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的原点

图:Isaac Levitan

连岳:

你好,关注了你的公众号,经常看你给一些迷惑的人的回信,觉得说的很有道理。我今天想和你说的是关于友情的事情。

人长大了,虽然对事情的接受程度会变广,但朋友会变得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找到气味那么相投的新朋友。我是在离家很远的地方生活,在单位所在的城市,只有一个大学同学还是异性,所以现在朋友的范围就在同事里。我有两个同事好友,可是近来我发现我不想和她们交流。

一个是刚刚结婚,每天抱怨老公小气,不给她花钱,对自己很大方,可这在结婚之前她就知道,我也知道,当时就劝她分手,她还是选择了结婚,但是每次吵架事无巨细的告诉我,经常晚上电话一讲就是一个多小时,我开始觉得作为好友劝解劝解,可是我现在真的不想听了。另一个是刚刚生完孩子,每天抱怨婆婆不带小孩,抱怨老公不回家,抱怨很多非常细小的事情,天天在后悔曾经对婚姻和工作的选择,也是几乎天天来和我说,我说这样会处理不好家庭关系。她说也就是和我说说,她有点抑郁,甚至想过自杀,我就一直陪伴她,告诉她要多出去走走,要看书要运动,可是她什么也不做,仍是每天来倾诉,甚至上班时间来倾诉,可是近来我也不想听了。我觉得好像被她们耗尽了对朋友的情感,我有时候甚至非常生气,生气她们什么都知道却仍然这样选择,生气她们什么都知道却仍然不做任何改变。我并不是想通过帮助朋友获得多大的回报,我是觉得我被当做情绪的垃圾桶,我是一个比较善于倾听并给出适当安慰的人,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这种善解人意被人无限制的倾倒恶劣情绪。尤其后面的这个朋友一边觉得我很善良,一边又说人就应该自私一点。我觉得我在这样的耗尽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来开导她时,她还得出这样的结论,我很惊讶。

我是一个很需要自我空间的人,最近被她们挤压的没有空间,我也在想,我是不是在朋友中一直充当的就是这样一种倾听的角色,其实我是一个自卑大于自信的人,总是在对别人的付出中寻找自己的价值,我知道造成这种状况与我自己也有很大关系,因为我总是在展现无限的耐心。由此我在想我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朋友,友情应该保持在一个什么样的范围和程度内。我有些迷惑,如果能你能在忙碌中为我做一些分析,我非常感谢!

情绪垃圾桶

__________________

情绪垃圾桶:

友情某种程度上说,比爱情更让人着迷,一旦建立,它能给你带来快乐,又不需要天天维护,有时甚至一年聚几次而已。

友情的建立,必然在上面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一起玩,一起闲逛,一起无聊,一起做事。这也是我们对老友比较宽容的原因,只要还有一点点共同语言,就算三观南辕北辙,也能吃饭喝酒聊天。

但是,任何关系若是不能“死亡”,那就是奴役,无论名字是“爱情”还是“友情”。爱情不能强迫,友情也不能强迫。我们不得不和一些老友分手,因为实在没有任何共同点,其所有言行均令你厌恶,相处即是相杀,分手对双方都好。

人生很难安宁,人们总是觉得处于焦虑、愤怒与不安当中,这些情绪不仅指向自己,也指向别人。

就像你现在,焦虑与愤怒指向了这两位将你当成情绪垃圾桶的朋友。他们只是占用你的时间,并将情绪暂时转移给你。你不得安宁。

我做为长年成为读者倾诉对象的人,是有点发言权的。知道以下三点,主动权还是在你:

一、看得到自己软弱、无能与荒唐的人很多,但真能行动、真能改变的,十人中最多一人,大多数人只能在抱怨、依赖和性格分裂中过完一生。正确的建议很重要,观念上细微的改变,能引发人生的风暴。可是当事人不行动,旁观者的话语是毫无意义的。正如灯泡坏了,怎么送电都不会亮。你这两位不行动的朋友,不算特殊,他们没按你说的去做,不意外,你不必为他人的人生负责。

二、我的时间是我的,我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人生是由时间构成,每一秒都是血汗,不能被人抢走。人最大的痛苦就是被胁迫,你不情愿,但是把时间给了你不愿意的人、你不愿意的生活。类似你这两位朋友,把姿势放得很低,很可怜,属于更巧妙的弱者胁迫——“你不管我,我就完蛋了”。这种胁迫术最常用,不知拒绝的人,不得不充当他人的牺牲品,被黑洞一样的人与事吸光所有精力。

三、很多人知道自己必须拒绝,仍然不敢拒绝。这类似于你现在的状态。这是不知道安宁的原点。“如果我拒绝了他们,以后我需要他们的时候怎么办?”正是这个想法,让人无法脱身,像个珍惜每一片垃圾的怪婆婆,把自己的房子堆满废物。所以必须知道安宁的原点: 我能做到只靠自己。你想依赖任何人(朋友、同事、同学、父母、伴侣、孩子),这点致命的软弱将剥夺你的安宁,你要么委屈自己迎合他人,你要么强迫他人屈从自己,长年不开心。

碰到那些你讨厌的人,不必勉强自己,拒绝他们,在我的生活中消失吧,没有你们,我会过得更好,就算我得独自过一生,我也过得好。

重读一遍上一段。你不会被人胁迫,你会放下焦虑与愤怒,你会得安宁。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为你邮箱:lianyue4u@163.com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