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原来这么美


“连老师,不要笑嘛!”摄影师放下相机,再次对我说。

想起多年前为杂志拍照,摄影师开始之前已经说了:请不要笑。

我觉得自己没有笑。可是调整了非常久,嘴角的笑意还是有,摄影师有点抓狂。

看来我已经习惯把镜头当成一个人的眼睛,看到它,自然而然动用人类最通用的语言:笑,微笑,至少是笑意。

人笑起来最和气,最美,最开心。心情不好的你,在镜子面前假笑,也能提振自己的心情。至少假笑的这一瞬间,你不伤心。

我翻小时候的照片,那时我是不会笑的,神情严肃、有点紧张和害怕,直愣愣地盯着镜头,像是面对审讯。相片中的大人也是如此。如果有外星人搜集那时中国人的照片,他们将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人普遍得了面瘫。

这当然不是真实。那是因为拍照机会少,成本高,相机镜头是侵入者,地位太高,高于镜头前的人。畏惧感使人们生硬。

生硬就不美了。

现在一个人,一天生产照片,比父辈一生都多。镜头不再是侵入者,而是你的宠物,你的第三只眼睛,你的第三只手。 

不过,就是技术进步这么快,在表达自己方面,很多人仍像父辈一样僵硬,那根子就是认识问题了: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是最美的自己,从而导致你不接受自己。

它有两种表现方式,一是直接的拒绝,根本不拍。第二种更普遍,能摆各种流行姿势,再加以漫长的修图,把自己伪装成另一个虚幻我。你在朋友圈,被迫经常看这种照片,还不得不给他点个赞。

普遍的自欺欺人之后是普遍的自卑,有数据可以证明:

5月8日,“世界微笑日”,OPPO与上海交通大学举办一场活动,主题为“你原来这么美”。在之前的拍摄过程中,近三分之一的学生害羞地拒绝了,哪怕仅仅是展示自己的微笑。而主办方的调研统计更惊人:近八成的大学生对自己的美缺乏自信。


还是有不少并不自信的学生,勇敢接受了拍摄邀请。他们还有这点勇气:“试试看,我笑起来不美,也没什么损失吧?”——这点不甘愿,不服气,正是寻找自己的开始。

敢于认识自己的冒险是有回报的,有大学生在影展中看到照片中真实、自然的自己,原来那么美,颇感意外。人将出生两次,一次从妈妈的子宫,一次是你意识到“我是独一无二的,我有美,我也有力量”。

接受自己的那一刻,你就变美了。你的脸部线条变得柔和,因为你频繁锻炼43块面部肌肉——是的,微笑能动用这么多肌肉将你往上提升,比亲吻多用9条肌肉,它怎能不迷人?

来嘛,笑一下。

发布日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