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死亡赢走了他

图:Elisabeth Boehm

连老师,您好!

这半个月来,为一个亲人的离世悲痛万分,感到万念俱灰,似乎丧失了生活下去的勇气,觉得身后的世界没有半点色彩。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会过去,伤痛会过去,所有回忆也会过去,可是只要一想起以后再也见不到他,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就会将我淹没。我也知道,这个偌大的世界,个人的痛苦根本不值一提。可是,他的离开让我的整个世界瞬间坍塌,我不知道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当触目可见都是和他一起生活过的痕迹,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一般,只想与他一起沉下去。他走得很突然,没有机会见一面和说上一句话,这更增加了活着的人的遗憾。不是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可是还是觉得如此沉重!沉重到无法继续生活!他陪我走过一段不算短的路,我一直希望他能陪我继续走下去,特别美好的时候却没有办法留得住。随着他的离开,触感消失,深深地孤独感无边无际。我知道,这种痛彻心扉不是我独有,不然也不会有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诗句,别人都这样扛过来了,为什么我不行?为什么我看不开,我还要纠结?我心里就是不愿意承认他已经走了。大家都告诉我不要想,想也无用,是啊!想也没用!个人的力量改变不了命运。

陆续清理着他的东西,注销各样凭据,把一个人在这世上的痕迹一点点地抹去,人似乎压根就没有出现过。就像一场梦。就这样消失了,很无力,很虚脱,不想挣扎。说没了就没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身后的生活,人生就是一场虚妄。

真抱歉,把您当树洞了。生死是人生最大的课题,无人可以超脱。无论如何,感谢这世上还有一个可以诉说的树洞。

Best regards,

May

_______________

May:

很愿意当你的树洞。向我倾诉可缓解痛苦和焦虑,我视为我存在的价值之一,不必抱歉。

人人害怕死亡,这是本能。但是人若不死,一切价值都无法体现。

两个相爱的人,必然会讨论死亡问题。

我一直认为,先走的那位,是更幸福的,他不必忍受痛苦、孤独与思念。所以,我常对自己所爱的人说,我要活得比你久。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有你爱他。在你们的爱情中,你对他更好,不必愧疚与自责。当我们所爱的人离开后,我们总是在内心说:那一架不吵就好了、不怄气就好了、再多抱一抱就好了……

不必如此。我们无法改变命运。不必愧疚,不必自责。

随着时间的流逝,再过几年,你甚至慢慢不记得他的长相,浓雾将罩住往事。你那时也不必愧疚,不必自责。爱你的他,必然希望你早日脱离痛苦与孤独。

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你甚至可以考虑加速遗忘的进程。改变居住地、去陌生城市旅游或暂住、学习一项全新的技能——这些对大脑的新鲜刺激没有他的因素,避免你无穷尽地回忆旧时光。

这不是不爱他。把他送走,然后从崩溃中康复,这才是爱他。

我会死,你会死,与爱人永别的那刻会到来。经常想想这点,有利于爱情与生活。

据说,婴幼儿还不能理解因果律,总以为父母离开就再也无法返回,所以经常悲伤地哭泣。成年的我们,知道亲爱的Ta早上上班,晚上必然下班;今天吵了,明天还有时间和好,不像婴儿那么敏感,后来变得粗糙与不知珍惜,不知不觉,就要永别,死亡赢走了Ta。

为什么要把你的时间奉献给陌生人?为什么满脑子想拍领导马屁?为什么净想着大而不当的话语?为什么要牺牲自己所爱的人?当你真爱一个人,又听到死亡的倒计时,你自然而然不做或少做上述蠢事,你知道爱的意义:我爱你,就是尽可能多和你玩,逗你开心,有时难免让你生气;拍你马屁,又贪婪你的赞美。

出了家门,你我都是地球人口无足轻重的七十亿分之一;回了家,我们就是你我的百分之百。爱让我们重要,爱让我们成为唯一。

爱让我们简单:努力工作,让所爱的人免于匮乏;保持健康,让所爱的人免于担忧;接受永恒的离别,那一刻,我们仍然相爱,这是何等的幸运。

Best regards,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