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喝酒才对?

图:RIO

这么冷的天气,在家自己喝一杯是很开心的事,此时,我的右手边,就有一杯烈酒。

当然,在热天,在家自己喝一瓶冰啤酒,也很舒服,你可感觉自己从头到脚,慢慢变蓝,慢慢降温。

你看出来了,我是一个喜欢独酌的人,在“酒徒”中,像我一样的,比例可能不高,多数人喜欢和朋友一起喝,有些人甚至跟我说,一个人绝不会想喝酒。

到底谁对?都对,没人错。因为喝酒没有标准动作,没有标准答案。

人在成长过程中,被人灌输了太多的“标准动作”与“标准答案”,慢慢学会放弃不适合自己的,就是智慧增长的标志。

放弃那些对你无用的东西,这句话听起来简单,但真要操作,却得跨越层层迷雾。

我有个朋友,女性,聪明,高收入,人很漂亮,几年前听她抱怨过衣橱太满,别说等衣服破旧淘汰,有些衣服买回来可能都没穿过两三次。处于这种状态的人很多。——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错,这正是富足生活的常态,多到令人烦恼。

但烦恼毕竟是烦恼,需要破除。我当年的建议是:像我一样,不要的东西马上扔掉,不管是什么,书、电器、衣服。根本不要想着去捐赠,去找到需要它们的人,直接扔到垃圾桶。种种不舍,都是为你保存“无用之物”找合理性。

她没听。我们这代人,没几个人会听这种建议。我也知道心理根源,我们知道匮乏的滋味,小时候,玩具不够、衣服不够、零食不够,爱,也不够,舍弃,是我们生活中没有发生过的事,我们的标准答案是:搜集、储存,任何东西,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几年后,她对我说:我学会扔衣服了。每年花很多时间整理、清洗和保管那些毫无用处的衣服,不仅浪费时间精力,还让人心理充满了焦虑:我何时才能再穿它们?我需要瘦一点吗?我是不是太浪费了?——每天开心搭配衣服的时候,那些悬挂着的、烫得整整齐齐的、你根本不会再穿的衣服,总在对你施加无形的压力。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下决心把它们全扔了,衣橱清爽了,她说,我好像某种严重的心理疾病也好了。——是的,她终于从“舍弃即是坏”的标准答案中走出来了,学会了舍弃。

你可能比她年轻,你可轻易扔掉不再爱的衣服。但是别得意,学会舍弃,是每一代人,每一个人必须做的,学不会,烦恼不尽。

标准答案,他人都认为对、认为酷,你敢舍弃的那一瞬间,就是你的成长。

很多孩子、很多年轻人,去干明知不对,明知愚蠢的事,比如取笑他人的生理缺陷、凌辱最弱小的同学、打群架、学抽烟(或吸毒)、陷害他人。为什么?因为同伴都在做,因为怕别人嘲笑我不做,因为不合“标准”。

一直等到那刻,你先咳了一下,放慢语速,说:我觉得这么做不对。你不怕舍弃他们,也不怕成为孤立的一个人。

挣脱旧物的看守,舍弃迎合的懦弱。 

这些能从最小的事做起。比如喝酒,你敢只按你自己喜欢的方式吗?走进一个酒吧,你能不在乎他人的口味,不理会流行的压力,只取悦自己吗?

比如鸡尾酒这种最自由的调和,你敢跟随你的想象力吗?如果你在乎别人的看法,只会模仿他人的配方,那么,你无资格拓展酒神的疆界。

你自由自在,你的舌头才是自由的,你的思想才是自由的,你的一切才是自由的。

来吧,自由的朋友,我敬你这杯自由的RIO。

干杯!

________

↓↓↓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阅读RIO年度人物专访。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