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悖论

图:Ivan Konstantinovich Aivazovsky

上个月推荐的书,维克多·弗兰克的《活出生命的意义》,你看完了吗


肯定不少人当时热情万丈,买了书,然后看了三五页,现在还没有读完。热度消退得更快的一拨人,只是收藏了书单,最后书的样子都没见过。


我不是让你不痛快,这是常态。三分钟热度,是人性的弱点。我们年轻时都发过三大誓言:阅读、学英语和健身。后面基本败给人性的弱点。


三分钟热度的誓言,并非一无是处,它起到了弗兰克所说的:给我们的生活注入了一点意义。


如何延续这热度?另一位囚犯说得更好一些,他是James Stockdale,越战中被俘七年半的美军飞行员。


这七年半不好过。除了固定的刑罚,他的伤腿得不到医治。他还得自伤,当得知自己的形象将被制成宣传品后,他用刀片割破自己的脸,用棍子敲自己的脸——模特不成人形,当然无法用来宣传了。


越战对双方来说,都是巨大的悲剧,浪费了无数人的性命。不过,James Stockdale的勇气、毅力与策略,却很有价值。美国学者柯林斯(James Collins)将其命名为“斯托克代尔悖论”(Stockdale paradox):你要坚信自己最后能赢,但对残酷的现实又要保持清醒。


Stockdale说,坐牢最怕的不是酷刑,而是过于乐观,以为不用多久就能重获自由,了不起到圣诞节吧?结果,圣诞节过了,新年过了,失望且心碎的人,就熬不下去了。


Stockdale是条硬汉,不过,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会细微地妥协,不高估自己的能量。比如在心里告诉自己:若被打得受不了,就再挺五分钟后认个怂。——这也是解决“斯托克代尔悖论”的方法,不停地解决现实的挑战,逐渐积累到最后时刻。


我们虽不会坐牢,“斯托克代尔悖论”还是非常有用的认知。就是读一本书,你也知道,它可能得花几天时间,日程忙碌的人,花掉一个月碎片时间也有可能。


三分钟热度,就是不愿承认这现实的难度。三分钟,三天,事情都没有太大变化,一失望一心碎,算了。发的誓言,都是这么背弃的。然后说,道理我都懂,可日子还是过不好。


是的,令人过得好的道理,并不难,很朴素。小学生都懂。过不好的人,不是不懂,而是最多只能执行三分钟。道理懂了,不做,这是虚伪,最后过不好,是对虚伪的惩罚。


你懂的道理,你至少执行七年半吧。

留下评论