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老-深圳篇

图:Camille Pissarro

深圳是座奇特的城市,它像是计划出来的:这地方本没有城,需要一座城,于是就有了一座城。

短短几十年后,提到一线城市,很多人心中已经将它排在广州之前了。更有甚者,认为考虑到年轻人构成、勇敢者比例,它的势头比北京上海更好。

深圳表面是计划出来的,其实是释放出来的。当时的中国,人从观念到行为,基本都处于僵化、封闭与恐惧之中,仿佛僵尸,并不觉得又硬又臭有什么不对,偶尔看见鲜活的个体,却看习惯他们又香又软,必然扑上去咬一口,把他们也变成僵尸。

突然中国有了这样一个地方:你不是喜欢自由吗?这地方多一点,你敢的话,就去试试吧。

见识超前的、追求自由的、被嫌弃的、走投无路的、当然,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想发财的,汇集到了这里。在当时的主流观念看来,这都是些疯子,不要铁饭碗、放弃体制、去当下贱的打工仔和商人。

市场是伟大的,让人逐利,给人自由,人们就会立约、冒险、创造,不停地发现机会,不停地满足他人需求,财富就这么产生了。

更多的市场,更少的管制。这是深圳有别于中国其他城市的“天性”,若能保持下去,即始终是中国最市场化的城市,那么,此地将源源不断产生最优秀的企业家、最优秀的企业,谁也不知道这座城市的未来有多美好。除了吸引更多资金,更多聪明勤奋的年轻人也愿意来这里创业、安家。

当然,若是自由精神退化,不再依靠自己,不再遵守契约,只想寄生,不思进取,那么,一座城市衰败起来,也是很快的。所有优势,退潮一般快速消失。

今天的岳老征婚,专门为深圳人开放。

有意者请在本文后留言(勿在平台留言),格式为:性别、职业、年龄(可选)、微信号,同时用不超过200字的篇幅回答这个问题:请描述十年后的深圳与香港。

我将择日在评论区放出候选者。

(另,公众微信的精选评论数增加到了100条,这意味着《岳老-丁克篇》又释放出50名空间,有意的丁克族请移步至该文后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