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黑不白的力量

图: John William Waterhouse之《倾听》

无论你身处何方,对地图炮都不陌生:北京人吹牛,上海人小气,广州人什么都吃,东北人见人就砍……而且,我认为你有意无意也开过地图炮。

身为一个胡建人,当然也得承受地图炮的威力:一听到胡建口音的电话,就是骗子。

你问我生气不生气?我不生气。过分的是,我自己(包括一些福建朋友)也常开这种地图炮,不过是向自己开火,算是没有受害者。这地图炮有其合理之处,中国人深受其害的电话诈骗,确实是台湾人、闽南人的“杰作”,花样翻新,防不胜防,这两地的口音接近,都是闽南腔普通话。

十年前的我,可能会生气。诈骗犯是极少数,锅不应全体福建人背。再说了,福建人普通话不标准,可我们作为方言大省,有丰富的不标准,不标准的闽南普通话不能作为代表,闽西、闽北、闽东,各有各的不标准,大家都有自尊的。

为什么现在不生气? 因为福建之外的人不了解福建,当他知道的电话诈骗都是胡建口音时,他自然得出这个结论:这种口音的人比较像骗子。虽然这种基于小样本的推理,不合逻辑,但对当事人有利,听到这口音的陌生电话,警报响起,有利于自己的安全。

我当然不是说地图炮好,而是不会向别人开地图炮,只会自嘲;别人向我开地图炮,你心里知道他的认知有些粗糙就好了。

因为这转变,反而从地图炮里看出一个地方的好处来,比如最近在《黑白星球》这节目里,看到一句针对上海的地图炮:上海人屁股里面夹着一块钱到人民广场走一圈出来都能变两块。这原本是嘲讽上海人精明、随时想着发财。我却觉得,这不是好事嘛?这地方这么容易发财,我去了,每天屁股里面要夹一百块去逛人民广场。


上海是中国最早城市化的地方,此地吸引全球冒险家时,中国其他地方还是农村。陌生人建立在信用基础上的商业文明,与传统的熟人社会格格不入,上海难免遭受最猛烈的地图炮:精明、小市民、冷漠、自私……

等到中国其他发达城市进入商业文明,才猛然发现,熟人社会那么辛苦,那么压抑人性,而不麻烦别人,也不让别人麻烦自己的陌生人世界,是那么舒服与美好,冷漠原来是最好的礼貌,自私原来是最好的自尊,精明原来是发现机会的聪明。

地图炮并不是合理的思维方式,用它发现真理不靠谱。地图炮是人思维偷懒的地方,人不可能说每句话都穷尽脑力,多数时候他会偷懒地借用成见(地图炮是其中一种),不过,思维力高除了在成见里发现价值,还能不停修正成见:连岳是胡建口音,连岳不是诈骗犯,所以胡建口音全是诈骗犯不成立。

地图炮是思辨力弱的体现,多数这么开炮的也不是坏人,甚至还有点自卑,只有借助地图炮取得优势,不必太生气。但是,一个能克制住不开地图炮的人,一定是思辨力过关的人,这种人,当朋友必有收获。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链接,看完这视频,你若淡定,要么是人生不够丰富,要么是人生足够丰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