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做“不做”

图:Robert Delaunay

写本月总结之前,先打坐了半个小时。

我打坐的功力及格,半个小时之内,杂念渐渐消失,又不至于放松到睡着。

我也知道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打坐对身心大有好处。惭愧的是,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坚持得不好。

阅读、写作、跑步、做工,这些更难的事,坚持下来倒是一点不难。

我想了想,它们之间的主要区别是,后者是在“做某事”,有个标尺告诉你得到了:若干页码、若干字、若干热量、若干活。而打坐是“不做”,在一段时间内,不想也不动,一次次收敛心思。它类似于放弃,要忍诸多诱惑,禅宗大师形容为“放下背上的猴子”。

能做这种不做,自然定力上升,焦虑消失。半小时后,愤怒一般会消失,狂喜也能降温。在坐下来那瞬间,你就开始控制自己了。

十月已是冬天,遗憾的是,身处厦门的我,依然穿着T恤,植物也绿得呆萌,很难感受万物在休息,诸神很冷漠的那种氛围。

冬天了,顺应天时,该放弃,该打坐,该告别,该做“不做”。

本月,有《必须学会拒绝》,有《人生需要负能量》,更有《再见》,全是冬日景象。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