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有毒,陪伴有蜜

图:Karl Albert Buehr

连岳先生,

您好,

最近这一周是我和LG很纠结的一周,纠结了一周问题还没有确定的答案。所谓“旁观者清”,所以求助连岳先生,希望听听旁观者的意见。

先来介绍一下情况,我今年37,有一个8岁的孩子,在一所地级市的公办高职院校做教师,有编制的。收入情况是去掉各种保险、公积金等到手大概一年 10万。我还是很知足的。毕竟压力不大,工作时长不长。我一周一般10—12节课,大概3-4天上完(这一年我申 请后,基本上从周二到周四,两天半就上完了),也不用担心升学率之类的问题,上完课基本上就无事了。当然也要评职称,但如果脸皮厚,也不计较收入的差距, 评不上也不会把你开除。我大概算了一下,一周4天班的话,我一年的上班时间是160天。因此,对没什么很强的进取心的我来说,对这份工作是满意的。

但问题是我的工作单位和我的家分别在两地,中间隔着2个半小时的车程。我家在一个一线城市,小孩在这里上小学,LG是公务员,技术性工作,不是很忙,朝7晚6,工资刨掉公积金跟我差不多(谁说公务员工资很高的 ),这个收入只够勉强温饱吧,但胜在稳定,解决了孩子的医保和小学学位问题。自从孩子来LG这里上小学后,我就申请把课调整得比较集中,一般周一回学校, 周四再回家来,所以周一、二、三这三个晚上得LG辅导功课、带孩子,当然我婆婆也一直在这里,负责孩子的接送和做饭。寒暑假时婆婆就放假休息,我全天上 岗,带孩子,陪玩、学习等。这是我家的基本情况。另外,家庭有房无贷,有车贷。

 LG一直对这种两地的情况不满意,今年过年期间他托人给我找工作,这一周还真找来一个,在一个大型传媒集团做项目编辑,主要做微信推广工作。对这个工作我 不太了解,工资计算方式是底薪+提成,介绍人说大概一年税前10万,一年一签的合同工。我现在陷入了深深的纠结,是应该保持现状还是该接受新工作?

原来的工作虽在异地,但实际上我照顾孩子的时间很多,寒暑假也不用像其他家庭一样发愁。我们还准备生二胎,以后两个孩子的话,寒暑假的问题更不好解决。另外,收入稍多一点,也很稳定,估计基本可以干到退休。学校这几年发展得不错,年年都在涨工资。因为做了十年了,所上的课都稳定了,压力较小,人比较轻松。

新工作的好处很明显,起码夜夜能回家,能让孩子看到我,如果碰上孩子生病的话,我也可以照顾,不必让LG一个人在忙碌。一家人聚在一起当然很好。但一年一 签的合同工让我这快40的中妇心里很不安,又是完全陌生的工作领域,听说做这个项目编辑工作压力大,比现在要忙很多。我担心无法照顾到家庭和孩子。但是拒 绝了这次机会,再往后我这个年龄就真的在这个一线大城市里找不到工作 了。

总之,顾虑重重,两个选择都有自己的好处,我一直都难于取舍,纠结得这几个晚上都失眠了。肯定有人会说怎么选那就得看你最看重什么,想要什么,但我无数次 的问过我的内心,但我的内心也不确定啊。所以,想到这里来问问连岳先生,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办?期待大家的意见,谢谢~

西西和稀饭—女教师

_________________

西西和稀饭—女教师:


先介绍一个极简单的选择办法,几乎每天可用。


我们经常面临可左可右,可以A也可以非A的选择。比如无目的田野漫步,到一岔口,往哪条路走?选择任何一条路,你可能都在心里想:另一条路风景好些吧?


可以扔硬币。虽然无聊,但它给你心理暗示:这选择是符合预期的。

在你知道两个真相之前,你所面临的选择也可交给硬币。

先把硬币拿出来,然后看完两个真相。

真相一,绝大多数人追求稳定,而绝大多数稳定有毒。

很多人即使对自己所处之地不满意,但是为了稳定,也将呆一辈子,你在某乡镇,某县城,某苟延残喘的企业,都碰得上大把这种人。

你说,来吧,明年可以赚20万。

他问,后年呢?

你说,不知道,可能多,可能少,也有可能没有。

他说,我才不干呢,我这里有稳定的月薪2千块。

其实,这种稳定的月薪,他攒一辈子,也没几个钱。稳定的本质就是,你饿不死,但也别想吃得美,同时,剥夺你所有潜在机会,并让你胆怯。

不稳定,存在局部失控的可能,这本来是人的生存常态,这样人才能激起斗志,唤醒潜能,所有自由职业者,所有企业家,都熟悉这种状态。他们中的不少人,配得上他们的高收入。

真相二:爱情与家庭,需要时间的浇灌。

根据真相一,你无法放下手中的硬币,毕竟你在两地的收入差不多,在一线城市甚至还更累。新职业暂时无法体现它的吸引力。

当你爱一个人,当你有了孩子,陪伴他们,在他们身上花时间,这样才能保持爱。太多人因为一点小利,一点虚名,离开他们所爱之人,损耗了原本属于爱的时间。

你的丈夫(老婆)与孩子,开始委屈,继而怨恨,然后习惯,最终在他人他物上寻找寄托。缺乏陪伴的情感,就是这样崩溃的。

我爱你,所以我要陪伴你。

你手中的硬币放下了吗?

如果没有,我想说说我的选择。

我爱你,这不仅意味着我有每天陪你的义务,我更有这渴望,我要见你,我要抱你。

我爱你,这意味着我不能允许自己退缩,我不能为了所谓的稳定,害怕挑战,害怕风险,我要为你变得更强。

祝开心。

连岳

___________

新客福利!淘宝3心及以上客户首次购买说出“连岳”,可享特惠!详情请问西西和店铺客服。


他是否爱上了你?

图:Paul Gauguin

“连叔,做为适婚女青年,我一直好奇一个男人真正爱一个女人会有哪些特别表现?如何判断一个男人是否真的爱一个女人?”

life姑娘在《我要这样死》之后这则留言,得到了最多人的响应。

请先认清一个冷酷的事实:爱情往往有婚姻;而婚姻不一定有爱情。

这个世上,有某种隐性的强迫:多少岁该结婚,多少岁该生殖。不这么做的人,将面临催婚催生的压力。有些当事人(或当事人的父母)往往觉得丧失社会认同,无脸见人。

承受不了这种压力的人,只能放弃自己的选择,按照他人的标准过日子。此时的婚姻,就是条件相当的两个人的组合,一起还房贷,一起生孩子,彼此不讨厌,也不会多依恋。合伙过日子吧,经济上压力小一点,世俗也视你们为安分守己的正常人。有了孩子以后,双方都把爱移情给孩子,为他而活,孩子的忠诚与依恋,满足了你的爱情渴望。这对孩子并不好,不过,你身不由己。

我不希望你过上面这种日子。不过,请你先尽量客观地评估一下自己:我的家庭是否足够宽容?我自己是否足够强大?这强大包括经济独立与意志顽强;我能否接受自己和他人不一样?

答案都是否定的,我建议你放弃追求爱情。这不丢脸,人只能做自己能力范畴之内的事。

答案都是肯定的,至少后面两条是肯定的,那么,有资格追求爱情与婚姻的统一,爱情,是人格健全者之间的感情,是自由人的快乐。

接下来谈谈男人爱上你,会有什么表现。

他想和你在一起。爱就是在一起玩,他想见你,听你说话,闻你的气味。他无法拒绝你。

他反应过度。你的信息,他容易过分解读,所以,有时太开心,有时太伤感,有时又无来由地嫉妒与气愤。这都是害怕失去的表现。

一个男人是否爱你,与你一个男人是否真的爱你,这是同一个问题。我理解提问者的心思,雄性动物时时发情,总是会粘雌性。所以,姑娘们想问的第二个问题应该是“如何判断一个爱我的男人是否值得爱?”

当然,你也想和他在一起,你也反应过度。你对他的肉体无感觉,甚至觉得不悦,那么,最好马上终止,不要强迫自己。

他务实。这点是最容易忽视的,爱情,得靠物质生存,所以,他得有一技之长,他得有能力赚钱。他的颜值高,或他能瞎扯一些空洞美妙的理想,总会让你起这个心思:大不了我养他!不要高估你自己的赚钱能力,也不要低估你以后对一个无能男人的厌恶。

他能体谅你,照顾你,他会穿你的鞋子考虑问题。这是爱情对一个人的最大改变,为了她我学着克制自己、改变自己,我愿意一直变得更好。很多男人过不了这一关,他一旦追求到了一个女人,就觉得找了一个可以陪自己上床的妈妈,从此有人照顾余生:他需要你不停赞扬,他大发脾气,他还觉得你耽误了他。

爱,真不是轻易可以得到,也需要努力维护。你得独立,他得独立,你们心理健康,你们还得敢揍侵犯者。

不过,爱如此美妙,你为它做的一切都值得。

__________________

是追随兴趣还是先活下去?文学作品三观不正,你为此感到困扰吗?《兴趣很贵》及《文学与变态》将分享我的观点,扫描下方二维码,保存到有道云笔记中阅读完整版.


翻看往期分享文章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一键保存至有道云笔记,永久留存。

我要这样死

图:Isaac Ilyich Levitan

死本来是个忌讳的话题。上篇文章评论区,读者林仕生留言:“连叔,聊聊安乐死吧”,在我写文章的此刻,得到了2050个赞,按照承诺,我今天谈谈我的死亡观。

看来我的读者,或者新一代人,都不怕死亡这个话题。这非常好,因为生命的意义是由死亡赋予的,不敢谈死的人,多半要浪费生命。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按平均寿命,也活了将近一半。我觉得正到了人生中最快乐的岁月,经过二十来年的努力,经济上无压力,挣钱的能力还可加强;思维上也更清晰,问题想得透,分外有快感。只要我愿意,只要不偷懒,我将过得越来越好。

在这个年龄段,如何安排自己的死亡,逐渐在脑海里多了起来。现在向你汇报一下,或许有助于你。

首先,我要活得比老婆更长一点,我101岁,她100岁。当然不是为了续弦。夫妻,总是先走的那个人幸运一点。这点是愿望,不过我的父系母系多有长寿老人,不太算空想。

接下来,是比较逻辑的论述,对你更有用一些。

人是自己身体的主人。这是人类社会的基石,这是一切文明的起源。

人是身体的主义。这也是死亡观的基石。这前提意味着人可以毁灭自己的身体,人可以终结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说,安乐死是一个人最正常的选项,当他觉得生命已无法带来乐趣之时,可以选择死亡,任何他人都无权阻止。

遗憾的是,这常识被遮盖,安乐死,目前只在极少数国家合法。为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想法,你无权终止自己的生命,虽然病床上的你极其痛苦,可是他人开心呀……

有行动力的人,可以实践自我了结的权利,即自杀。

自杀的不利之处是,给亲人带来困扰与过分的悲痛,死亡现场也显得非常没有尊严。可是在安乐死不合法的地方,有死亡需求的人,只好选择自杀。这也是侵犯人身权带来的恶果。希望在将来安乐死合法化的讨论中,你能站在正确的一边。

我认为人有安乐死的权利。在两种情况下,我会选择安乐死。

一是罹患极为痛苦的病痛,当时的医疗技术又无法解决。二是得了阿滋海默症。过了90岁,患病率就很高了。

原因都相同,那时的生命已没乐趣,活着没有意义,没有尊严。

我有家人供职于顶尖的制药公司,每次见面,我都得问:阿滋海默症有无突破?答案都让人失望。

我固然相信科技的进步,但也做好了在我晚年阿滋海默症仍然没治的准备,我的死亡计划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如果当时安乐死在中国仍然非法,那我将在有意识之时前往安乐死合法的国度,安排自己的死亡。

我喜欢清静,死的时候也是如此,并不想让亲朋来看我硬梆梆地躺着,我又无法起身答礼,起身了更可怕。还有主持人念些溢美之词,听起来似乎是死了另外一个人。所以,死了就死了,句号。

我是无神论者,我不信有死后的天堂或地狱。这一生,在我看来,就是一堆原子刚好组合成了我,这些原子,它们曾经组合成庄子与李白;清风与乌云;鲜花与牛粪……在我死后,它们如一群飞鸟离巢,组合成另外一幅美妙的图案。

所以, 我不希望有墓地,以宣誓我死后还有领地。我喜欢清澈的水流,也喜欢植物,总之,把我埋在(或骨灰撒在)这些安静漂亮的地方即可。

我知道,如愿的死亡,是奢侈品。奢侈品的意思是,要花更多的钱。

我会在一生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营养均衡,只信专业人士的,不听各类秘方与补品;持续健身,一直保持身体的最佳状态。这样可以降低得病的概率。

最重要的是,努力多赚钱。你需要的,市场总是可以提供。当我决定安乐死时,从旅途、医院、葬礼,都可以在生前安排妥定,一点也不会打扰他人。

我一定会按自己想要的方式死掉。一个自由主义者,我这个最后的梦想不能被剥夺。

(另,你希望我下篇文章说些什么,可留言,我可能放出你的建议,以供读者选择)

____________

于有道云笔记分享我的另外两篇文章《盗亦有道》及《小目标,好实现》,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直接阅读:

翻看往期分享文章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一键保存至有道云笔记,精彩内容,永久留存。

家庭里的止损

图:Benjamin Williams Leader

(本文为西西和品牌约稿,西西和稀饭提供问题,xixihere.taobao.com为西西和唯一店铺地址)

______________

连岳老师,

您好。

我今年40了,父亲72。母亲68。我从小被送到养父母家,家里就我一个孩子。养父母不知道我知道自己身世,其实我小学四年级一个偶然的机会就知道了。但是我一直没说也没表现出来什么,因为当时在我心里,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事情。

我是在父亲的悉心照料下长大的,后来上高中,考大学,读研,都是父亲鼎力支持的。他是非常善良、隐忍、温和的人,对任何人都是,对我更是万分呵护。所以,即使我的母亲一直强势而蛮横,对我粗心又粗暴,我也还没想过自己有什么不幸的,最多缺少母亲的疼爱。

我家里从小条件不好,父亲是国家干部,母亲没工作,为了改善生活,家里做小生意挣钱,常年都很辛苦,我从小除了上学,一直在家里帮忙干活,基本除了过年三天,从没按时吃上饭,全家天天忙碌劳累,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我28岁。我的整个青春期都有着家庭忙累的阴影,我考大学就是为了摆脱家里的状态,想离开家。

后来长大了又非常心疼父母的辛苦,在研究生毕业时,父母已经老了,我选择了回到父母的地方,想好好照顾他们。

而现在,我的困境也源于此。


2014年冬天,父亲脑出血后,偏瘫卧床,基本变成植物人了,不认人,不说话,也不会动。这对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我想过千百次父母的晚年,也料想过人老了之后的种种疾病,但是,我是万万没想到,爸爸这样善良的人,最后将以这样的方式度过余生。

在情感的巨大打击后,我又投入了对父亲的求医和照料中。这是一个死结,目前医学界对此没有好的办法,加上年龄太大,多次出血,父亲的大脑已经基本损坏,功能丧失是不可逆的。爸爸的病是好不了了,后面的日子就是永远在床上度过,永远无知无觉,他没有给我留一句话,自己也受尽痛苦,我也再没机会让他知道我的想法,不管我做什么,爸爸其实都已经不知道了,我真想替代爸爸去受罪。就算想通了那么多的道理,我始终还是不能平静接受爸爸的命运。


剩下我能做的事,就是照顾。照顾一个植物人的生活,没有经历的人根本不能想象。家里基本是医院配备,氧气瓶、吸痰器,各种药,我们必须定时翻身,拍背,时时按摩,喂饭喂水,洗脸刷牙,还有大小便,反正就是一切生活内容完全依赖他人的照顾。

2015年过完了,整整一年,我累趴下了。单说一个睡觉,我每晚的闹钟都是六个,每2个小时响一次,每次要定两遍,否则我真的起不来,我太累了。可是如果我不起来,爸爸就保持一个姿势躺在那里,那是非常难受的。我每晚起来,母亲也是起来的,一个人是没法给爸爸翻身的。

可是,我真的很累,而且看不到希望。我的孩子才7岁,一切课外班基本都停了,之前好好陪伴孩子成长的心都灭了,我无论时间还是精力都无法实现。自从爸爸卧床,我们全家就挤在父母家90平米的房子里,我带着孩子睡小卧室,老公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自己的家,再也没回去了,只有换季拿衣服回去一下,家里落满了灰,花死了,鱼也死了,我每次回去都无限悲伤。


我的母亲也68岁了,爸爸病了后我请假近半年照顾,后来我上班了主要靠母亲照顾爸爸。我每天中午下班回去帮着翻身、做饭、打扫,每天晚上还要额外看孩子的学习。我的母亲要强而且勤快,这样的人性格就非常挑剔。之前家里也先后请了几个保姆,最长的干了两周,都被她赶走了。可是因为常年的操劳,现在她的身体其实也很差。也是,即使没什么劳累,这个岁数的人身体又有多好呢。

我和母亲从小关系平淡,没有心灵上的交流,基本靠爸爸维持家庭关系。现在,为了请保姆的事情,我和母亲的关系更加不好了,我气她完全不体谅我,不请保姆,我完全没办法过一丁点儿自己的生活,一天到晚都是忙累。加上母亲很勤快,如果我不干活,她能全抢着干了。

在她看来,肯定是认为我不想管了才请保姆,说保姆没有自己的人尽心和放心,她宁可自己身体累着,不愿意别人操心。其实爸爸生病以来,我和老公都是全程陪护和照顾。多次住院及其他一切花销,我没用过他们一毛钱,都是我们来承担的,老公也从没对此有过一句不满,都是真心实意地付出。

现在我只是想不这么累,请个保姆,总能稍微轻松点儿。加上母亲本身要求高,每天家里的卫生都要好几次地打扫,为了她休息,我就抢着干。

其实我不想干,在这样的时期,一遍遍地拖地、擦厨房,我都觉得没意义,总觉得差不多就行了。可是,如果我不好好地打扫,母亲就算不吃饭不睡觉,也要挣扎着收拾,这对我来说是无形的道德绑架,不干吧,良心过不去,干吧,太累了。


说真的,经过了一年的照顾,一年的劳累,我现在,身体已经受不了,心情更是一片黑暗,没有人能替换我,哪怕睡一个安心的整觉;哪怕能放心地带孩子出去玩上几个小时,都不行!我的身体和心灵都被紧紧地束缚住了,我完全告别了之前的生活,我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能三餐按顿吃上了,终于找到工作稳定了,结婚了,把孩子带大了,婆媳关系带来的家庭矛盾也缓和了,一切辛苦看着好像都有了结果,终于能够安然坐在阳光明媚的沙发上,翻开一本自己想看的书。

然后,三十年的奋斗和努力的结果,还不到一年,突然,一切都变了。我感觉就象一个爬山的人,一直辛苦着自我鼓励着坚持着,想着到了山顶就好了,结果呢,到了山顶一脚掉到沼泽里了。


也许没有之前生活的坎坷和艰辛,我还有能量和勇气来面对,可是,不惑之年的我,万念俱灰了。那么,我的问题是什么,我并不是不想照顾爸爸了,可是,我怎么坚持下去呢?


我最近很多次想过一死了之,理智告诉我,还有孩子。但是我有点儿担心,怕自己有一天控制不住,就去死了。


我写的太多了,实际上很多问题都没写出来,谢谢你来看,这么灰暗沉重的文字。


对了,我还想说,现在我的状态,看别人的生活,羡慕极了;也觉得在爸爸病倒之前的生活,真是美好极了。

西西和稀饭

______________

西西和稀饭:

有一句话,误了许多中国人的家庭,即:家不是讲理的地方。 

讲理,即理性分析,克制了短视与鲁莽的情绪冲动,最后总是给当事人带来更大的利益。 

人之所以成为人,赢了其他动物,就在于他们进化出了独特的超强大脑,懂得运用理性思维。

人与人之间不讲理,那就无法合作,社会就得崩溃。

家庭也一样,讲道理的家庭,趋向于快乐、健康与富足,不容易丧失理智与财富,而且优势不停累积,两三代之后,人才辈出,锦衣玉食不是梦。

不讲理的家庭,趋向于烦恼、痛苦与贫穷,时间、精力与金钱,都浪费在内战中,所有成员的生活水准向最坏(最弱、最霸道)的那个人看齐,永远向下沉沦。

但家是不容易讲理的地方。

在家庭之外,你的谈判对手耍泼不讲理,你的选择是惩罚他,或者不与其合作,你的利益不会受到损害。

在家里,你的家人耍泼不讲理,你的选择反而是退让和妥协,让他掌控你,指望牺牲自己的利益感动他。

随着在家里放弃说理的人越来越多,不讲理的人总是在家里胜出,“家不是讲理的地方”,这种谬论,才开始流行。

家是不容易讲理的地方,所以,更要努力在家里讲道理。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比如你现在处境艰难,除了自身有灰心求死的念头,孩子的学习、老公的工作,全陷于动荡,你的小家庭已处于危险之中,过不了多久,耐心就会耗尽。

而这一切,只不过花钱请个保姆照顾父亲就可改善。只不过,你不敢和你母亲讲道理,你不敢坚持自己的道理。

解决方案如下,请严格执行:

一、心平气行地告诉母亲:当下这种状态无法持续,必须请保姆,保姆费,你可部分(或全部)承担;无论她愿不愿意接受,你都不会继续现在的状态。你的小家庭才是你主要的关注点,丈夫及孩子得到的爱,不能减少。你若担心口头沟通易起冲突,可采取书信的方式;

二、坚决、彻底地回到自己的家庭。本着谁的爹妈谁领走的原则,不能指望你丈夫来制止争端,你有责任让丈夫孩子免受困扰;

三、你母亲刚开始一定拒绝接受你的建议,反应可能很激烈。她可能咒骂你,打你,在亲友圈哭诉,去你单位告状,你得有所心理准备,在她发作之前,或可向亲友中比较明理的人,和单位领导陈述清楚事实及自己的决定。但要克制,你不是诉苦,是知会。

四、你母亲可能再三再四拒绝,不停哭闹,你始终不能退让,要一直坚持自己的道理,对不讲理的家人一退让,下次坚持的难度就将加倍,你甚至没有下次讲理的机会了。

五、上面几点很难做到,过程也不会短。但为了所有家人活得更好,包括你的母亲,为了你对丈夫与孩子的责任,你必须做到。

祝开心。

连岳

___________

新客福利!首次购买说出“连岳”,即可享受特别优惠!详情请咨询西西和店铺客服。


我不同情女性

图:Jean Delville: Lecole Du Silence

我尊重女性。如果你是第一次看我文章的读者,可以先看之前三篇文章:《你嫌贫爱富吗?》《姑娘,你的时间不多了》《被浪费的女性》

但我不同情女性。或者说,在谈论爱情时,在谈论权利时,在谈论自由时,在谈论人性时,我会尽力克制并剔除所谓的同情心。

同情是给弱者的,你只会把同情给那些不如你的人。同情心泛滥的结果,是看不见事实,分不清因果,好心办坏事。

女性的成长,有这样那样的不利。比如同样是生殖,男性对职业的影响,趋近于零,甚至有加分,很多人会说这样的套话:这人当父亲了,可能更负责任。而女性呢,雇主就皱起了眉头:太影响工作了吧?

面对这种事实,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女性证明自己,就算有种种性别带来的不利,我照样能创造价值,照样有不可替代的本事。你在现实中,碰得到很多这种女性,她们是我尊重的人,我的女性读者中,可能几乎都是这种人。

当然,另外一种解决办法更流行,表面上对女性更友好。那就是,“同情”她们,额外照顾她们。不少女性读者,本身很坚强,但也在这几天给我留言,表示应该出台法规照顾女性。

这种法规已经有了,安徽从3月1日起实施“痛经假”,规定女职工痛经,可申请一到两天的假期。这种“关爱”不谓不细致吧?估计很多女性看了很欣慰:这样操作,女性地位提高了!

通往地狱之路是由鲜花铺就的。

让我来描述一下,这朵痛经之花,如何将女性往地狱引了一步。

在雇佣关系中,一定得穿雇主的鞋子想想问题:痛经假一实施,女性员工的工作时间就少了,这意味着经营成本的上升,所以,更愿意雇佣男性求职者。痛经法案的后果是提高的女性就职的门槛,增加了女性的失业率。

有人说,可以规定企业男女员工的比例,这样就得招女性。政府之手继续摸第二下,结果仍然不妙:安徽的企业因此成本上升,竞争不过其他没有痛经假的地区,企业只好关门、倒闭,或者搬离安徽。最后,不仅是安徽女性,连安徽人的失业率都要增加。

如果把痛经假推广到全国呢?那么,中国人(包括女人)的就业机会就得让给没有痛经假的竞争国度。

就这样,“同情”女性的法案,最后让女性陷于更不利的境地。

这就是伟大的经济学家巴斯夏所说的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你得见的是鲜花,你看不见的是它引向的地狱。不同情女性,一视同仁,你看得见的是“冷酷”,你看不见的是机会及女性地位真正的提升。

或许你还没掌握经济学常识,但只要遵守最简单的道理,往往就不会上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自己挣来的,别人才夺不走。

女性的独立之路,女性获得尊重之路,只有一种方法:证明你比他强,而不是乞求他的同情。bit him ! don't beg him !

男性对女性,有各种爱。

有宠物之爱,女性之于他,就像猫与狗,他似乎很温柔,但你一旦变成人,他就像见到鬼,吓得半死。

也有同情怜悯之爱,你越无能、越柔弱,他越开心,但你一变强,想尝试自己的事业,他就觉得自己要被抛弃。

只有独立的女人,经济上独立,人格上独立,你才能真正赢得男性的尊重,也才会有爱情。爱情,毕竟是人格健全者才配享受的。

亲爱的姑娘,我不会同情你,因为我尊重你。

我也希望姑娘你能大胆拒绝同情,对那些傻小子说:同情你自己吧,你未必赢得了我!

____________

于有道云笔记分享我的另外两篇文章《终生学习是我们的守护神》及《不当告密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直接阅读:


翻看往期分享文章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一键保存至有道云笔记,精彩内容,永久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