感觉到了他的这部分问题也调整了自己的生活交友状态。因为他自知自己不对,他一直在努力,甚至阅读了很多相关的书,也到处求救,而同时在生活里克制,才成全了我们相对比较快乐的两年。

现在他说他努力不了了,无法前进,不想卡住,于是退缩。他让我不再联系他,让我们各自生活一段时间,他说他需要智慧。他反复强调,我和他的生活姿态不一样。

现在已经分开了四个月,中间见过一次,情感依旧浓烈。再一次分开以后,他仍然要求不要联系。我当然备受煎熬,被思念折磨,偶尔也自我否定,很难接受我们的爱情就被这样的狭隘问题阻碍了,甚至就这样结束了。很遗憾。我愿意相信他是真诚的。

说回我自己的选择,我当然是更享受一个人的单身独居生活。可是如果我这辈子会和某一个人相伴终生,那么他是我目前遇到的唯一一个我愿意且觉得可能的人。每一次和他激烈争吵都当成是消耗过程,总盼着自己有一天就不爱了,或者彻底被他的狭隘打败。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个需要爱情问题咨询帮助的人。现在回想当初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星期,那种向死而生的壮美感,放佛是梦一场。而现在求助,无非是不甘和贪婪吧。我在想,有什么专业力量可以救我们的爱情。

秋安。

meoula

__________________

meoula:

先说一下,大前提我和你不一样。你认为自由主义者在两性关系中没有出路。我呢,恰恰相反:只有自由主义者,才在两性关系上有出路。

恋爱本来就是自由的产物。一个自由人,自由地选择另一个自由人相爱,自由地不受干涉,一起自由地走到人生的尽头。没有自由,就没有恋爱,大家还得活在包办婚姻里。

当下,再软弱的恋爱,都无法否认,在其间,他们是有自由选择成分的。

如果你认为自由主义者在两性关系上没有出路,那么,你感情的失败就符合你的逻辑推理,不必悲伤,也不必询问。

你悲伤地来询问,那说明你身心的真实体验并不符合你的理论。是时候相信自己了。

依我看来,自由的主义者的黄金时代开始了,谁也挡不住。最明显的体现是:你有得选;似乎没得选的时候,仔细想想,往往都是因为自己不够坚强,不够聪明。

人的本能,知道自由的好;人敏锐的嗅觉,也闻得出宣称自己为“自由主义者”,比较符合进化的方向。

这是好事,自由主义者通过自由选择、分工合作的世界,更富裕,更有爱,那是必然的。

从口头自由义主义者,到行动自由主义者,其中可能有一光年的距离,有人一生也走不完。当他们稍有不如意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自由主义错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我的行为根本就不是自由主义者。”

雄性对雌性的独占,在BBC与DISCOVERY的纪录片中,相当常见。人类社会里,也一样。男人独占经济命脉的时代,一个男人可以独占多个女人,占有女人越多,越是成功,皇帝最成功。这可能是男性尽量多地传承自己基因的本能在驱动。

现在,女人可以不依靠男人存活,男人独占体系崩溃,只能通过观念控制女人了,“三从四德”,“女人是男人的附庸”之类弱化、矮化、奴化女性的观点成为救命稻草。接受的女人,一个放弃自己身体与生命所有权的非自由主义者,自带干粮的女奴,再无能的男人,遇见这种女人,都可以当主子。

你的自由主义者男友,既爱,又怕你这个自由主义者女友,就是观念与行动背离的产物。从理念上,他知道自由主义者必须接受“人是自己身体的主人”这一前提,女友的恋爱史,女友将来可能不再爱他,他在内心却接受不了,或者,没有自信让一个女人深爱自己,担心失去的恐惧控制了他。

这次分手不是坏事,是这个男人还没有足够的能力爱你。

继续当一个自由人,这样一则保证你自己一人也可以过得足够好,二则你最后爱上的,也必然是一个足够尊重你自由的自由人。这是幸福爱情的必由之路。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