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癌可治

图:Franz Marc

连叔:

其实我是替我女友来向您请教看法。我们两个都是大四的学生,在一起两年了,感情稳定。我准备毕业就工作,她想出国考研。家庭情况都是不贫困,但也谈不上富裕。我出生在大城市,她出生在小县城,父亲是个镇上的小学教师,母亲在亲戚家企业工作,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拿双倍工资。家庭主要收入来源是她母亲。大概的背景交待差不多了。

她从小就和她父亲不和,受打骂不少,直到现在,用离家出走等方式来抗议也不少,不过最终还是乖乖回了家。她爹,用她的话形容就是,在陌生人面前道貌岸然正人君子,当着家人面又是一套。她妈这么多年也没少受气受责打,不过就是不愿意离婚。

事情发生在昨天,她们一家人和几个亲戚聚餐,期间她和她爹像以往一样斗嘴。起因是她爹在众亲戚面前说我的坏话(后来她还从她表妹那得知他在和其他人一起的时候也会说我不好的东西),嫌弃我的身高还有其他东西,后面竟然用了“长得像菜市场死了老婆的鳏夫”这种话(我自认为没得罪他什么也没对他做过什么)。

女友当场发作受不了了,当众说和他断绝关系,除了她表妹站在她身边,其他所有亲戚都在劝她不要闹不要任性。她当场问她妈选择和她还是她爹,她妈选了她爹。然后她就把她所有的东西收拾上去表妹家住了。用她亲戚的话说就是让她去外面住几天消消气就回家了。她很生气也很伤心。

刚刚和我打完电话告诉我整个事情,说她感觉到人性的恶,家人也都是靠不住的以后也都只能靠自己了。听完后我很伤心,也很气愤,天下真不是所有的父母都爱子女,为人父亲居然为了伤害自己女儿而用恶语中伤她爱的人来实现。从和她在一起时我就知道她有这样的爹。我也告诉过她不要对他抱有希望,一旦独立马上离开他。但她也需要家里的经济来供她上学、出国读研,有求于人也不好发作。这次真是闹大了,她也不打算回头了。她电话里表达了对未来的疑虑与无助,又不甘心卑躬屈膝的活在一个人的阴影下,想出国却又没钱,不知道该怎么做。(ps:她是一个能做事的女孩,大学里靠卖东西赚过钱,也在酒店茶楼打过工,非常勤奋努力,提前一年修完课程安心学习英语)

希望连岳老师指点迷津。

两个困惑的大学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两个困惑的大学生:

你女友的父亲,在心里,是期待这次父女翻脸的。

为什么?因为供这个女儿出国考研,经济压力不小。她的家庭,就是小县城的中等人,供不起,不至于,但是实现女儿出国考研的愿望,家里的积蓄耗完、甚至负债,也极有可能。

女儿这种愿望,在舆论中,又有点优势,亲朋总认为“爱读书,有志气”,公然拒绝,说不出口,而且,他又是“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面子一定要有。

这种痛苦,不自觉地通过挑女儿的错,包括贬低其男友,得以舒缓。如果你有钱,减轻其经济压力,得到的待遇一定不同。

所以,穷,是件很可怕的事。它让人痛苦、疲惫、怨恨、丧失耐心。非常像人蹲马步两分钟后的感觉,每一秒都难熬。

绝对贫穷的人不多,现在很多穷人的生活,是一百年前的中产阶级不敢梦想的:三餐吃得饱、各类衣服、抽水马桶、冰箱、洗衣机、智能手机,而且,肥胖。很多贫穷的感觉,来自于比较。现在所谓的穷人,是相对贫穷,往往是因为自己买不起苹果手机,只能租房子住,还有,家里供不起自己出国留学。

从社会结构来看,金字塔尖的少数富豪将占据很大一块财富,这是必然的。造成的结果是,财富平均线下的人,一定超过半数。产生的心理感觉很有趣:无论技术如何进步,财富如何增长,相对贫穷的人总是多数。

如何处理自己的贫穷感受,就成了多数人面临的心理关。过不了的,将死于穷癌。

有种讨好这贫穷多数的欺骗法:你穷,责任在别人。富人分一点给你,政府多给你福利,万事万物便宜一点,或者免费,你就不穷了。你无法出国留学,主要是父母没出息。这种方法,像吸毒一样,很管用,当事人马上爽。但是财富不能无中生有,醒过来还是穷,于是怨毒更炽,他人更加讨厌你,在贫穷中陷得更深。

另一种令人讨厌的真实面对法:生于贫穷家庭,没有罪,更没有功,只是一种比较不幸的事实。穷,不是美德,也不利于产生美德。相反,穷的压迫,败坏生活中的许多美好。贫贱夫妻百事哀,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穷癌将杀掉你。

穷癌后果严重,却可以治。除了观念上远离欺负,直面真实。行动上,你女友已经悟到了:靠自己。

她父母纵有千般不是,毕竟供完大学。再供出国考研,已不是他们的义务。就是他们愿意牺牲,也要拒绝,不应再有期盼,也不应期盼落空而愤怒。

出国考研,不是一般家庭轻易可承受的教育奢侈品,供不起的父母,没有错。那些认为父母有错的孩子,就是穷癌在扩散:我不管,别人有的,我也要有,没有,就是你们的错。

你们是时候靠自己了。当不了白手起家的富豪,靠自己过上平均水平的生活,总是不难的。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推荐阅读:《别把读大学看得太庄重》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