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赞歌

图:Vincent van Gogh

今天你在关心英国脱欧公投,我也是,尤其是,因为前天我预计脱欧必成。这与当时媒体的预测相反。

我怎么得出这个预测的?你可以说是运气,我则认为是直觉:英国人的个人主义传统,已经使他们中的多数对欧盟失去信任,而且认为欧盟将继续吞噬个人价值,也就是说,欧盟越来越成为一个满口伪善的集体主义联盟。

英国本身的福利化问题,也不轻,但是脱离欧盟,或许还有机会挽救。当英国重现个人主义光辉之时,可能真能回到巅峰。

福利,在很多中国人听来,就是绝对的好事,你也一定听说过这类故事:谁谁谁移民到了欧洲,什么活也不用干,依靠各类福利日子就很好过,生孩子有福利,失业有福利,生病养老有福利。

全世界人民都听过这故事,所以高福利的国家,必将吸引其他地区的懒人,只要成功进入(移民也罢,偷渡也罢),或多或少,就能享受福利。奖懒罚勤机制一建立,几乎不可逆转,最后大家一起破产拉倒。

福利,在人类历史上,本来只存在于家庭内部,和自愿救助。比如,你通过辛苦的工作积累了财富,成为一个富爸爸,那你的孩子福利肯定提升:他接受更好的教育,他生活的舒适度提升,他抗风险能力增加。而隔壁老王懒惰嗜赌,他的孩子无法享受你家的福利,除非你喜欢这孩子,自愿资助他。

欧洲人的财富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从德鲁克(我很喜欢他的书)叙述来看,一百多年前,欧洲相对富裕家庭的孩子,当童工是很正常的,更别说穷人家的孩子了。一代一代勤奋累积再加上技术的飞跃,家庭有足够财力让离子接受优质教育、享受优质生活。

但强制的福利制度认为,人天生就该这样舒服。也就是说,无论老王多败家,其他人也必须保障他儿子活得好,甚至还得保障老王活得好。这就是欧盟面临的现状,甚至更糟,老王带着儿子住进你家,还要求你改变生活方式。

一战以前,国家的强制很有限,你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直接去就行了,哪里机会更多,你就去哪里。德鲁克家族里有两兄弟,十多岁,想从欧洲到美国淘金(就像现在乡村孩子去上海深圳找工作),父母能给的,除了单程船票,就是一件衬衫,兄弟俩在船上,一个白天穿,一个晚上穿,到了美国,也没人给你任何保障,有本事,就赚钱,没本事,就受穷。

自我负责,自由来往,这就是美国迅速积累财富的原因,因为来你这里的,必然是最自由、最勇敢、最勤奋的人。

换成“你来我这里,我就会照顾你”,那么,来你这里的,必然是最懒惰、最鸡贼、最无底线的人,衰败是难免的。

集体主义打着福利的甜头吸引了一大批支持者,这败坏了许多人的精神,鼓励人当寄生虫,最后没有一个赢家,是时候该改变了,必须重新听到阳刚自尊的个人主义呼声:我对自己负责,你也得对自己负责。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