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再熬几年

图:Vincent van Gogh

昨天看到一条令人伤感的新闻:

四川达州渠县的高三毕业生小斯(化名),6月10日失踪,13日在渠江发现其尸体。

10日晚8点,他在自己的QQ空间留下长篇文字,述说决定自杀的原因:他想得到父母的爱,却永远得不到。无论他怎么努力,面对的都是更严苛的要求。“自己考98分、吃饭打嗝、夹菜姿势不对等会被骂”。

在遗书的结尾,他写道:“这不是写给我的家人的,反正以他们的思维,他们的角度与立场,我也跟他们说不清。我的尸体,要么烧了,要么扔了,别把我拿回去。心烦!……”

小斯的父母,并不是少数。类似于小斯成长经历的孩子,有很多。

这些父母会生孩子,但他们并不会爱。他们本身可能就是恨的产物,或是失败者,对世界,对他人有各种不满,自身没有意识、没有能力化解生存与心理上的困境,唯一让他们有存在感、有权力感的就是控制自己的孩子。

他们急需一个超级优秀、超级听话的孩子证明自己的价值。而孩子的成长需要时间,就算是天才,也有失误、有失败、有不尽如人意。更别说资质一般的孩子了。而这成长规律,他们不承认,不接受,他们认为孩子必须满足自己的意愿,而且得像微波炉,马上见效,否则,控制欲得不到满足的他们就要抓狂,暴烈的情绪必须通过讽刺、辱骂和殴打孩子得以发泄。

这不是爱,这是恨,这是最持久的恨。就是集中营的看守,也无法持续对一个囚犯进行如此长期精确的迫害。

囚犯知道自己在受迫害,孩子并不知道,他们自降生那刻起,就视父母为依赖,他们生存的重心就是获得父母的认可与爱,这是不可抗拒的本能。当父母不爱他们,不认可他们——无论你有多少伪装,他们都可侦测出来——在这剧烈的情感中,孩子无法否定父母,被严苛对待的孩子更不敢。他们的选择是否定自己:既然父母不愿意爱自己,那么,一定是我做错了。自杀,就是彻底地否定自己。

很多孩子在如此成长的经历中,有过自杀的计划,庆幸的是,绝大多数没有勇气实施。这些幸存的孩子,有一部分选择精神死亡,或抑制自己的自由意志,无想法,无主见,一切唯父母的意志,永远听话,永远懂事,他们提供肉身,供父母的精神寄居;或者自毁,我变得超级烂、沦为最无能的人、永远最后一名,你反而不会来烦我,你甚至还会来疼我。

这些孩子,在小斯这个年纪,青春期,痛苦可能达到峰值。挺不过去的,就死了。肉体或精神上。

投胎和成长,都需要一点运气。

像小斯父母一样的父母,永远不会绝迹,永远都会占据一定的比例,这些人还会形成封闭的小宇宙,觉得自己才是好父母——你把这篇文章转给他们,他们一定暴跳如雷,然后更坚定自己的做法。

如果你是小斯,孩子,你只能指望你自己,不能指望你的父母突变,他们已是僵尸,不会变了。

孩子,我想对你说几句:

你现在很痛苦,痛苦得想死。我很理想,这是十多年积累的委屈,你真的对父母不再抱希望。这,其实是你人生的新起点,你终于意识到,你不必追求取悦父母了。

如何开始人生的新阶段?很简单,再熬几年。

死亡并不稀缺,按配额,人人最终得到一份,熬过四五年再看看。那时候,你的人生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新元素:

你要么大学毕业,要么有了几年工作经验,你是一个自食其力者,当你能养活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你将不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包括你父母的。

一些影响你的人将会出现,他们或是你的同学,你的老师,你的朋友,从没见过面的网友,也可能是死了几百年的哲人,你将知道,血缘没有那么重要,它只是人类基因传递的工具,最终将好朋友聚在一起的,是观念上的认同,彼此欣赏的人将在一起做事,一起喝酒,一起创业,一起开始一生的友情,他们之间,有更多的包容,更少的挑剔。

你会爱上一个人。也希望你尽量去爱上一个人。爱一个人,是很奇特的感觉,第一次,你可能会把握不住,你爱的人甚至成为父母的替身,所以你有无来由的愤怒,你索取很多。如果你聪明的话,将很快意识你在犯错误,你希望情人完成父母的角色。知道情感弱点的瞬间,就是你完成的瞬间,或有起伏,但你将得到爱情,你会很温柔,你爱自己的情人,像抚慰年幼时委屈的自己。在爱的过程中,你缺失的拼图将一片片找回,你会完整的,像拼装完成的法拉利,非常美。

你会很坚韧。你度过了难关,杀不了你的,都将成就你。你对人性很了解,你对软弱者的残酷很了解,你会成为一个强大的人,你知道强大的人更有能力爱自己爱他人,你会掌控自己的命运,你会让自己的家人感受到爱。

你是一代新人。

孩子,再熬几年。出生无法选择,只要你不死,那桌上就还有筹码,油箱里也还有油,仍然可以继续自己的选择。

无论你现在多么苦,都再熬几年吧。

过几年,你觉得人生才一百年,太短。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