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谁生育?

图:Pierre-Auguste Renoir

连岳:

你好!

我相信我的问题一定会被你回答,因为,很少人会有我这样的问题,而有我这样问题的人如果因为你的回答而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那将对于你解决一些情感类问题更加功德无量的。

下面让我尽量简单地提出我的问题,这是一个关于生育的问题。

我们家有遗传性共济失调,简单说就是小脑萎缩,发病后全身所有运动器官开始衰退,直到不能动弹。我妈在四十八岁左右开始发病,现在五十八,我在他身边亲眼见证了一个健壮的女人如何变成比瘫痪还不如的人。举一些简单的例子:没有平衡感,不能走路。咀嚼系统也不好使,吃饭很艰难,喝水也很艰难。说话也说不清。这种病,最痛苦的在于病人的大脑是完全正常的,这会给病人带来很多额外的痛苦,因为这种病是一点一点发展的,当你每天活在不如昨天的日子里,是很痛苦的。

说到这应该切入正题了。这种病是我家里的遗传病,我姥姥遗传给我妈妈,现在我的几个舅舅家的孩子也开始出现有病症的,最年轻的只有三十岁,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得病。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生病,这个我也不想去想,顺其自然。但是我必须考虑的问题是,我要不要生孩子。我快结婚了,男朋友我俩非常恩爱,男方家里对我也非常好,知道我家有遗传病并没有一丝丝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们到了该结婚的时候,马上也会面临生孩子。我和男朋友讨论过,他说,孩子还是要生。我们从来没有因为这件事吵过架,我也是一直在心里思量,我不能将一个随时都会生病痛苦的生命带到世界上。我们也讨论过试管婴儿,因为我还有个姐姐,他们为了试管婴儿走了好多北京的大医院,有很多原因,最后也是无果而终,他们选择了自己生。但是生完孩子的姐姐几乎什么时候都很紧张,一直在关注孩子的腿和平衡能力,若是孩子摔跤或是走路不稳她更是警觉起来,我觉得她太累了。

我不是什么丁克,由于和男朋友感情特别好,很想生孩子,可是这个问题我总是想不清楚,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WL2

_____________

WL2:

二十多年前,我有个同事,非常帅,简直就是中国的阿汤哥,只是他比较高,一米八多,人也好玩。我们常在一起打麻将,还共享单位的一辆边三轮。他是坚定的丁克,前不久路上偶遇,已是十多年没见,他仍然和我一样,不改丁克初衷。

按照一般人想法,又帅又有时间,对了,他家境挺好,鼓浪屿上长大的孩子,工作还轻松,生个孩子,能管教得多好啊。丁克,在中国现有的环境下,除了少数发达城市,当事人要承受很大压力,以我自己为例,我二十来岁就向父母表明了这个态度,对他们来说,简直天方夜谭,拉锯战一直持续到我四十多岁,期间各类亲朋好友,牛鬼蛇神,主动或受托来干涉私生活。

直到最后的大决战,有一天,我得知父母已经物色好一个未出生的孩子,准备替我抱养。老婆听完哈哈大笑,不理解我为何气得浑身发抖,我告诉她:我非常熟悉他们的心理和步骤,你真把这试探性的举动看成不必理会的笑话,那他们将视为默认,后果不堪设想,过一阵子,孩子真抱来,善后工作非常麻烦。

我于是被迫下最后通牒,对他们说:我们或者断绝往来,或者你们在此事上彻底收手。这才消停,但我知道,可能还有余波。

看到这儿,你可能猜想我会劝你也丁克。甚至读者中反对丁克的人也会说:这样怎么可以生呢?

我不会。

应尊重每个人的生殖选择。人是身体的主人。这个观念值得一说再说,因为人们很容易不停违反它。有人喜欢多生,一堆人出来骂:你这样对人类不负责!有人不生,一堆人出来骂:你这样对人类不负责!只要你不尊重他人对自己身体的主权,你就喜欢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他,当他是你晚辈时,你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强迫他。

这原则用到你的选择上,我的观点是:虽然你有家族遗传病,你的生育仍然只能由你决定。

你知道自己选择的后果,男友知道你选择的后果,你们仍然决定生孩子,他人不应干涉你们的决定。我将站在你们这边,维护你们的生育自由。而不是加入其他人的合唱:身体素质这么差,就别生了。事实上,我理解穷人或身体身体素质差的人特别想生的心理:因为未来可能很糟,可以靠生殖进行保障,这类似于储蓄或保险。只是,任何生殖不该用他人的税收来养活,否则,以生殖获取他人供养将不可遏止,这是后话,不展开。

你的遗传病发病率高,你又一定要生,那结果很有机会是你的孩子得到遗传病。这是正常的因果关系,你问我,你问遗传学家,你诚实地回答自己,这因果关系都不会变,如果我一时糊涂瞎安慰你,说你的孩子将正常,它也不会产生任何魔幻效果,该病的还是得病。接受因果关系是你现在要做的。包括孩子将来可能怨恨你,以及维持家庭幸福快乐的艰难,越务实,越好。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