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再跑步!

图:Winslow Homer

我常说,我是我丈母娘的粉丝——这话发自内心,不是为了巴结老婆。

她童养媳出身,靠自己上夜校扫盲,因为家务活多,常常是她去上课时别人下课了,成年后,当了供销社的“挑夫”,一个小个子女人隔天就挑着重担走数十公里送货。

吃苦是一方面,她一辈子待在小县城,性格却完全特立独行,面子、别人的看法、各种繁琐的规矩,这类小县城居民很难逃脱的精神枷锁,在她看来,灰尘一般,毫不在意。为了别人的观感折腾自己的孩子,这种傻事,她是从来不做的,尊重孩子的选择,在她看来,天经地义。

她只有一个缺点:完全无法接受瘦身潮流,虽然身体状况不允许,她还是要吃得饱饱的,倒掉剩饭剩菜,实在太痛苦。

前不久回家,想不到大舅子长跑快一年了,人精干了许多,刚好我也长跑一年多,我们围绕着长跑,交流了不少经验,还相约找机会一起跑一次。丈母娘坐在一边,默默听完。

返程前,丈母娘趁人不注意,脸带怒色靠近,在我耳边说:回去不许再跑步,你脸上都没肉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