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同情女性

图:Jean Delville: Lecole Du Silence

我尊重女性。如果你是第一次看我文章的读者,可以先看之前三篇文章:《你嫌贫爱富吗?》《姑娘,你的时间不多了》《被浪费的女性》

但我不同情女性。或者说,在谈论爱情时,在谈论权利时,在谈论自由时,在谈论人性时,我会尽力克制并剔除所谓的同情心。

同情是给弱者的,你只会把同情给那些不如你的人。同情心泛滥的结果,是看不见事实,分不清因果,好心办坏事。

女性的成长,有这样那样的不利。比如同样是生殖,男性对职业的影响,趋近于零,甚至有加分,很多人会说这样的套话:这人当父亲了,可能更负责任。而女性呢,雇主就皱起了眉头:太影响工作了吧?

面对这种事实,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女性证明自己,就算有种种性别带来的不利,我照样能创造价值,照样有不可替代的本事。你在现实中,碰得到很多这种女性,她们是我尊重的人,我的女性读者中,可能几乎都是这种人。

当然,另外一种解决办法更流行,表面上对女性更友好。那就是,“同情”她们,额外照顾她们。不少女性读者,本身很坚强,但也在这几天给我留言,表示应该出台法规照顾女性。

这种法规已经有了,安徽从3月1日起实施“痛经假”,规定女职工痛经,可申请一到两天的假期。这种“关爱”不谓不细致吧?估计很多女性看了很欣慰:这样操作,女性地位提高了!

通往地狱之路是由鲜花铺就的。

让我来描述一下,这朵痛经之花,如何将女性往地狱引了一步。

在雇佣关系中,一定得穿雇主的鞋子想想问题:痛经假一实施,女性员工的工作时间就少了,这意味着经营成本的上升,所以,更愿意雇佣男性求职者。痛经法案的后果是提高的女性就职的门槛,增加了女性的失业率。

有人说,可以规定企业男女员工的比例,这样就得招女性。政府之手继续摸第二下,结果仍然不妙:安徽的企业因此成本上升,竞争不过其他没有痛经假的地区,企业只好关门、倒闭,或者搬离安徽。最后,不仅是安徽女性,连安徽人的失业率都要增加。

如果把痛经假推广到全国呢?那么,中国人(包括女人)的就业机会就得让给没有痛经假的竞争国度。

就这样,“同情”女性的法案,最后让女性陷于更不利的境地。

这就是伟大的经济学家巴斯夏所说的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你得见的是鲜花,你看不见的是它引向的地狱。不同情女性,一视同仁,你看得见的是“冷酷”,你看不见的是机会及女性地位真正的提升。

或许你还没掌握经济学常识,但只要遵守最简单的道理,往往就不会上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自己挣来的,别人才夺不走。

女性的独立之路,女性获得尊重之路,只有一种方法:证明你比他强,而不是乞求他的同情。bit him ! don't beg him !

男性对女性,有各种爱。

有宠物之爱,女性之于他,就像猫与狗,他似乎很温柔,但你一旦变成人,他就像见到鬼,吓得半死。

也有同情怜悯之爱,你越无能、越柔弱,他越开心,但你一变强,想尝试自己的事业,他就觉得自己要被抛弃。

只有独立的女人,经济上独立,人格上独立,你才能真正赢得男性的尊重,也才会有爱情。爱情,毕竟是人格健全者才配享受的。

亲爱的姑娘,我不会同情你,因为我尊重你。

我也希望姑娘你能大胆拒绝同情,对那些傻小子说:同情你自己吧,你未必赢得了我!

____________

于有道云笔记分享我的另外两篇文章《终生学习是我们的守护神》及《不当告密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直接阅读:


翻看往期分享文章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一键保存至有道云笔记,精彩内容,永久留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